無論是《非戀人絮語》或是《世界上最爛的人》,它們都不約而同地朝往同個方向叩問:關於生育、關係穩定後是否還能保有自我人生的彈性、女性步入年老的身體焦慮、整體社會期許的性別腳本,與自我實現的急遽差距。這些電影在這個時機相繼出現並非巧合,反而更完整地呈現出一整個世代面對當代社會提出了相同的困惑與疑問。

風吹著霧竄進森林裡,水氣卡在圓柏樹上,多了一份靜謐,我知道一定有這麼一隻鹿正在不遠處,牠可能已經嗅聞到我的氣味,聽見我不小心踩斷樹枝的聲音,只是牠依然不露聲色,靜靜躲在大樹旁等待我離開。或許牠暗自竊笑著我要花多久時間才能發現牠就坐在那?或思考著為何人類竟是用如此拙劣的步伐。

戰爭為烏克蘭人帶來了一種新的現實,但有些事仍舊一如往常。留在烏克蘭前線的孩子並不多,多數人都被帶離危險區域,前往安置國內流離失所者的中心,或是離開烏克蘭。但有些家長仍舊不願離開,或不允許他們的孩子這麼做,也因此,夏令營或任何夏日計畫,全都成了一個遙遠的夢想。他們的目標很簡單:活下來。

莫斯科是俄羅斯的首都及該國人口最多的城市,光莫斯科就有 1,300 萬人口,整個都會區人口則多達 2,000 萬。該城市被規劃為五個圍繞著克里姆林宮的同心交通環,在這張照片中都能看到。莫斯科座落在莫斯科河上,這條河和窩瓦河透過運河相連,使該城市成為五片海洋的通道:白海、波羅的海、裏海、亞速海和黑海。

以希臘勝利女神命名的 Nike 不僅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服裝品牌——是主要競爭對手 Adidas 的兩倍多,甚至超過 LV、Gucci 和 Chanel。Nike 融入我們看的電影、聽的音樂、參觀的美術館、從事的生意;它滲入我們對於自己是誰、以及我們如何成為自己的思考。在 Nike 迎來黃金周年之際,值得我們思考的是,這道勾勾究竟如何成為千禧年的品牌之王,鑽進我們的大腦,殖民我們的想像力。

在舊物變賣和跳蚤市場購買二手家具已非新鮮事,但當疫情迫使許多人待在家裡,無意中審視他們的居住環境時,他們也會花更多時間上網。對某些人來說,重新改裝、或甚至只是把舊家具清理乾淨再將其轉售,帶來了追蹤人數和利潤,而這一切都避開了供應鏈問題。

從演化倫理學的角度來看,某個價值能被看重、被當成是社會上的標準,通常是因為那個價值除了有利於個人生存之外,往往也有利於群體生存。某個價值之所以有價值,在於攜帶該價值的文化存活得夠久,久到讓這個價值被肯定和推崇。

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市場變數使得許多貧窮國家如今都面對著令人無所適從的抉擇:該為了援助人民而擴大財政支出、增加國家債務;還是緊縮預算,即使可能招致社會衝突。

《逃亡的女人》少見地將男性角色排除到情節的邊緣,以班底女演員們來探究當代女性的處境,看似是題材與性別觀點上的轉向與進步,但其實仍然延續導演無可避免的男性視角,以洪金關係發展出對女性的想像與辯證。逃亡的女人仍不斷談論著男人,隱身的男人還是在想像著女人。

有效利用的精髓在於,去培養學生與身邊的人、事、物、空間、聲音、氣味、狀態等元素對話的能力,再來說自己的故事、做自己的創作。在每一堂課上,從來就沒有創作的固定形式,而是極具彈性地提供不同元素給大家「玩樂」。

和風洋魂02

前陣子,我幫許哲珮製作的專輯《失物之城》與大家見面了,這是一張以「催眠」與「前世今世」為主軸的概念專輯,在初次聽到 demo 時,第一個腦中閃過的念頭是,Peggy 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啊!為什麼可以寫出此等詞曲,而且還是 20 歲初頭時就寫的!第二個念頭是,要駕馭這首歌的情感與風味,編曲恐怕真的得找日本人了 ......

為什麼我們較少在歐美的影視作品甚至新聞裡看到勞動者跳樓的影像,但卻常常看到亞洲(特別是東亞)的勞動者為各種因素所迫,而選擇從工廠一躍而下?

或許這是一場入侵地球的大冒險,雖然不知道是否成功入侵,這趟魔幻旅程已經展開。這次 Dr. Martens 帶領我們進入海豚試衣間,一同在唱片行與古著店中穿梭,試圖窺探這組團員個性、風格不同的特攻隊是如何偽裝成人類,團員們也在影片裡分享了這趟歷險中的小故事,以及在地球中生存的秘方。

在陽光斜入的窗邊,桌上簡單擺放筆袋、散落出的幾枝筆,一頁一頁翻閱著筆記。灑落在皮革製品的光影,也閃動在記憶裡磨練靈光的一刻,腦海裡充滿戲劇張力的思索與對話,濃縮在相聲瓦舍創辦人馮翊綱先生的筆記裡,互相映照一生的閱歷與熱愛的技藝。

台灣的日常地景裡,究竟流動著多少聲音?風潮音樂旗下獨立音樂廠牌「WINDIE」推出全台首檔音樂實境行腳節目《WINDIE收OUT!》,邀請樂迷跟著大象體操、青虫aoi、神棍樂團、桃子A1J、The Tic Tac、SoulFa靈魂沙發的腳步,在人聲鼎沸的市場裡、在香煙繚繞的廟宇等地,採集各種環境聲音並加入作品,再創作成一支支迷人的MV。

最野最現代.Wilderness is New Modern

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Field of Dre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