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膚色或將成為她們溜冰路上的一道阻礙。於是,在紐約哈萊姆區,一個專屬於有色人種的花式溜冰學校成立了,希冀能給予這些熱愛溜冰的女孩,不受打壓的自由、自信與自尊。有著黑棕膚色的女孩們隨著樂音在冰上舞蹈,挑戰著花式溜冰長久以來由白人主導的傳統。

我一陣激動,叫出前天在嘉明湖畔拍的照片,湖心的範圍因乾旱縮小了。天使的淚珠——人們如此稱呼那座湛藍的高山湖泊,我記得自己切下草原,腳面踩著濕軟沙地的觸感,當時我在湖邊繞了一圈,心裡想的是,天使最近比較不傷悲。

他跳脫過往類型電影的窠臼,不再讓降頭成為「為嚇而嚇」的工具;反而將降頭元素重新包裝,以人文關懷的視角,藉由「尋找」的舉動,不僅是尋覓解除降頭的方法,也通過這趟旅程,重新回望一切的降頭之淵──馬來西亞的歷史之根。

或許這是一場入侵地球的大冒險,雖然不知道是否成功入侵,這趟魔幻旅程已經展開。這次 Dr. Martens 帶領我們進入海豚試衣間,一同在唱片行與古著店中穿梭,試圖窺探這組團員個性、風格不同的特攻隊是如何偽裝成人類,團員們也在影片裡分享了這趟歷險中的小故事,以及在地球中生存的秘方。

THE A LIST

在陽光斜入的窗邊,桌上簡單擺放筆袋、散落出的幾枝筆,一頁一頁翻閱著筆記。灑落在皮革製品的光影,也閃動在記憶裡磨練靈光的一刻,腦海裡充滿戲劇張力的思索與對話,濃縮在相聲瓦舍創辦人馮翊綱先生的筆記裡,互相映照一生的閱歷與熱愛的技藝。

我把今年策的《坐座做.做座展》,以一種模擬在設計博物館展的方式來呈現,以年表方式,紀錄台灣椅子設計的演變過程,展覽的目的也希望觀展者能看到台灣的設計脈絡,以及材質、製造的演進過程,和多元的創作;也期望年輕設計看完展覽後,也能在屬於他們的年代創造設計樣貌。

1878 年,蘇格蘭小說家暨旅遊作家史蒂文森在心血來潮下,穿越了法國南方的塞文山脈,那是法國境內最荒蕪且杳無人跡的地方。陪伴他的,是一隻行動緩慢、名叫莫德斯丁(Modestine)的驢子。2019 年中,我和妻子同樣也在心血來潮下,橫越了仍舊是法國境內最荒蕪、最杳無人跡之處的塞文山。而陪伴著我們的,是一輛行動遲緩、名為雪鐵龍(Citroën)2CV 的汽車。

畢竟,Clubhouse 退潮的另一個技術問題,就是被爆出有隱私疑慮,不只房間內的聊天內容很容易就被第三方截獲,本身後台對個資的保護也不夠周全,據說還可能外洩到中國公司的伺服器。

疫苗市場未來會否仍是個投機產業,取決於疫苗是能一勞永逸(如麻疹疫苗),或須要定期接種(如流感)。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接下來的日子裡將有一大筆肥水待撈。

通常執政者可能會擔心過路費調漲之後民怨四起,下次選舉就只能捲鋪蓋走人,因此比較不會在選舉年調漲過路費,但芬克斯坦發現,在引進 ETC 之後,政府反而不怕在選舉年漲過路費——反正沒人會發現,我們愛怎麼漲就怎麼漲。

全球海鮮捕獲量的很大部分,會先從漁船送至大型轉運船進行加工,而在轉運船上要貼上不實標示相對容易,而且有利可圖。

Remember, Remember, The Fifth of November.

韓國企業不只以非正式聘僱工來省人事成本,對於相對高薪的中階主管更是頻頻下刀,升不上去也因家累無法離職的男主角,成了標準暢銷書《下流老年》的後備人選。

在怪形之外,卡本特所擁有的電影魅力,並不全然只是對陌生外星生物的探索,也不只侷限於肉體恐怖(Body Horror)的異化範疇,或讓人驚嚇卻又讚嘆的美術設計;他最具指標的作者印記,反而是結合空間與時間所產生的心理困局,也因迫切生存油然而生的自私人性,間接辯證宗教信仰的存在價值。

他說合成器是多麽驚奇與便利,人類根本不需要花費好幾年時間去練習器樂技術,因為電腦瞬間就可以完成比你還快的彈奏與創作。緊接著下一個鏡頭,我們看到的是白髮蒼蒼的坂本教授,拿著鉛筆,坐在鋼琴前面,在空白五線譜上寫下一顆又一顆腦中的音符。

這部片的影像採用了黑白攝影,以及古典 1.37:1 的學院比例,一反過往傳統西歐體系的電影風格,以更偏向東歐和蘇聯電影美學的傳統

我只是個存在於你回憶中的女人 ⋯⋯ 我是 ⋯⋯ 存在於你少年時代回憶中的青春幻影 ⋯⋯ 再見了,我的鐵郎 ⋯⋯ 再見 ⋯⋯ (梅德爾 メーテル)

是的,花語在加納郡可以用來傳達各種情緒與心意。當她們帶著截然不同的心念,改變也就開始了。看似永遠不能撼動的結構開始鬆動了,讀者會記得祕密的另一面——賽門在小說中在島上被殺,泰爾妮與其他女孩幸運返回故鄉。

喜怒哀樂的動作、方式、時機,一切的一切身體都記得。還有幾近刺眼的照明燈與震耳欲聾的掌聲。只要有了這些,演員到哪都能表演。只要有一個觀眾,其餘都不需要。

使人深感不安悚怖的是甘可仁的殘酷史,一開始就由阿河唱出哀歌——這個巡佐的祖先世世代代都被教育成要把人當牛當馬使喚,不但要把你當牛當馬使喚,他們還自以為可以讓你喜歡被使喚。

他跳脫過往類型電影的窠臼,不再讓降頭成為「為嚇而嚇」的工具;反而將降頭元素重新包裝,以人文關懷的視角,藉由「尋找」的舉動,不僅是尋覓解除降頭的方法,也通過這趟旅程,重新回望一切的降頭之淵──馬來西亞的歷史之根。

二份膠捲所代表的叛國與愛情看似天差地遠,卻又像一體的兩面,妻子欲望所構成的幻覺可以推進實踐到什麼地步,成為電影最大的懸疑所在,最後的高潮正發生在二份膠捲所代表的認知疊合之時。

就電影風格而言,濱口與是枝皆以寫實見稱,習慣以細碎日常交代情節,但更重要的相似之處,是他們兩人所選用的故事主題,往往都從一種虛構、偽冒的角色關係,延伸到倫理與情慾的逾越。

我討厭旅行,我恨探險家。(憂鬱的熱帶,李維史陀)

火車與旅行的關係密不可分。人們為了旅行而搭乘飛機,抵達目的地後才正式啟程,但搭乘火車本身就是一場旅行,從引擎發動後便已置身其中。鐵道紮實地陳列在廣闊無垠的土地,綿延千里不見盡頭,但旅人並非不知去向,在固定的軌道兩旁總有出乎意料的風景。 ......

航拍攝影師湯姆・希根。作品特別關注人類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致力於揭示人們對環境的影響,從裸露地表的採石加工場、迎合消費者需求的鬱金香花田,到硬生生截開水面的水壩。

最野最現代.Wilderness is New Modern

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Field of Dre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