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政府致力拿回國內貨幣的自主權,然而光從民間連紙錢都要做成美元樣式就得以窺見,他們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200 年前,破壞者無法阻止工業化的進程,如今也註定不會成功。但在生活中懷有一點點盧德主義之心無傷大雅,我們早該意識到科技變革並非總是有益的,也並不總是無可避免的。我們不必投棄所有現代科技帶來的愉悅;覺得偶爾離線對自己有益也不會讓你變成老古板。你只不過不是機器而已。

根據電影人的預言,2020 年,危機即將引爆——只不過和現實狀況有些出入——在過去的影像中,這一年,敵人不是看不見的微小病毒,而是邪惡的機器人、外星人和遠古怪物

台灣兒童權利公約聯盟 2017 年提出的《台灣兒童權利公約執行之替代報告》特別提到奇美部落:沒有任何公車班次、叫計程車也很困難,到距離最近的兒少特約門診至少要 1.5 小時車程,孩子就醫權利就因而被環境剝奪 ......

THE A LIST

1878 年,蘇格蘭小說家暨旅遊作家史蒂文森在心血來潮下,穿越了法國南方的塞文山脈,那是法國境內最荒蕪且杳無人跡的地方。陪伴他的,是一隻行動緩慢、名叫莫德斯丁(Modestine)的驢子。2019 年中,我和妻子同樣也在心血來潮下,橫越了仍舊是法國境內最荒蕪、最杳無人跡之處的塞文山。而陪伴著我們的,是一輛行動遲緩、名為雪鐵龍(Citroën)2CV 的汽車。

作為一位攝影工作者,三天兩頭在炎日下拍攝是常態,收工時落個大汗淋灕在夏天是剛好。然而身為愛面子的獅子座,暑氣再怎麼磨人,狼狽都不是選擇,自我要求的底標是彷彿一放下相機包就能隨時踏上星光紅毯。以下推薦這些避暑小物,保證你成為夏天的明星,也保佑你的戀情撐過酷暑的關卡。

我把今年策的《坐座做.做座展》,以一種模擬在設計博物館展的方式來呈現,以年表方式,紀錄台灣椅子設計的演變過程,展覽的目的也希望觀展者能看到台灣的設計脈絡,以及材質、製造的演進過程,和多元的創作;也期望年輕設計看完展覽後,也能在屬於他們的年代創造設計樣貌。

對我來說,最大的轉變也是最糟的,也就是刺青被納入主流社群。...... 現在,一個新的刺青不過是 Instagram 上多幾個愛心。刺青所面臨的危機就和掛在大眾服飾店裡的龐克樂團性手槍 T 恤一樣,一如曾經忠實的反抗運動和搖滾樂,如今人體藝術已然商品化,到了稀鬆平常的地步。

大眾的行為多半依循法律或他律(群體道德壓力),但有一種或隱或顯的規範力量值得考慮:物律。設計能夠導引人們行動的技術產品——行為嚮導技術——則是物律最好的是實踐。怎麼運用這種思路呢?

他在一場中西大學的演講中,透露出對嶄新、陌生元素的渴望,他說:「鬍子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提醒,提醒著我這會是段不同的人生。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什麼不同的東西,或者出現什麼能夠代表我的東西 ......」

...... 我們其實可以對學生少收一點錢,用社會人士滿滿的錢包來補。如果少收學生錢而增加的收入,多過提高社會人士的票價造成的損失,對於電影院來說,設定不同的價格就會是能夠提高利潤的好方法。這種對於不同人收取不同價格的定價法,就稱為「差別取價」或是「價格歧視」。

Editors’ Picks 編選

更重要的是,全片透過從電影前段女校長為上士縫傷口,到電影後段的集體師生縫紉場景,一針一線,靜謐地引起這一連串的情慾風暴,且又不慍不火地將之收攏,這位導演爐火純青的美學才情與功力,在此穩健顯現,鋒芒畢露。

對於愛情的質疑論一直是洪常秀創作的核心,他用鏡頭借來的表像穿引出愛情的模樣,在藉由電影的排列賦予記憶、現在、未來的實虛,檢驗我們浪漫甜蜜其中的愛。

新一代的女性不再追求別人眼中的性感形象,她們更在乎自己穿起來舒服,與其用緊身內衣勒出纖細身材,不如解放身體的束縛,因此她們偏好穿著沒有鋼圈或胸墊的蕾絲內衣或運動型內衣。

a life with dog06

《ONE DAY》是一本紀錄性質的雜誌,記錄人與狗共居的生活日常,透過狗兒的生活,我們也思考著如何豐盈自己的人生。從 2014 年開始以電子雜誌形式連載至今的《ONE DAY》,終於在今年春天出版了攝影集。攝影集忠實保留網頁版的魅力,透過攝影師濱田英明的攝影鏡頭,一共介紹了九組家庭。在此我們呈現其中一個與狗狗共同生活的家庭。

Remember, Remember, The Fifth of November.

今年金音獎的「特別貢獻獎」頒給了黃韻玲,獲獎理由聚焦於她從八〇年代開始的女性創作人身分,以及持續不懈傳承經驗。但我對她身為創作人印象更深的是,不斷開創、嘗試與主流市場不盡相同的音樂風格。

鑒於《1917》的主題,她的性別讓不少人吃了一驚。「但不知怎麼的,我用陰道把劇本生了出來」她笑道。而她確實在想,這意味著劇本中人物的「危機」有了不同轉向:故事主軸是回家,而非盡可能屠殺更多敵人。「你屏住呼吸並不是為了看他成功與否,而是知道他若失敗,就再也無法見到家人。」威爾遜-凱恩斯其中一位祖父並未參軍,卻熱衷於教導她戰爭的道理。「他告訴我,瞭解歷史是避免未來災難的唯一方式。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對彼此做過的最愚蠢的事。」

《新聞週刊》(Newsweek)曾以音樂的啟蒙年來形容 90 年代,你們如何看待那個年代?K:香港回歸的年代,台灣社會轉變的起點。花:大概就是所謂英倫搖滾 Radiohead 和 The Verve 還有 Blur〈Song2〉最紅的時代,對了還有 Natalie Imbruglia。

「影歌雙棲」一向是日本藝能圈的發展之道,常見歌手唱著唱著就去演戲,也常聽到演員演著演著就發了唱片,雖然這類型的跨領域表現通常以玩票性質居多,⋯⋯,最後反而以演員身分獲得亮眼成績後,才又開始推出音樂作品。

我只是個存在於你回憶中的女人 ⋯⋯ 我是 ⋯⋯ 存在於你少年時代回憶中的青春幻影 ⋯⋯ 再見了,我的鐵郎 ⋯⋯ 再見 ⋯⋯ (梅德爾 メーテル)

每一個人經由述說她,反而顯露的是自身的真相,而非邱芷珊的。這失蹤的美少女,家庭背景財勢雄厚,「她」卻像是每個人的鏡子,反射了每個人的命題,那些人的謊言都在訴說著真相,而那環繞著他們的海山鎮則是一個出不去的鏡像世界。

這本書並非漫談,乃是以塞荷擅長的「概念人物」的創造為經緯。這些有點卡通形象的角色,譬如荷米斯、死權政客、博學第三者、拇指姑娘,既清楚又尚待發展,比起哲學「必須定義」的概念工具,這路線容許某種模糊與解釋(且需要不停解釋並同時不令其僵化,是「活著」的角色)。

我這個謎

進入第三輯〈我這個謎〉,寺山與諸多世界大師級創作者(達利、費里尼、波赫士、羅卡⋯⋯)對話,則更似對鏡——他不僅是被動地閱讀、討論他們,更像是主動地從對方身上認出、捕捉自己的部分,猶如蒐集分身碎片;那些碎片,也像是以不同取徑,連結、刻劃著他在現實鏡像迷宮中的另種逃逸/漫遊路線。

六月初,李公開了一支將他 1989 年經典作品《為所應為》的片段,與喬治‧佛洛伊德、艾瑞克‧賈納(Eric Garner)遭逮捕致死的過程剪在一起,做成一支短片發布在 Twitter 上。這支短片證明,即便在電影圈打滾三十餘載,他的作品依然與當下息息相關 ......

藍、白、紅取自法國國旗的三種顏色,電影也依非正式的說法,將三色和法國格言的自由、平等、博愛連結在一起,這種組曲式的拍攝概念,來自於讓奇士勞斯基在西方聲名大噪的波蘭時期電視劇《十誡》。

羅塞里尼有意在這部喜劇中,讓屬於新寫實風格的實景拍攝與非職業演員,和褒曼代表的好萊塢明星符號進行激烈的撞擊,並對來自城市的自由、功利、敗德,與傳統村落的父權、保守、專制做出各打五十大板的批判。

我討厭旅行,我恨探險家。(憂鬱的熱帶,李維史陀)

我的臉書動態上塞滿了藝術家的作品,但沒人邀請我。我意識到箇中原因:或許我在這個產業工作,卻並不被看作藝術家,因為我沒有在做自己的藝術;我在做的只是客戶的資產,這些客戶聘我去做這些遊戲的案子,但我不是在為藝術本身而做。

和風洋魂02

前陣子,我幫許哲珮製作的專輯《失物之城》與大家見面了,這是一張以「催眠」與「前世今世」為主軸的概念專輯,在初次聽到 demo 時,第一個腦中閃過的念頭是,Peggy 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啊!為什麼可以寫出此等詞曲,而且還是 20 歲初頭時就寫的!第二個念頭是,要駕馭這首歌的情感與風味,編曲恐怕真的得找日本人了 ......

雖然這些動物全都使我們感到興奮,並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讓我們大感興趣,但它們並不是怪物。如果你真的遇到必須和這些生物的下顎面對面的處境,請記住是牠們先來到這些棲息地的:給予牠們應有的尊重,而有時,或通常,他們會回報以同樣的尊重。

指點山河

台灣心臟地帶的錐錐谷、嘆息灣、松雲谷、童話世界、九華巨瀑、丹大/巒大溪準襲奪點⋯⋯這些地方是台灣各山域中,我最嚮往的夢土。

野地白毛豬

仔細看看應該是老豬,總是站著發呆,活動範圍很小,發呆以外唯一的活動是低頭吃塑膠袋裡的廚餘,某天牠走到路邊靠近我與狗狗,一如往常動也不動只是看著,想一起散步嗎?還是討摸?......我每次與老白豬對看,在牠的眼神之中總是會激起好多好多故事。

最野最現代.Wilderness is New Modern

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Field of Dre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