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缺陷與問題」:為何「世界音樂」一詞已死

台灣「世界音樂」節即將於 10 月中迎來第四屆,這個在台灣仍不甚普遍的名詞,在其起源地卻正飽受質疑。然而,將任何據信並非源於歐洲或美國的音樂全都混為一談,詞彙發明者對此給出了含糊其辭的辯解——「應當著眼於音樂家做了什麼,而非他們聽起來像什麼,」

提前報到的美好冬季 Bon Iver

或許賈斯汀・維儂(Justin Vernon)對於美好冬季(Bon Iver)的每一張專輯,自有節氣與概念上的安排;不過聽在我心裡,2011 年的同名專輯《Bon Iver》卻更像是一張沉浸於冬日光景底下,野火燒盡殘餘下的破敗。

我聽見的陳珊妮和她的《Juvenile A》

宣傳期間,陳珊妮在社群上分享了許正泰寫給她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最後如此描述:「她大部分的時候不會流露出什麼情緒,但這不是一種冷酷的感覺,只像是她小心翼翼地確保自己的情緒不冒犯到其他人。她是很體貼的,時時刻刻關心你的狀況。」而這與我在她音樂中聽見的無異,表面上如此冷靜又對事事輕描淡寫,卻將對這個時代最溫柔的鼓勵藏在核心內裡。

「智慧」時代的挑戰:戴著耳機的低頭族影音市場

前陣子在與一個影集製作單位開配樂會議,製作人提到,現在許多觀眾都是透過手機收看平台內容,因此希望配樂要做得「用力」一點,無論是音樂進出、音符張力、戲劇性、情緒都要更滿、更明確、更直接,讓效果與功能可以清楚被辨識與達成。換句話說,在判斷配樂質地與情緒強度的當下,創作者心中的尺,要從「電影配樂」往「廣告配樂」移動 ……

人氣暴漲! 能歌善舞的日本女演員

「影歌雙棲」一向是日本藝能圈的發展之道,常見歌手唱著唱著就去演戲,也常聽到演員演著演著就發了唱片,雖然這類型的跨領域表現通常以玩票性質居多,⋯⋯,最後反而以演員身分獲得亮眼成績後,才又開始推出音樂作品。

混種俄產:Motorama樂隊

Motoramra 則是另一個故事,我並非從名字嗅出機關。雖來自俄國,但主要演唱英文(只有一張全俄文專輯),演出曲式緊扣 2000 年後,時代裡的復古潮流,也因為這些因素,相對於其他俄國團,Motorama 的作品更廣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