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後流行樂:全球樂壇如何生於憂患

將近50%的音樂人必須以音樂以外的工作維生,34%考慮徹底轉行。疫苗如今雖已開始接種,但要安全且完全普及仍需時間,此外安排演出至少也要四到六個月的準備期,多數相關業者預估最快得等到秋天才會有第一批活動舉辦,回復疫情前量能則是2022年的事了。

在新世界遇到紅髮傑克

學生時代除了練吉他、玩樂團外,最喜歡翻閱華語流行專輯內頁的 credit(參與專輯製作的人員名單),從中認識自己喜歡歌曲的幕後製作團隊,從製作人、編曲、到樂手與混音師,是九O年代的音樂屁孩們認識產業與前輩的重要途徑。

當音樂回歸生活,當音符發自內心

我決定不能再繼續跟她聊法國號或古典音樂⋯⋯,才得知她在學校有玩樂團,且她都唱聯合公園的歌(!)。講著講著,她臉上開始露出笑容與風采,我認得那笑容,因為那是我每次講起電影配樂或音樂劇時,也都會出現的笑容。

口哨的配器魔法

配器是調色,是調味,是音樂家最神奇的魔法。這項獨一無二的技藝,在電影配樂與音樂劇的領域更是格外重要,因為器樂的個性、顏色與氣味,往往是喚起觀眾對特定情感、時空、文化的橋樑。在眾多配器聲響中,「口哨」絕對是最特別也最強大的選項之一 ……

單車上的春風少年兄

我們是稱兄道弟的哥兒們,臉上都有擠不破的面皰,留著矬矬的平頭(那保守的年代仍有髮禁呢),我的內心卻隱隱覺察,我們在本質上是很不同的人,有著相異的成長背景和價值觀,那似乎也暗示著,等在兩人前方的會是很不一樣的未來。

五十年後,再聽胡士托 —— 38 碟全紀錄

1969 年的胡士托音樂節,攝影師 Burk Uzzle 於第三日拍下了這張知名的照片。照片主角幾年後受訪,回憶起當時的場景:「我們身邊有家庭、情侶、尖叫的人、嬰兒在哭、饒舌樂、五絃琴、手鼓。空氣潮濕,充滿大麻和篝火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