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 GOOD MUSIC AND SHOES:海豚刑警

或許這是一場入侵地球的大冒險,雖然不知道是否成功入侵,這趟魔幻旅程已經展開。這次 Dr. Martens 帶領我們進入海豚試衣間,一同在唱片行與古著店中穿梭,試圖窺探這組團員個性、風格不同的特攻隊是如何偽裝成人類,團員們也在影片裡分享了這趟歷險中的小故事,以及在地球中生存的秘方。

紐約學子的游牧人生

記得曾聽她提過自己來自中國頗有背景的家庭,以及她拍完片後,由於題材敏感導致底片差點帶不回美國的故事,但在我的紐約回憶裡,她整個人由裡而外就是一個吉普賽詩人、嬉皮還有印地安人的綜合體,對我來說,她身上最找不到連結的大概就是資本主義與(所謂)中華文化吧。

當魔比遇上了杜達美

這位昔日電音神童的魔爪已伸進了過去壁壘分明的「古典」陣營。2018 年,他老兄甚至還與被譽為新世紀古典音樂界指揮王者的委內瑞拉籍指揮家古斯塔沃‧杜達美(Gustavo Dudamel)合作。

we Love musicals, but we’re not Perfect. now Change!

今年有幸看到它能在台灣與更多觀眾見面,在市場給予好評之餘,若仔細研究其歌曲脈絡、結構、咬合、堆疊、語法,你會發現,這齣戲成功的關鍵並非單純所謂「劇本好」或「音樂好」,而是「詞曲寫作」的高明、「詞曲咬合」的緊密、以及配器色彩上的各種「符碼」。

強・巴提斯的爵士急轉彎

我記得有一次,我爸帶我去一個爵士俱樂部,原本我壓根不想去。可是我看到一個人,他在彈四度和弦,然後轉成小和弦,哇喔……再加上內聲部的旋律線,就好像在唱歌一樣。說真的,他後來像是從舞台上飄浮出去,帶著所有人沉浸在音樂裡,渾然忘我。

當「金蓮」成為「金蓮」

在構思《當金蓮成熟時》的最初,我便決定以帶有強烈律動的黑樂曲風作為基底,來描繪「性」以及「慾望」,舉凡藍調、爵士、節奏藍調、雷鬼、放克、搖擺樂、森巴,都是用以刻劃角色與情境的調味料。

音樂:一種感動別人卻養不活自己的職業

「我剛才算了一下演出取消總共讓我虧多少錢,但看來我其實是省了 214 元。」──佚名。這是一個疫情期間流傳的英文網路笑話,反映出音樂這行複雜難解的矛盾狀態,但是就算沒有疫情,音樂人的收入早就是一頭房間裡的大象。

大流行後流行樂:全球樂壇如何生於憂患

將近50%的音樂人必須以音樂以外的工作維生,34%考慮徹底轉行。疫苗如今雖已開始接種,但要安全且完全普及仍需時間,此外安排演出至少也要四到六個月的準備期,多數相關業者預估最快得等到秋天才會有第一批活動舉辦,回復疫情前量能則是2022年的事了。

在新世界遇到紅髮傑克

學生時代除了練吉他、玩樂團外,最喜歡翻閱華語流行專輯內頁的 credit(參與專輯製作的人員名單),從中認識自己喜歡歌曲的幕後製作團隊,從製作人、編曲、到樂手與混音師,是九O年代的音樂屁孩們認識產業與前輩的重要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