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國看音樂祭,就該去日本SUMMER SONIC

「出國看音樂祭」說起來簡單,實際執行上卻有一堆需要克服的問題,例如在演出名單公佈前門票便銷售一空,更不用說還得賭上人品看能不能夠看見心儀的樂團了;當地住宿不只要提前大半年預約,價格或許還是平常的三倍;令人眼花撩亂的交通方式,往往成為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

約翰與保羅,迷人的搖滾野史與愛恨情仇

在2013年發行的紀錄片《約翰藍儂:紐約城瞬間》(Sometime in New York)中,片尾最後一則訪談是約翰後來常合作的混音師,他提到當年約翰初次面試他時,問他上一個作品是什麼?他回答說「我剛混完保羅的專輯。」約翰只說了一句:「很好,你通過面試了。」

樂團的時代

這樣一份不可置信的名單,必須有個同樣精采的最佳演唱團體獎。前一年的入圍者仍是南方、錦繡、無印良品、動力火車那些「重唱組合」,這屆整個煥然一新,入選的是亂彈、四分衛、脫拉庫、五月天,全是新興的搖滾勁旅。

五十年後,再聽胡士托

胡士托音樂節於8月中剛滿五十周年,是「拯救生命」和其他大型音樂節的原型。它的文化重量於過去幾十年來載浮載沉,全看你跟誰談論這件事——要嘛它是1960年代反主流文化的高峰,要嘛它是一場被雨打溼的夢。胡士托那年我只有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