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革命與產業轉型

進入 20 世紀後,科學家們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帶動科學發展的動力是什麼?以此為開端,科學家與科學哲學家們開始用不同的理論來說明科學是如何進展的。其中,孔恩在他的著作《科學革命的結構》中提出了「典範轉移」一說。

「晃眼間,百無聊賴成了壯闊之美」:薩曼塔・克里斯托福雷蒂談太空生活

她在太空站的時光總是充滿驚奇:從全方位觀賞 2,000 公里外的地球、在黎明時分目睹渲染得又藍又紅的世界、俯瞰氣旋肆虐大地,彷彿一張張訴說「無聲力量」的照片。 有空時,她會欣賞納米比亞沙漠、靛藍又如同翡翠的加勒比海,以及杳無人煙的環礁,她形容自己的雙眼是如何「受壯麗之美洗禮,並沉浸於繁星的光輝之中」。

颶風記者的祕密生活:別讓筆記本淋濕了

我報導過一些破壞力遠超過艾薩克的颶風,那些颶風釀成數百人死亡,直接改變了城市地景與疆界。但我從未感受過那令人不安的意外插曲帶來的重量,那重量存在於風暴本身的喧囂混亂,以及緩慢但吵雜的恢復過程之間,就如同我在密西西比河上度過的那個午夜所感受到的一樣。

月球曾是人類邊界,但新世界正在召喚我們

在蘇聯成功送入太空的首個人造物「史普尼克1號」後僅僅12年,阿姆斯壯便踏出了他那「一小步」。假如當初的步伐不斷持續下去,搞不好現在火星上都有人類足跡了,而在1970年代確實有許多人是這麼期待的。但是,當1972年阿波羅17號安全返回地球時,整個阿波羅計畫也劃下句點。半個世紀之後,它仍然是人類操控太空飛行史上最偉大的壯舉。

玻璃肌,物化的最後一步

詢問任一位皮膚科醫生,他們會告訴你,毛孔的大小取決於基因,並不能靠「清潔」讓毛孔消失無蹤。想擁有完美無瑕的肌膚,唯一的方法除了化妝、大量肌膚雷射療程、打針注射(例如肉毒桿菌)以外,就只有 Instagram 上的各式濾鏡才能達成了。而以上皆是美妝「網紅」們正在利用的選項。

廚餘與糞便的再生

自家產生的糞便與廚餘,蒐集幾桶之後倒入空地上的木槽,加入菌粉、水、糖蜜、米糠,攪拌均勻之後放著讓微生物工作。過程中表面會產生菌絲,溫度也會上升,幾週之後完工了,很蓬鬆、香香的,可以投入菜園使用,以後成為作物的養分,又變成食物。

牙醫的祕密生活:一些病人以為強力膠可以治好他們的牙痛

我在國民健保系統下工作,主要是因為於我所在的地區,健保系統提供了大半牙科工作。理想情況下,我也會開設私立事業,這樣我便能充分利用我所習得的技能。在健保署的約束下,非常先進、複雜的治療並不實惠。例如,英國國民健保制度並不包含牙齒美白或全口改造等醫美治療。如果你想要做全口改造,健保署目前最貴的治療服務,收費233.70英鎊(約9,150元台幣),這甚至不夠支付手工製品的實驗室使用費,更不用說牙醫的勞動時間和所有的手術費用了。

既自然又科技的雙面哥吉拉

趨勢十分清楚,哥吉拉的科技性被淡化,自然性則愈來愈明顯,作為遠古生物的一面常被提起。2016日版哥吉拉剛出現時,令人傻眼,因為那根本不是一隻龍,而是一條不停蠕動爬行的幼蟲,後來才發育成為我們熟悉的怪獸樣貌。這種成長,是生物的特徵,而不是科技。如果哥吉拉代表著核能,那麼這種轉變似乎意味著,核能已經較少被視為全然人造的產物,反而比較像是某種既存的自然潛力透過科技而釋放。因此,過去那種對「人類製造出怪獸」的批判變得稀薄,濃厚的反而是人類社會如何處理某種突然出現的非人為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