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水共處image

與水共處: 淹水危機,荷蘭人面對洶湧浪潮

經濟產業上,荷蘭人實踐「化危機為轉機」,坐上水利工程第一國寶座;在凡常日子裡,打從遠古祖先們定居於此以來,水就是他們逃不掉的生命、生活、生存課題。在全球暖化導致海平面不斷上升的今時今日,這個低窪之國正面臨更嚴峻的考驗。

基改螞蟻與社會成形的二三事

在曼哈頓東側一幢採光良好的四樓高實驗室裡,闊諾爾和同事們分析著單一一種螞蟻的生理機制、大腦、遺傳基因以及行為,一點細節都不放過。學者們費事地徒手在上千隻畢氏粗角蟻(clonal raider ants/Cerapachys biroi)身體塗上色點,有粉紅色、藍色、紅色和檸檬綠的鮮豔顏料;色彩標記讓電腦得以追蹤蟻群全天候 24 小時的活動——也讓螞蟻們看上去像是會走動的雷根糖。

我們都是太空旅行者——麥克‧馬西米諾

被 NASA 拒絕三次之後,才終於通過最後階段太空人甄選的麥克‧馬西米諾,在他的最新中文著作《我要上太空》中寫道,「每一個上太空的人、每一個有機會在下一個轉角窺探的人,都有可能協助改變我們的觀點、改變我們與地球的關係、改變我們對自身在宇宙中地位的理解。

我們需要拋棄煤炭,為什麼辦不到?

但世界煤炭龍頭其實是中國,消耗全球一半的煤炭量。超過 430 萬中國人從事採煤工作。自 2002 起,短短 16 年間,中國就巨幅增加了全球 40% 的煤礦產量。「我重複計算了三次。」國際能源署資深能源分析師卡羅斯‧費南德茲‧阿維瑞茲(Carlos Fernández Alvarez)說。「我還以為算錯了。這數字太瘋狂。」

伽利略的女兒

那些默默無聞的人們 ——伽利略的女兒

伽利略有兩個女兒。這本書裡主要說的,是他的長女:瑪麗亞‧切萊斯特修女。她在 13 歲那年,和妹妹一起被送進修道院。她對這個命運似乎沒有異議。在修道院裡生活了十年之後,23 歲那年,她的姑姑過世,她寫了一封安慰的信給她的父親。就是這封信,把她帶到了我們的眼前。因為,她作為一個成年的女兒,自此與天文學家父親之間,展開了多年的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