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勒帕吉與機器神《887》劇場大師的回憶解碼

在《887》這齣戲裡觀眾將看見勒帕吉記憶中的諸多人物,死人得以復生;不在場的人事物因主角對其的注意而重新在場;歷史事件得到即時性的再現,而勒帕吉有時與觀眾說話,有時則也成為回憶裡的一個影像。在多重時間感切換之間,我們真切地感覺到回憶影像與現在影像是疊加的,任何存在都是這樣的疊加之產物。

我生命中特定的人cover

「我的畫是獻給我生命中特定的人」—— 專訪插畫家 克里斯蒂娜‧達拉

「我的作品,大多是獻給我生命中特定的人們」克里斯蒂娜‧達拉(Cristina Daura)說,「但他們未必知道。」克里斯蒂娜的作品看似超現實,但靈感卻來自生活周遭的人事物,她運用特定顏色、連續圖像來創作具有鬆散故事情節及清晰線條的插圖,儘管作品看似大膽而混亂,卻也能從中看到秩序、對稱感,促使觀者進入她想像的世界 ……

看似天真—— 揚・凱必

「一開始看來很天真、令人安心,但靠近一看,便會發現當中有些令人不安、失衡的東西存在。」作家維肯・別爾別良(Viken Berberian)曾如此形容揚・凱必(Yann Kebbi)的顏色選用和創作主題。

深夜裡的迷宮 —— 河床劇團《1:00 AM》

河床劇團的許多作品都把玩了時間與空間的陌生化,讓觀眾從日常的感知與狀態中脫離出來,形成半夢半醒的知覺,開展某種異樣的體驗。但即將出現在觀眾面前的並不是夢境,而是另一種影像。真正作夢時,夢的機制之運作把其真正的訊息包裹起來,讓人們透過迂迴的路徑去解開謎團。透過意識與感官知覺,人們與外在世界發生聯繫,而向外的探索雖艱辛,但路徑卻可見;向內的探索則是無光的迷宮,需要一種微光映照才能摸索前進。

科幻原型實驗創作|用未來故事回看當代社會議題 —— 關於《未來神豬博物館》

神豬祭祀習俗百年來從單純儀式性表達演變為大型宴會型的神豬競賽,隨著時代的遞進,成為民間信仰與動物保護之間難以解開的習題。這道難解的習題,成為藝術家們想深入探討的面向,由羅伃君、顧廣毅、田倧源共同合作,結合了文化、歷史、社會、生物科技、藝術、建築等跨領域的共創的「未來神豬博物館」計畫,是什麼樣的機緣,啟動了這項神豬計畫的研究?

科幻原型實驗創作|微小的讓人無法忽略 —— 專訪 NANONANO

此為英國詩人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手掌握無限,剎那即永恆。」詩句,認為宇宙萬物存於環境物質之間,而時間與空間也不僅僅是物理上的認知,而是超越世俗限定的存乎一心的領會。假若天真的孩子,尚未需要覺察社會形塑的定見,對世界充滿各種想像,問道「沙中看到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花裡真的有天堂嗎?」興許 NANONANO《Microscopic City》能為上述問題提供選項。

科幻原型實驗創作|300年後的大自然,人類在哪裡? —— 專訪 OVERGROWN Group

我們是否能想像一個未來:300年後的大自然,沒有人類生存;而被荒置的貧瘠之地,可能生成另一種前所未有的平衡狀態?成員來自電子工程、建築與工業設計的 OVERGROWN Group,將視角鎖定在300年後的未來,借用地質科學家採樣地層的形式,建構出一個名為《核芯樣本》(Core Sample)的生態系統,引發觀者思考科技與自然之間有機變動的關係。

「科幻原型」在空總三組創作團體用藝術探索科幻

三組創作團體以「科幻原型 Sci-Fi Prototype」為方向,提出完全不同形式的科幻創作,如《核芯樣本》以人造結合自然的植物裝置,探討生態與科技的關係;《Microscopic City》以現今都市發展及資源消耗趨近飽和為背景,嘗試用微觀尺度來建構、拼貼未來城市樣貌;《未來神豬博物館》則是透過博物館形式,從每個平行世界的神豬文化凝鍊成各種的想像,試想未來宗教的轉化,但又巧合地集體面對人類文明與自然如何共同存續的焦慮,試圖以作品提出質問、反省與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