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橋接生活與藝術

為了獲得與男性藝術家所受到同等程度的關注,女性藝術家長久以來一直努力奮鬥。她此次展出的作品—— 300 把鐮刀與表現農村生活的抽象雕塑——沒有明顯的性別意味。「但是農夫的世界是非常女性的,接近大地。」以單名經營藝術家身分的珊巴比說。

創造>連結>爆炸>變化——專訪插畫家 Bang Sangho

人類剛捕捉到黑洞的輪廓,韓國插畫家 Bang Sangho 則提供另一種想像,建立星球並描繪居住其中的生命,並賦予他們藝術表現,一切都極其原始:創造、連結、爆炸、變化。在他筆下的世界無邏輯與秩序可言,我們不再被畫框住視野,而能不斷從作為中介物、鑲嵌在動物與植物上的粉紅孔洞中通向不同維度的世界,「存在」並非必要,也沒有一個必須抵達的目的地。人們常用「超凡脫俗」和「迷幻」來形容他的作品,每次觀看卻不由自主地向他界層層跌落。

勞動與墜落

為什麼我們較少在歐美的影視作品甚至新聞裡看到勞動者跳樓的影像,但卻常常看到亞洲(特別是東亞)的勞動者為各種因素所迫,而選擇從工廠一躍而下?

手塚治虫:我的漫畫新手時代 

日本漫畫家手塚治虫(1928-1989)的個人生命史,也是日本戰後漫畫史發展的一部分。以下文章是他描述自己在《新寶島》熱賣後,1947 年到東京尋求發表漫畫的過程,轉載自《我是漫畫家:「漫畫之神」手塚治虫唯一親筆自傳》,2018 年 7 月由麥田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