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酵城市:在台北盆地撒下發酵社會的起始原料

「發酵城市」團隊也透過自製的有機發酵,做成薑啤酒、發酵果汁飲。甚至用製作卡門貝爾乳酪的菌種,接到堅果或豆類上,製作在地原料的植物性乳酪。他們思考生物性,以及社會性的「發酵」意涵,希望透過有機廢棄物與無機廢棄物之間的空間探討,為人們對於環境的思索尋找替代的出路,同時也提升物質的使用生命。

Born in the Purple:這色生來高貴

沒有一個顏色能夠像它一樣同時跨越冷暖。唯獨紫色,因為跨越了冷暖,讓人無法將它歸類——千百年來身上始終帶著強烈的分裂性:名媛穿上紫色禮服,就是高貴的代名詞。男士穿上紫色,搭配得好,就是權力的象徵,要是搭配得不好,就會被人說:品味極差無比。

迎接超高齡社會的正確姿勢—— 為所有人打造的 UD 通用設計

通用設計除了在歐美國家蓬勃發展,在日本亦獲得高度重視。身為全球首個步入超高齡社會的國家(2005年),日本不但早在此前50年就著手規劃一連串的老人社會福利政策,為了打造更加友善的居住空間,還頒布《愛心建築法》(ハートビル法)、《交通無障礙法》(交通バリアフリー法),並制定因應長壽社會之住宅設計方針、通用設計政策大綱等政策,另外也在靜岡縣、熊本縣等地方政府導入通用設計。民間則有「共用品推進機構」負責開發、推廣身障者和非身障者皆可以使用的物品。在全國大力推廣下,日本政府預估2025年 UD 產品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6兆日元。同為老化速度快速的國家,台灣可參考日本的經驗,打造宜居的都市環境。

從花市到天堂:多肉植物修剪術

植物有著向上延伸的特性,購買者單純想欣賞葉片療癒身心,卻因莖段隨著成長裸露而產生困惑,開始內心交戰:要花錢更新植物,還是修剪照護她呢?大部分的人會想:先找個角落放著吧,她會自己慢慢修復的,但多半聽到的下場會是枯萎死亡。

牙醫的祕密生活:一些病人以為強力膠可以治好他們的牙痛

我在國民健保系統下工作,主要是因為於我所在的地區,健保系統提供了大半牙科工作。理想情況下,我也會開設私立事業,這樣我便能充分利用我所習得的技能。在健保署的約束下,非常先進、複雜的治療並不實惠。例如,英國國民健保制度並不包含牙齒美白或全口改造等醫美治療。如果你想要做全口改造,健保署目前最貴的治療服務,收費233.70英鎊(約9,150元台幣),這甚至不夠支付手工製品的實驗室使用費,更不用說牙醫的勞動時間和所有的手術費用了。

紀錄片中的時尚速記

述說製衣的寫實紀錄片不少,緩慢的節奏、樸實的對話、製衣者那雙停不下的手,一反我們在四大時裝週所看到光鮮亮麗的畫面。然而,在不少時尚圈內人眼中,「時裝」和「服裝」的定義天差地遠,時裝滿足個體凸顯自我的欲望,而服裝作為一種創作語彙,具備精神交流的力量,甚至能夠引發省思進而改變行為。正因如此,在電影圈裡總有那麼一群對時尚一竅不通的人,試圖透過影像,從更貼近大眾日常的角度如身分認同、政治立場、文化差異、性別平權等,進一步解讀時尚,反應社會不同面向以及他們所觀察到的問題。

我們已身處賽博龐克的世界

不過話說回來,賽博龐克究竟為何?英文由Cyber和Punk組成,其中Cyber這個詞本身就是與計算機科技相關的前綴詞,而在賽博龐克中指的是人類實現機械化、自動化之後的社會面貌,好比在《攻殼機動隊》中所出現的生化人,以及坐擁權力的人類為了長生不死,刻意將大腦以外的肢體都換成機械假肢,使身體機能永不衰弱。而 Punk 更廣為人知的是一種反權威的音樂風格,在賽博龐克中代表的是一種反叛意識。說起賽博龐克,總會讓人腦海中充滿這樣的畫面:人人都有的機械假肢、錯落布滿各國文字的霓虹燈箱、像香港九龍城寨一樣堆砌的貧民窟建築,透明傘、透明衣物,以及街邊投射廣告。

上街看字——街上招牌告訴我們的字體知識

「字型散步」是一種老少咸宜,全民有感的參與方式,可望讓大家更認識字體的存在,以及它的諸多不同樣貌。就算完全無感,多散步也至少感覺比較健康。規則非常簡單:在街上隨意穿梭,看到有趣的招牌、告示、碑文字體就拍下來,可以 PO 到社群媒體上,與眾多網友分享。(可考慮在臉書的「字嗨」社團發表,或者在 Instagram 加上「#字型散步」的標籤發布)你上街發現自己怎麼開始注意「那是什麼字型啊」或者「那個手工招牌寫得好漂亮」、「排版好特別」時,那麼你可能已經加入字體迷、字型控的行列了。

手作廚房

以前裝修房子,廚房傢俱找過專業的廚房廠商、IKEA,他們提供許多材質、樣式的選擇,但最基本的人體工學反而顧不了。我的身高接近男性平均值,切菜切肉都要劈開兩腿降低身高來配合流理臺高度。切菜切肉、洗滌、淺煎盤、高深的湯鍋,理論上適當的高度都不一樣,居家廚房的主流設計,都是同一個高度一線排開,可能這種事情要客製化會沒完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