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南端——停留在遺落時光中的建築

夏末的南歐是宜人的、恰好旅行的,晴朗但不炎熱。抵達葡萄牙機場後,以緩慢的姿態移動到城市中,看著街上的櫥窗,發現即使再時髦的品牌,在此總還是會出現一股樸實的老派感。往來移動的電車也如從記憶中再現,彷彿時間從未離開,而這片土地上也從未改變。

約翰與保羅,迷人的搖滾野史與愛恨情仇

在2013年發行的紀錄片《約翰藍儂:紐約城瞬間》(Sometime in New York)中,片尾最後一則訪談是約翰後來常合作的混音師,他提到當年約翰初次面試他時,問他上一個作品是什麼?他回答說「我剛混完保羅的專輯。」約翰只說了一句:「很好,你通過面試了。」

優秀的雜誌總帶點神祕色彩

泰勒.布魯爾坐鎮位於倫敦的Midori House辦公室,指揮三層樓勤奮傑出的人才: 一樓是雜誌《Monocle》自家廣播電臺Monocle 24,二樓是雜誌部,而三樓是品牌行銷及合同出版代理商Winkreative。

時裝秀,帶你進入造夢時刻

到了90年代,時裝秀的規模也不斷擴大,而且更強調秀場的視覺感官效果。鬼才設計師約翰・加利亞諾和亞歷山大・麥昆開啟了敘事性的戲劇大秀時代,華麗奇幻的場景風格成為了大眾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