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植物的親密關係:薑與蕉

當人類覺得空氣黏膩悶熱的狀態,卻是熱帶植物展現生機的最佳時刻,夏季的陣雨加速了熱帶植物復甦程度,欣葉繁茂蓬勃,讓園林裡綠意更顯濃厚。夏天的花市裡會擺出革質感厚重的綠葉盆栽,透過觀葉植物,我們得以想像自己身處雨林;雨滴聲打落在厚葉上,聽見一絲清涼可以舒緩心裡的溽熱煩躁。

公園裡的人:作家 任明信

作家任明信6月甫出版的詩集《雪》裡,字裡行間夾帶自然的意象連結:小葉欖仁、雪,還有公園——高雄午後兩點、體感溫度35度,跟任明信約在高雄捷運衛武營站出口的中正公園,充滿大樹,有狗的運動場,有乘涼的人。這裡是他日常跟伴侶結束晚餐後、回家之前的聊天散步路線。

會走路的植物:鳶尾花

鳶尾因花型獨特與葉色清新溫和,深受世人喜愛。法國王室將黃金鳶尾(Iris flavissima)作為徽章圖騰與國花,以象徵自由與光明。而藝術家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 1853-1890)與尾形光琳(Ogata Korin, 1658-1716)都曾以鳶尾為主題繪製一系列的作品,分別在世界美術史留下經典。

中海拔霧林之王:台灣杉

當迷霧在林梢間築起了白牆,我們仍然能感受到,在白幕後方的,那股碩大莊嚴的神聖。不能太近、也莫可過遠。在原始的巨木森林裡頭,很難找到一個角度可以一窺其全貌,只得允許去感受那股寧靜。

路旁的香氣

又來到多雨悶熱初夏,在這種濕熱的天氣下,目送著要乘坐的巴士駛離,只能沮喪地再多等三十分鐘。幸好,這時耳邊傳來響亮的雀鳥聲合奏,悅耳動聽的聲音彷彿在對我說:「我們會在這裡陪你等!」這種聲音帶來的安慰,讓人豁然開朗。

流蘇樹與貓

說流蘇,總會有人在前面加個「白」字,那是讀了張愛玲,腦海裡深深刻印了「白流蘇」三字。植物是文學的一種營養,反之,文學也是植物的一種營養。

鳳梨——持續育種中的熱帶島嶼風味

從鮮果到餐桌上的鳳梨苦瓜雞與熱銷伴手禮鳳梨酥,台灣全年幾乎都可見到鳳梨的蹤跡。台灣栽培鳳梨已有 300 多年歷史,爾後日本人引進世界普遍栽種的開英種(Cayenne),開設鳳梨工廠製造鳳梨罐頭,奠定了台灣鳳梨產業基礎。

乘著霧氣的神仙:鐵杉

寂靜當中,也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吞雲吐霧,在白密的宣紙上,一顆顆山水畫當中的奇樹慢慢浮出,而這些奇樹,比你在任何名畫上面看到的都來得碩大無比。這些巨大的奇樹,台灣鐵杉,居住在霧林帶上緣,低於下雪環境,在台灣的中高海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