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末日松茸》

松樹與他共生的真菌伴侶經常在人類燒毀的環境裡蓬勃生長;松茸與真菌共同善用了森林明亮開闊的坑間與外露的礦質土。人類、松樹與真菌三者各自的維生方式彼此造福了自身以及其他生命;這是個多物種的世界。

樂團的時代

這樣一份不可置信的名單,必須有個同樣精采的最佳演唱團體獎。前一年的入圍者仍是南方、錦繡、無印良品、動力火車那些「重唱組合」,這屆整個煥然一新,入選的是亂彈、四分衛、脫拉庫、五月天,全是新興的搖滾勁旅。

我的散步時光

本書主角,其實就是以我自己為藍本。而且由於在散步時常得邊走邊尋找、思索可能發展成故事的題材,讓我的散步變得不再純粹。我總是邊走邊尋找可以入畫的景色,或可以成為漫畫題材的平凡小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