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成為小說家的漫畫迷——川口俊和

工作之後,花時間看漫畫讓我感覺自己有罪惡感,像是在逃避現實。我曾經思考過,應該要把看漫畫的時間拿來工作,寫劇本排演戲劇,讓自己表現得更好;但事實上花過多心思在工作上讓我精神變得糟糕,壓力更大、更想逃避。

第十年思考的事情

「小說這種藝術,是藉由不同形式來敘述 Fabula 時產生的運動,並且進而實現美學價值。」「如果將 Fabula 定義成有規定的跑道,風格定義成擁有一定規格的車輛,那麼評價的對象就不是尚未開跑的跑道,也不是還沒出發的車子,而是開始之後,車子奔馳的狀態。」

倘若我們不再假裝

倘若你還在乎這個星球,關切在這裡生活的人與動物,那你可以有兩種角度來思考這件事。你可以繼續盼望我們能遏止災禍;你可以因這個世界毫無作為更加氣餒或憤怒。你也可以接受大難即將臨頭,重新思考起「懷抱希望」的真義。

教母的樂園——《花街二十七號》 

我們可以將這本書視為一位作家如何孕育自己,在一個精采的時代與城市,一群天才當中的一名女性。細看出創作與出版不順遂的《三個女人的ㄧ生》與《美國人的形成》,一個人對自己才華的堅持,本身即是最重要的才華。

伽利略的女兒

那些默默無聞的人們 ——伽利略的女兒

伽利略有兩個女兒。這本書裡主要說的,是他的長女:瑪麗亞‧切萊斯特修女。她在 13 歲那年,和妹妹一起被送進修道院。她對這個命運似乎沒有異議。在修道院裡生活了十年之後,23 歲那年,她的姑姑過世,她寫了一封安慰的信給她的父親。就是這封信,把她帶到了我們的眼前。因為,她作為一個成年的女兒,自此與天文學家父親之間,展開了多年的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