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_鄭陸霖

地圖:為了探索而生

這 4,000 多萬人次匆忙奔走於月台、閘門、通路之間,極少顧及彼此的人群流動,儘管為了購物、求學、商務等各種分歧目的而各自行動,因有了這張地圖,龐然巨獸翩然起舞變得井然有序。

專欄作家_李明璁

陽子的蹙眉與笑容

這次回顧展的海報,恰好就使用了此張荒木拍攝陽子沈睡在小舟上的經典黑白照片。以致於當我僅只是來到展覽入口時,什麼都還沒看到,卻已經默默感到鼻酸揪心。

專欄作家_李明璁

Goodbye、Hello,南門市場

無論是這些攤商自己、或他們的上一代所曾經歷過各種流離搬遷,雖然總是要依依不捨地跟過去說再見,但同時也意味著,充滿期待地要向未來說哈囉。此刻走在中繼市場裡,聞著濃郁不變的食材香氣、聽著始終一致的親切招呼,我清楚知道,這將會是一個其實永不熄燈、明天還要繼續跟你說早安的偉大市場。

專欄作家_鄭陸霖

手推車:巨大的系統與獨處的自由

一台手推車貫穿了消費旅程的起點、過程與終點,幾乎是象徵我們這個消費時代的唯一圖騰,是我們每天上演採購儀式的工具夥伴,這樣重要的時代象徵(icon)跟我們的認同何等親密,卻一直未被列入設計經典的行列,透露了設計專業的自我誤解與時代脫節。

專欄作家_李明璁

重新遇見,一間全球在地化的書店

那些唱衰「本土題材難出國門」的人,無法理解回溯歷史的能量多麼巨大,所有跨越疆域、穿透人心的生命力都可能由此孕生。從文學、藝術、音樂、電影、遊戲乃至動漫,台灣文創的未來不能只依賴中國龐大的資金市場,關鍵更在於:能否誠懇動人地訴說土地與文化的故事,並以創新科技形式重新闡揚歷史人文內容。

專欄作家_鄭陸霖

那些「足以成為普通的新奇」

就跟一句「非比尋常」便能把設計師快樂地捧上天,你也可以用「毫無特色」(加一點漠然的眼光)輕易激怒尤其年輕的設計師,甚至直接送他/她們下地獄。…… 設計的目標永遠是在「創造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在世上出現過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