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的時代與台灣足球

《報導者》專訪橫跨時代兩端的兩位足球選手:日治時期曾進軍甲子園的 98 歲郭榮彬,以及旅英台裔二代、16 歲就披國家隊球衣的沈子貴。以足球拉起歷史軸線,藉由相隔一甲子的球員身影,呈現運動與國族的時代映像

左邊右邊

踢左邊還是踢右邊?球員的終極策略

現在假設你站在罰球線前,守門員站在球門正中間。你有什麼選擇呢?大致上不脫:「左、中、右」三種。但在罰球中,不會有一個雙方老是跳同一邊的策略,而是需要隨機靈活變動。不過隨機要多隨機才好呢?

伊朗足球的「藍色女孩」

伊朗是全世界唯一限制女性球迷進入足球場的國家,伊朗最高司法首長曾指出,應該禁止女性進入球場,因為讓她們看到半裸的男性踢足球是一種「罪惡」;伊斯蘭革命衛隊政委則說這種行為很危險,「我們必須注意我們的社會行為。」

美國女子足球隊最重要的一場勝利

那場罷賽之後讓女足隊和美國足協之間的關係更為緊繃。長久以來,美國足協和男女足球隊簽有合約,載明他們出賽的薪酬待遇,但男足隊的待遇水準卻比女足隊要優渥許多,這讓後者相當不滿,打算透過勞資協議時爭取應得的權利。

足球能夠弭平美國的貧富差距和種族衝突嗎?

對於美國足球迷來說,去年10月以1比2輸給千里達及托巴哥的那場比賽,是他們永難忘懷的痛苦,不僅是因為他們整場比賽被壓著打,或是千里達及托巴哥在全世界排名第99名(而美國則是第28名),更重要的是,他們就此與今年稍早在俄羅斯舉辦的世界盃絕緣,這是30多年來美國隊第一次錯過世界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