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員、化石獵人和戰爭女王:被歷史遺忘的女性

什麼是歷史?誰決定哪些故事該被傳述,哪些故事又微不足道?誰來評斷什麼是重要的,又該聆聽誰的意見?誰選擇了寫進「神話故事」的名字?1974 年,《潛入沉船的殘骸》獲頒美國國家圖書獎詩類獎項時,里奇與同為候選人的奧德麗‧洛德(Audre Lorde)及愛麗絲‧華克(Alice Walker)共同分享此一獎項(她們決定無論誰獲勝,都要這麼做),並代表「所有曾被噤聲和正被忽視的女性……」一同接受表揚。

用三倍券,挺藝文

在台灣,藝術家擁有絕對的創作自由,這是幸福的。但另一方面,藝文團體在台灣生存卻依舊艱辛,來自於社會普遍對藝術領域無感,或是擁有距離感。很多台灣人覺得,接觸藝術文化是吃飽、有閒了以後的事,而不是生活裡的必須。

「覺醒」何以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代表字

覺醒最初的意義,要從美國非裔作家暨社會運動家詹姆斯.鮑德溫(James Baldwin)的宣言來理解:「在這個國家作為一名黑人、且處於相對清醒的狀態,幾乎無時無刻都令人憤怒。」覺醒是去理解那種無止境領會著歧視所致的特殊疲憊感。覺醒是厭倦並警惕著。覺醒,是渴望有一天能夠不再需要保持覺醒。「在這個國家作為一名黑人、且處於相對清醒的狀態,幾乎無時無刻都令人憤怒。」覺醒是去理解那種無止境領會著歧視所致的特殊疲憊感。覺醒是厭倦並警惕著。覺醒,是渴望有一天能夠不再需要保持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