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會裡的少年兄——哪裡有愛,就在哪裡生根

我也想過,為什麼我要承擔這些經濟壓力,才16歲就要一直工作,後來,我想通了,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把家裡照顧好。其實,我爸為了養我們,他的腳趾在工作時受傷,截肢只剩兩隻,但他還在做工地。我朋友知道我家裡情況,問我要不要去做詐騙,我只問他:好賺嗎?他回:很好賺。

山海圳國家綠道 從海濱迎向高山的溯源之路

若由海走向山,這會是一條曾文水系與原民遷徙的溯源之路;若從山走向海,則是一趟複製水滴旅程的生態廊道。由於去年已經走過類似的路線(從鹿港海岸線走到玉山主峰),所以這次計畫逆向而行,用七天時間,以玉山登山口的日出和台江濕地的夕照為起終點,用雙腳複製水的旅程,串連台灣的大山與大海。

大選期間不實廣告與謠言,盼由法院48小時認定真相

4月中旬,在《報導者》辦公室裡,我們專訪了羅秉成。當社會仍以「假新聞」來思索這個新挑戰時,羅秉成以「資訊操縱」的層級形容這場戰役,「因為訊息不一定涉及真假,但那些意圖操控、運用假帳號及提高聲量的作法,其實影響更劇烈⋯⋯它傷害的是我們的認知⋯⋯(這場仗)我們沒有失敗的餘地。」

做假照片笑看網軍瘋傳,印尼最爭議攝影師:人們不在乎真假!

阿甘・哈瑞哈普(Agan Harahap)可能是印尼名氣最大、也是爭議最大的攝影師,讓他出名的,不是他拍的照片,而是他「創造」出來的假照片。他不拿照相機,而是用 Photoshop,做出一張張幾可亂真的假照片,逼輕信謊言的民眾省思、逆轉輿論風向。對他來說,Photoshop 和社交網站都是創作的地方,也是在真假之間摸出人心、滿足欲望的工廠

跨越半世紀的家族對話 高英傑:擁抱結痂的傷口

鄒族菁英高一生,不幸於白色恐怖中殞落。近年高英傑已將高一生在被槍決前,1952 年到 1954 年囚禁期間以日文寫下的書信全數翻成中文,預計 2019 年由國家人權博物館出版。《報導者》特別選錄其中三封過往甚少曝光的內容,讓這位國家殺不死的自由心靈,與當下對話 ……

彩帶與電視遙控器

不管怎麼說,如同運動的本質就是在動態的競爭下尋求刺激跟滿足,職業運動存在著這樣的變遷,才會讓人對於往後的發展感到興奮跟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