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的變裝,華麗的對抗

隔日早上 9 點 19 分,我傳訊息查探皇后們是否醒來。「早~我起床了,正要洗漱~」配著蛋餅、煎餃跟奶茶,4 個人提著自己的衣服跟化妝箱,圍著客廳的茶几桌,跩姬寶貝、小花寶貝、麻將水晶、Rico,4 位皇后就在一筆一畫中現身。

坎城的特別嘉賓,「裸命」犯險的香港電影

轉眼間,香港反修例示威衝突至今過了兩年,留下許多創傷,繼《國安法》頒布後,結痂卻不斷被撕開,不斷有人遭捕,社會瀰漫恐懼與不安,當香港導演周冠威選擇向世界交出一部關於自己國家/城市的電影《時代革命》,也意味著傳來最後一聲吶喊

慢性港傷

《港傷》是在 2019 年記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輯相片。24 名被警暴所傷的抗爭者,在鏡頭前展示他們的傷勢,因為「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和遺忘的鬥爭。傷痕可能會隨年月褪去,但我們必須記著它們的由來」。兩年過後,傷口明顯無法癒合。就算你決心躺平,政權還是每日對香港人抽刀。受傷的不止是血肉之驅,而是整個城市的肌理。   

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雷、推土機與揮之不去的緊張局勢

去年秋天,在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為了爭奪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及周圍山區控制權的一場激烈戰爭中,數千名亞美尼亞人流離失所,超過數千名的亞美尼亞人在戰爭中死亡。一年前,達迪萬克修道院還是許多遊客競相朝聖的觀光勝地,現在卻已成為山坡上的一片廢墟,以及被亞塞拜然所攻佔的許多區域中,唯一還有亞美尼亞人存活的地方。

擂台上的社工,與他帶出的拳擊冠軍們

社工的工作,如果要讓弱勢不再永遠是弱勢,他們就不只得要處理「問題」,還得看見需求、理解脈絡、走進文化與環境,陪同孩子找到一個發光的可能。練拳的過程,不只是練出了體能跟肌肉,而是自己跟社會對於「我」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