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但必不可少的辦公室閒聊技巧

即便閒聊可能讓人覺得痛苦,不閒聊也會讓我們覺得自己很糟糕,彷彿我們對於生活一竅不通、無法和群體中的一員交流,擔心自己會被踢出社會、被遺棄在外孤獨腐爛,獨自付線上串流平台月費,找不到人共享帳號。

我們能永遠在家工作嗎?

根據《哈佛商業評論》的研究,對於知識工作者來說,在家工作的生產力反而更高,除了如同先前所提到的大型會議時間降低,讓他們更能花時間與客戶互動外,知識工作者能專注於真正重要的工作,透過個人選擇所做的工作比之前增加了 50%,也更找到工作的價值,將令人厭倦的工作比例從 27% 降到 12%。

超市裡的賴特曼,以及他的鬍子

他在一場中西大學的演講中,透露出對嶄新、陌生元素的渴望,他說:「鬍子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提醒,提醒著我這會是段不同的人生。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什麼不同的東西,或者出現什麼能夠代表我的東西 ……」

德荷邊境的史特倫譯者之家

來到此地的譯者們全都沉浸在翻譯的世界裡。那種集體的專注與有關翻譯的繁密交流,⋯⋯。這個空間產生的力量,以及發生的磁力,誘引著我們不斷匯聚,成為一個邊地裡的祕密結社。而這樣的傳統,也已經四十年了。

Ishmael‧海洋勞動者群像

對於這群偶爾返航台灣靠港的海洋勞動者我們多半是陌生的,而他們真實的勞動處境我們也難以置喙。但每年台灣官方引以為傲達 400 多億台幣的遠洋漁業總產值,就是由這群長年被忽略的海洋勞動者在遙遠海洋上默默地支撐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