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 Vol.13

跨出了捷運車廂車門剛關上,突然身體一個抽蓄感覺到什麼,雙手神經反應著這感覺拍打著褲子前後每一個口袋,可能是明顯的慌張,後面一個女孩注意到了我:「你掉了什麼嗎?」,我這時反應過來:「沒關係,應該沒掉,在她那裡。」她一聽眼眶就紅了:「是啊,你幸運,不要說是口袋裡的東西了,到現在連我掉在哪裡他也還不知道。」說完她推開我就往站外跑走了。「賀郁文!等等。」「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我還來不及回答他的質問,她的同事就追著她後面跑去了。誰是被誰掉的,又怎麼確定是被找到了,到底要怎麼知道。

極短篇 Vol.11

因為下雨,街上走路的人都很慌亂,有些遠遠就看到對面的女孩和我走在同一條線上,開始要決定往左還是往右,她也是。還是發生了,我們都一起往左,我們都一起往右,後來在面對面的距離我們都沒避開對方。她突然看著我笑了,但是我沒有「妳從我左邊走吧,然後忘了我,記得,我們並沒有遇見,這只是單純因為下雨,我已經和應該是我的直線上的那個女孩,在很多年前就不可避免地遇見了。」說完我從她的右邊側身繞過她,轉身看見那個緊貼著走在我背後的男生,站在那兒好像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