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斯‧安德森美學風靡全球的祕密

他在其餘的流行文化界,無論是時尚、設計、普普藝術或是社群媒體上也都有著驚人的影響力。超過二十年以來,這位拍出《都是愛情惹的禍》(Rushmore)的嚴謹名導助長了一整個美國電影次流派的誕生,其風格活像充斥八字翹鬍、抑鬱情緒和另類民謠音樂的超擁擠垃圾掩埋場。

時尚造成的死亡史

為了踏進社交界快速邁向婚姻,就必須接受這種將緊繃的束腹穿戴在身上的酷刑,縮緊身體、支撐胸部、提高臀部,並將側面身影扭曲成 S 型。那是時代美學和性本能的要求,如果不喜歡這種酷刑就只能放棄結婚回到修道院去。

「醜」時尚:美令人乏味,醜卻有無限可能 

昆丁‧馬西斯 16 世紀知名畫作《醜怪的公爵夫人》中的老婦人,因罹患畸形骨炎的病變,長得特別難看,但這幅畫卻是倫敦國家美術館內最受歡迎的明信片之一。安伯托‧艾可在《醜的歷史》中提出「美令人乏味,醜卻有無限可能」,就是因為「醜」具有顛覆的力量。

自然造就時尚03

自然造就時尚:西方服裝四百年

曾經從自然環境裡長出的時尚產業,如今已經因為過度製作,回過頭去傷害了自然。相對於過去追求奢華的慾望,「環保」、「永續」對於服飾產業來說,更是「時尚」的字眼。當 Levi’s 牛仔褲開始廣告節省水資源的策略、Nike 開始使用回收膠瓶的環保紗做鞋子,都在在揭露著時尚不能再只是就地取材,而是必須具備瞻前的全貌觀,並應當成為塑造永續環境的參與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