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伊斯蘭國養大的孩子帶回俄羅斯的祖父母身邊

自 2018 年 8 月以來,俄羅斯已經將 71 位兒童和 26 名婦女送返。這樣的做法在相關政策中或許顯得出奇地寬容,但反映出的其實是一種務實的安全考量:與其讓這些孩子在難民營中以激進分子之姿長大成人重返戰場,最好現在就快把這些孩子送回到祖父母身邊。

阿拉伯國恨家仇中的么弟

這些極為個人化的怨懟無疑帶有家族仇恨的氣息。卡達、沙烏地和阿聯酋系出同一支遊牧部落,共享同一種信仰,吃著同樣的食物。所以他們之間的紛爭往往有表親齟齬的色彩,只是多了數十億美元和美國戰鬥機為籌碼。

葉門斷糧10

葉門斷糧危機——沙烏地阿拉伯的戰爭悲劇

葉門「內戰」自 2015 年爆發至今,即使在戰火不及之處,仍有數以萬計葉門人貧病交迫,每日平均有 100 名兒童死於營養不良。各國勢力的干預使這場戰爭陷入膠著,其中又以沙烏地阿拉伯領導的聯軍行徑最令人髮指,除空襲外,經濟制裁與港口封鎖更導致嚴重的人為飢荒。

伊朗足球的「藍色女孩」

伊朗是全世界唯一限制女性球迷進入足球場的國家,伊朗最高司法首長曾指出,應該禁止女性進入球場,因為讓她們看到半裸的男性踢足球是一種「罪惡」;伊斯蘭革命衛隊政委則說這種行為很危險,「我們必須注意我們的社會行為。」

伊拉克間諜潛入伊斯蘭國

隨著近年全球恐攻頻傳,宣稱發動多起攻擊的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成了當今恐怖主義的象徵。聯合國甫於上月發布報告,伊拉克境內發現,該組織留下高達 200 個亂葬岡和無數具屍體。自去年底伊拉克政府宣布剿滅境內的伊斯蘭國勢力後,這個看似日薄西山的組織背後的故事也一件件浮出檯面;包括一名「偽成員」在極端組織內,日日與炸彈和假身分為伍,行走於生命和謊言邊緣的臥底故事……

重返突尼斯01

重返突尼斯:造訪這座歷史古城的最佳時機就在此時

歷經 2015 年的恐怖襲擊,突尼西亞旅遊業現今再度興起,但其首都的國際旅客量仍寥寥無幾,羅馬遺址和主要觀光景點有如空城。自從 2011 年的革命以來,我第一次回到這個城市,回到這個在阿拉伯之春中,表現相對好得多的國家。這座城市留給我的,是亟欲重遊並探索更多的殷切期望。

葉門02

為什麼沙國記者一死舉座譁然,葉門千萬條人命卻乏人問津?

「一個人的死亡是一樁悲劇,但一百萬個人的死亡只是一個統計數據。」史達林(Joseph Stalin)曾對一位蘇聯官員如此說道。單一死亡事件可以用關聯性更強的概念理解,例如一位憂傷的父親、一位絕望的配偶。或是,一位慘遭殺害的記者,像卡舒吉。一夜之間,美沙關係長久以來的支持者們紛紛出面否定結盟關係、美國企業開始從沙國撤資。即便是華盛頓智庫,全美國最支持沙國的機構之一,也將資金從沙烏地阿拉伯撤離。

摩蘇爾——伊斯蘭國的最終據點

在接近前線的一處前進基地,伊拉克特種作戰部隊的士兵帶來了一名男子,他抱著一名不超過2歲的男孩穿越前線。男子穿著一件染血的背心和一條髒兮兮的短褲,光著雙腳。男子甚至不知道手中的孩子是誰。他立即被懷疑是拿男孩當作人肉盾牌的伊斯蘭國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