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類哭泣時,契訶夫就笑了

憤怒跟悲傷,難過與絕望,說到底,都是做給人看的。如果沒有人看,也就不必哭了。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在《神鬼獵人》裡險阻重重,每況愈下,但他不哭,他要把力氣省下來,做求生的掙扎。

羅伯·勒帕吉與機器神《887》劇場大師的回憶解碼

在《887》這齣戲裡觀眾將看見勒帕吉記憶中的諸多人物,死人得以復生;不在場的人事物因主角對其的注意而重新在場;歷史事件得到即時性的再現,而勒帕吉有時與觀眾說話,有時則也成為回憶裡的一個影像。在多重時間感切換之間,我們真切地感覺到回憶影像與現在影像是疊加的,任何存在都是這樣的疊加之產物。

Show me the money 從林若亞釋憲案看台灣職業運動

在民國 98 年底的棒球國是會議當中,時任球員工會代表的蔡瑞麟律師,就曾經在會議中表示,希望能夠將球員收入由薪資所得,改為可以扣除必要費用的執行業務所得,卻未獲回應;也有部分職棒球員希望仿效名模林志玲後來採取的方式,成立個人工作室來處理這類稅務問題,卻也卡在球員合約問題而無法實現。

我生命中特定的人cover

「我的畫是獻給我生命中特定的人」—— 專訪插畫家 克里斯蒂娜‧達拉

「我的作品,大多是獻給我生命中特定的人們」克里斯蒂娜‧達拉(Cristina Daura)說,「但他們未必知道。」克里斯蒂娜的作品看似超現實,但靈感卻來自生活周遭的人事物,她運用特定顏色、連續圖像來創作具有鬆散故事情節及清晰線條的插圖,儘管作品看似大膽而混亂,卻也能從中看到秩序、對稱感,促使觀者進入她想像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