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義大利麵好、還是乾燥義大利麵好?

就直覺來說,新鮮麵條價格較高,似乎顯得比較高級,但,真的是這樣嗎?就成分來說,乾燥麵和生麵使用的原料不同。乾麵通常使用硬質的杜蘭小麥來製作,也不會在過程中添加雞蛋;生麵通常是用軟質小麥,並需要添加雞蛋。我們常用來指稱「義大利麵」的英文字 pasta,在義大利原文中其實是麵團的意思,由麵團開始發生的各種可能麵食,都被這個字涵蓋了。

歷史與淫穢並置的圖像學 —— 哈都‧裘德《倒楣性愛和瘋狂 A 片》的日常顯影術

在影片的開始便向觀眾「挑釁」,他「強制」觀眾欣賞短短三分鐘的床戲場面,也以此影片作為日後故事發展的基礎。裘德所做出的「挑釁」,即是試圖讓觀眾產生討論與迴響 —— 當性愛已是日常,藉由政治與淫穢的影像、文字之交錯並置,那自古至今存在於羅馬尼亞歷史中的「淫穢」又會是什麼?

《沙丘》:曖昧的救世主與科幻電影夢

改編《沙丘》的最新挑戰者,是之前曾拍攝《異星入境》與《銀翼殺手 2049》兩部科幻名作的加拿大藉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面對龐雜的原著,華納兄弟公司同意導演將第一部小說分為上下兩集的決定,2021 年上映的《沙丘》電影版只涵蓋了小說的前半部份,而本文寫作的當下,片廠仍未正式宣布下集的拍攝計畫。

當科技巨頭成為世界的律法 —— 如何指認躲藏在《人生檔案求刪除》裡的隱形操偶師

有些人認為這部電影譏諷了一群「科技白癡」—— 被數位科技與社群媒體操弄的人們,特別是在人工智慧與演算法全面主宰這個時代的當下,與此同時,劇情也隱隱預告將有一群人(或是未來的我們)將會遭到科技的更新和汰換,如同片中提及滅絕物種「渡渡鳥」(Dodo)的下場。

在(另一個)世界中心呼喚愛的野獸——《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

於自我複製的同時,自我厭惡和推翻亦必然存在,或者庵野秀明本人最瞭解不過,因為新劇場版裡面,他便將曾經作為唯一希望的初號機,複製出外表幾乎一模一樣的十三號機,而它們分別代表著最初和最後、希望和絕望、創造和自我毀滅,是父與子的慾望對決,是過去的庵野秀明和今日的自己。

獸人非人?動物擬人的創作思路

至於《奇巧計程車》在運用「動物擬人」方面,則可說是三部動畫中最為特殊的一部。嚴格而言,《奇巧計程車》其實並沒有「動物擬人」的情節——劇中所有角色會以動物形象呈現,原來是基於主角所患的病症而產生的錯認。「動物擬人」在這部動畫是揭露主角身世的伏筆,是圓滿故事主題的象徵,亦用作建立奇詭的影像風格。

坎城的特別嘉賓,「裸命」犯險的香港電影

轉眼間,香港反修例示威衝突至今過了兩年,留下許多創傷,繼《國安法》頒布後,結痂卻不斷被撕開,不斷有人遭捕,社會瀰漫恐懼與不安,當香港導演周冠威選擇向世界交出一部關於自己國家/城市的電影《時代革命》,也意味著傳來最後一聲吶喊

回望今敏與《盜夢偵探》

故事以連結夢境與現實的科幻裝置被人盜取而展開,電影同樣運用懸疑類型做為敘事框架,以夢境與現實的穿越表現人心表裡的衝突,在拋開寫實的限制下,不同空間與平面的華麗穿梭充滿了恣意的想像。

日漸狹隘的創作自由:香港電影審查史

不僅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消逝,影視的創作自由同樣名存實亡。早在同年 3 月,拍攝 2019 年 11 月「理大事件」的紀錄片《理大圍城》(2020),在即將放映之際,遭到親共紙媒《大公報》、《文匯報》大肆抨擊,將長期支持獨立電影的發行商「影意志」及所有曾幫助影片拍攝的成員,貼上支持香港獨立、煽動暴力的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