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地球之歌:20 世紀性少數的海上漂流

這位奠定了軌道衛星基礎、又創造了影史經典的科學家暨科幻作家,以三個 S 開頭的字來概括自己的人生:Space(太空) 、Serendip(斯里蘭卡的古地名)、Sea(海洋)。他隱而不談的是另外一個 G 開頭的字,那個讓他漂流上萬里、飽受歧視的身分……

搖搖晃晃前行:在令人作嘔和振奮的勝利之間

…… 台灣電影在盼望著產業重新成形的過程中,顯然對「電影本身的去電影化」缺乏意識。在這種傾向中,電影自願降格為一種公關傳銷,以致於每一場戲都只是電影在自我傳銷,而我們依然在各種業界言談間,注意到某種我們「不要只有藝術電影,還要商業電影」的裹腳布論調。

教場02

《教場》 一場對抗腐敗的警察革命

《教場》以標準日劇一貫擅長的鐵血教育,包裹的是一種人們對「警察伯伯」的情懷——那社區裡我們曾最相信的人,而彼此也都曾相信身上那套制服即代表榮耀的時代。劇終前,一幕幕黃昏中小派出所前,都是他們不厭煩地忙進忙出的身影,而風間再度成為下屆學員的教官,像在持續推翻腐敗制度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