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可以靠 Instagram 為生

「微型影響力人物」是一種新型態的普通人,他們發布真實的時刻的一篇貼文能收取 300 英鎊,其中有些人年收可達六位數。一些看似普通的人們正以在 Instagram 上貼文賺取大把鈔票。但這些 Instagram 網紅只是一群想博取大眾目光的噘嘴自拍者嗎?或者,貼文是一種可靠的、甚或是道德的賺錢方式嗎?

事實勝於雄辯

事實輸給雄辯?

人的信念形成非常複雜,絕非一兩個理論就能夠解釋清楚的。然而,我們必須意識到:人們經常以為自己是理性的訊息接收者,但人其實比自己想得還容易受到既定立場的影響,而無法做出正確中立的判斷。

《犬之島》:用一股極致的傻勁說童話

布萊恩‧克蘭斯頓(Bryan Cranston)說:「狗狗們天生有一股取悅(人)的欲望,我相信人類也是。我們都嚮往著被接納、被喜歡、被尊重。」——而我認為,這段話就是這故事真正想表達的:狗狗對人類的情感,是如此單純而一往情深,身為人,我們怎麼能不欣然感激地收下它?怎麼可以背叛牠們毫無保留的信任?

混種落地生根,豪華朗機工的全面啟動

2017 年 8 月台北世大運搖曳金色支翼扇葉的聖火台,搭配「台灣巨砲」陳金鋒驚天一揮,火球向上延燒點燃火焰的同時,不只讓人見證台灣精湛的工藝技術,也對背後的設計團隊——豪華朗機工更加好奇。一開始團隊四人昆穎、志建、耿豪與耿華各有專才,「混種」始然成型。近期在台中花博更與 12 個在地單位共創,以 697 朵機械花堆疊出《聆聽花開的聲音》大型裝置藝術作品,可根據日照、風向等環境變化,進行不同樣貌的演繹,比如微風吹撫,花朵隨之搖擺;人群聚集時,花朵會含羞蜷起。這次《週刊編集》一探他們位於北投的基地,深入瞭解團隊自始至今的創作理念與過程。

1960年,《時代》的音樂編輯理查.墨菲(Richard Murphy)在當時洛克菲勒廣場的辦公室畫同事們的壁畫像。

一個媒體王朝的終曲

1923 年 3 月 3 日,他們發行了第一期《時代》,一份新聞雜誌週刊。2018 年,公司分解求售。我們和二十多位前時代公司員工取得聯繫,包括編輯和撰稿人,請他們談談這個曾是權力與影響力核心的盛世面貌,以及對其衰落的看法。

優秀的雜誌總帶點神祕色彩

泰勒.布魯爾坐鎮位於倫敦的Midori House辦公室,指揮三層樓勤奮傑出的人才: 一樓是雜誌《Monocle》自家廣播電臺Monocle 24,二樓是雜誌部,而三樓是品牌行銷及合同出版代理商Winkrea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