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的必然:英倫龐克新世代

千禧年後崛起的一票龐克樂隊,廣泛被稱為「後龐克復興」,透過龐克吉他的聲響與彈奏,從各自的音樂淵源中找尋新的創作方式,快意旋律與緊湊的編曲,精緻粗糙各具,帶給一代樂迷全新的、屬於自己的另類搖滾之聲。

接下政府爛攤子的希臘無政府主義者

45 歲的塔索斯・薩格里斯是希臘無政府主義組織「空白網絡」和「自我組織管理」的前頭劇團的成員。他一直是社會行動主義復興的先鋒,而該主義現在正有效地彌補政府的真空狀態。「人們相信我們,因為我們不把人民當作客戶或選民,」薩格里斯說。「體制的每一次失敗都證明了無政府主義者的想法是對的。」

NIRELAND-SUICIDE-RATE

「我想死」:北愛爾蘭面臨自殺危機

在北愛爾蘭人心中,殘酷過往始終陰魂不散。在長達三十年的暴力衝突落幕二十年後,衝突轉而嵌入社會的骨髓之中;暴力則內化進入閉口不言的人們心中,創傷未癒的北愛爾蘭,如今成了全球自殺率最高的地方之一 ……

柏林圍牆02

禁令、反抗與致命打擊:劇場如何推倒柏林圍牆

當德國邁向統一,東德經濟一蹶不振之際,許多劇場圈的人失業,有些人甚至喪失生活目標。然而,即便東德最後的日子並不是照著預期的劇本落幕,在我們訪談的過程之中,鮮少人覺得有缺憾。「我們在創造歷史,」漢伯格說。「不斷抗爭,抱持希望。我絕不會為了任何事而錯過那一切。」

探險家的寂靜冒險

我酷愛躺在床上讀書。躺在床上時,我會讀小說、哲學和雜誌。昨晚我讀了褚威格(Stefan Zweigs)的《感謝蒙田》。我真的很愛蒙田(Michel Eyquem de Montaig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