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昇起

「我不像過去一樣相信自己。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紀的關係,我在做出體操動作時有些緊張。我知道自己不像過去那樣快樂。這次奧運我想要為我自己比賽,但我還是在為了別人比賽,那讓我覺得心裡很受傷,覺得已經不再是做我所愛的事。」拜爾斯哭著說。

2020 東京奧運:醜聞與疫情圍繞下,滿盤皆輸的變調盛事

此外,近萬名醫護在賽場支援奧運之際,各大醫院儘管停擺多項常規業務以增加收治量,仍供不應求。8 月初,日本 TBS 電視台報導東京一名 50 歲的急症確診病患遭逾 100 家醫院拒收,輾轉 8 小時後才得以入院。年初才因數百確診者於家中身亡而公開道歉的首相菅義偉,更於 2 日宣布「住院對象限重症者」,幾乎變相承認醫療資源不堪負荷。

為什麼奧運還要辦?這些數字告訴你

奧運一直都與數字息息相關。畢竟,拉丁語座右銘「更快、更高、更強」,沒有秒數、公尺和磅數就失去了意義。多快?多高?有多強?然而一年多來,一組不同的數字開始主導關於東京奧運的討論:持續增加的新冠病毒病例數、不斷增高的風險因子,以及不足疫苗接種總數。

「多希望我去年三月就懷上寶寶了!」舞者嬰兒潮

疫情初期,曾指導梅根‧費爾柴德的舞蹈老師建議她:現在是懷孕的大好時機。這番話讓身為紐約市立芭蕾舞團首席舞者的費爾柴德無比詫異。「當時我覺得,這想法太荒謬了,而且我現在完全沒有考慮要生小孩,」她說道。「生小孩需要好幾個月,我不想在回歸舞團時缺席。」

為何《忍者戰士》才是美國需要的運動?

但就《美國忍者戰士》而言,許多參賽者都是被節目本身所鼓舞,而能克服巨大的個人障礙,從貧窮、疾病到不健康的習慣皆有之。對某些人來說它是個挽回的機會,對其他人來說,則是對身體衰弱的駁斥。參賽者們和罹患風濕性關節炎、糖尿病,甚至是近期才動過心臟手術的選手競爭。

睽違八年打進季後賽,尼克隊球迷最好的時光

紐約尼克隊的球迷很久沒有那麼快樂了。尼克隊在過去二十年間載浮載沉,吸引全球媒體目光的可能也只是「大蘋果」的五光十色,過去他們總是大張旗鼓地想要拉攏超級球星加盟,結果不是落空就是表現不盡如人意,多數時間,尼克隊只是淪為其他籃球迷的笑柄。

體壇短訊

第 55 屆 NFL 超級盃於 2 月 7 日火熱登場,由美聯冠軍坦帕灣海盜在坦帕主場迎戰國聯冠軍堪薩斯酋長,賽前最受矚目的話題,無疑地是海盜布雷迪(Tom Brady)與酋長馬赫姆斯(Patrick Mahomes)的四分衛「世代對決」。

球不沾污——馬拉度納(1960-2020)

這球後來被譽為「世紀進球」(Goal of the Century),足球史上最邪惡與最美麗的入球,就誕生在同一場比賽,僅相隔 240 秒。馬拉度納成為歷史的載體,世界盃最後一個個人英雄,他憑一己之力替阿根廷奪下金盃,並以整屆賽事五進球、五助攻的驚人表現,獲頒最佳球員獎。

大坂直美的七個口罩

「在我的運動員角色之前,我是一個黑人女性。身為黑人女性,我覺得比起看我打網球,有更多重要的議題需要立刻被關注。我不期待我的罷賽會帶來劇烈的影響,但是如果能夠在這個白人占大多數的網球運動中開啟對話,我覺得這就是往正確的方向前進了一步。」她在社群媒體上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