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我們辛苦抗爭,後人也沒景點打卡──在華光社區和榕錦園區之間,那些被空白的聲音

今年9月在台北市中心開幕的「榕錦時光生活園區」,讓人感受到「一秒到京都」的日式風,多家餐飲知名品牌進駐修繕完的日本官舍,開幕僅短短兩個月就吸引大批遊客,成為網美打卡景點。然而,園區的華麗開幕立刻引發爭議。此處前身「華光社區」10年前還住滿了人,卻因政府提告求償強拆,居民背負龐大債務四散各地。

她們原本只是代理孕母,最後卻要撫養孩子長大

大約10年前,在其他亞洲國家開始禁止代理孕母之後,柬埔寨便成為了一個新興的代孕勝地。外國人紛紛湧入在首都金邊新開的生育診所和代孕機構。隨著該行業的發展愈趨蓬勃,柬埔寨政府決定禁止代孕,並下令將通過立法正式取締代孕行為。然而,在這樣一個貪污橫行、幾乎沒有法治的國家裡,實施這項定義曖昧不明的禁令,最終受到懲處的,反倒恰是政府揚言要捍衛的女性。

丹尼爾森隕擊坑的多重薄岩層Layers in Mars’ Danielson Crater

這張照片由火星偵察軌道衛星拍下,呈現了丹尼爾森隕擊坑的沉積岩和沙丘,該隕擊坑位於火星阿拉伯台地(Arabia Terra)的西南側,直徑約67公里。
這些岩石在數百萬、數十億年前形成,當時鬆散的沉積物一層一層的沉澱到坑底,並黏合在一起。經過漫長的歲月,更堅硬、抗蝕能力較強的岩層像階梯一樣向外凸出。在這些階梯上,風吹散了沙子,產生了像斑馬紋的圖案。

凝視流域百姓的日常群像

「曾文溪的一千個名字」潛行攝影計畫為  2022Mattauw 大地藝術季的「影計畫」,透過長期蹲點的流域拍攝行動,扎根、關懷、省思土地和流域,以及人類社群關係,從鏡頭裡窺探曾文溪流域歷史轉折與時代變遷的多元樣貌。以公路攝影類型延展與轉向,​沿著河流向上溯源、向下流動,帶領大家一起看見曾文溪沿岸的人文地景、河道流域、宗教祭典,以及人物肖像,​集體書寫出潛行於曾文溪的一千個名字。

伊朗女性發現了自己的力量,並決定使用它

當我還是一名在德黑蘭大學任教的年輕學者時,我和兩位同事因拒絕戴頭巾而被開除。我記得英語系主任問我,反正明天我去雜貨店時也必須戴頭巾,為什麼我現在要抗拒?但大學並不是雜貨店,在學生面前戴頭巾會讓我感到無地自容,這樣的老師算什麼榜樣?人們看不到伊朗女性的一面是,她們是為了恥辱與尊嚴而奮鬥。比起被強迫戴上頭巾的侮辱,或是像我學生一樣被強迫接受童貞檢驗,接受鞭打容易許多。

從車籠埔到米崙,台灣世界級地震科研的「天龍特攻隊」

2021年12月30日,跨年前一夜,米崙斷層鑽井研究計畫(Milun fault Drilling and All-inclusive Sensing Project, MiDAS)進入最重要的埋設地底光纖的工程。團隊跨領域的核心成員幾乎到齊,臉上既緊張又興奮的神色,像是傾注家當壓在大樂透等開獎一般。「有訊號了!」隔天第一筆測試光纖訊號傳來,證實光纖暢通。而3天後,東部海域發生芮氏規模6.0地震,光纖準確收到第一筆大地震訊號,象徵台灣地震科學翻開新頁。

「小偷和殺手正為俄國踏上戰場」:莫斯科如何從監獄中招募新兵

9月中旬,俄國社群媒體上瘋傳一段外洩影片,裡面有一名長相神似普里戈欽的男子,該名男子在坦波夫以北約804公里的另一座監獄告訴囚犯,如果他們與他的組織一起打仗六個月,他們就會被釋放,這是首次被相機錄下來的募兵過程。普里戈欽私人招募囚犯的行為,使這位從前默默無聞的商人成為俄國最引人注目的親戰人物之一。

隨著俄羅斯撤退,一個問題浮現:誰算通敵者?

俄羅斯在許多地方留下了坦克和戰死的俄兵屍體,但也留下了可被視為戰爭罪證據的亂葬崗和酷刑室。對於成千上萬的烏克蘭人來說,通敵行為儼然是被佔領期間的黑暗插曲,而根據烏克蘭現行法律,通敵者該依法受罰。烏克蘭官員持續強硬地批評願意聽從俄方指示的教師。他們說,俄羅斯課綱否認烏克蘭作為國家的存在,而在一場旨在消除烏克蘭語言與身分認同的戰爭中,同意依照這樣的課綱來教育孩子是一項嚴重的罪行。

科柏洛斯槽溝的滑坡Cerberus Fossae

科柏洛斯槽溝是火星上數條狹長的裂隙,將火山平原一路切割到盾狀火山:埃律西昂山(Elysium Mons)東側。火星上的陡坡經常產生滑坡(也被稱作「崩壞作用」)。在這張照片中,能觀察到兩種地質作用的證據。首先,斜坡上淺藍色的巨石似乎來自於靠近斷面頂部的基岩層(也是淺藍色)。第二,深色的細線是反覆出現的斜坡線,可能也是由崩壞作用引起,但由更細的物質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