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拯救世界會太遲嗎?

於是我動筆寫起散文,每天都要在我房間窗戶的電扇前抽掉半打低焦油香菸,才終於交出史上唯一一次用不著亨利編輯潤飾的作品。我不記得我媽如何讀到那篇文章的,也不記得她究竟是寫信還是打電話罵我背叛她,不過我記得她整整六週不和我講話——這是她對我打過最久的冷戰,其他次冷戰的長度都不能望其項背。這結局正如我當初的顧慮。不過她氣頭過了、恢復通信以後,我覺得她真的讀懂我這個人了,不同於以往。過去我不僅向她掩蓋了「真正」的自己,而是彷彿那樣的自己並不存在。

應對將臨末日的新必備指南

在如今世道下,防爆地堡已經取代特斯拉成為矽谷年輕富豪最熱門的地位象徵,彷彿人人都是「預備逃生者」,雖然這裡所謂的「預備」只不過是在他們的荒野路華越野車上,堆滿 LV 行李箱和充足的急難包,以備哪天要駛向康乃狄克州的利奇菲爾德郡罷了。以下是為新世紀求生者準備的末日清單:

幫會裡的少年兄——哪裡有愛,就在哪裡生根

我也想過,為什麼我要承擔這些經濟壓力,才16歲就要一直工作,後來,我想通了,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把家裡照顧好。其實,我爸為了養我們,他的腳趾在工作時受傷,截肢只剩兩隻,但他還在做工地。我朋友知道我家裡情況,問我要不要去做詐騙,我只問他:好賺嗎?他回:很好賺。

山海圳國家綠道 從海濱迎向高山的溯源之路

若由海走向山,這會是一條曾文水系與原民遷徙的溯源之路;若從山走向海,則是一趟複製水滴旅程的生態廊道。由於去年已經走過類似的路線(從鹿港海岸線走到玉山主峰),所以這次計畫逆向而行,用七天時間,以玉山登山口的日出和台江濕地的夕照為起終點,用雙腳複製水的旅程,串連台灣的大山與大海。

越南空林

我收到一封來自菊芳國家公園的宣傳文宣,內文十分誘人:「這座古老的森林擁有近兩千種樹木,有一些神奇且罕見的動物生活在其中,包括雲豹、德氏烏葉猴、長頷帶狸、水獺和亞洲黑熊!⋯⋯貓頭鷹、飛鼠、懶猴、蝙蝠和貓。」但在試圖安排行程前往時,我與妻子聯繫的旅行社對自然區域及野生動物的態度出奇地猶豫,他們不斷想讓我們往風景秀麗的區域或都會區走。接著我收到這封信:「你可曾去過越南,或清楚那裡的狀況嗎?你不清楚的話,那是頗為險惡的。」

大選期間不實廣告與謠言,盼由法院48小時認定真相

4月中旬,在《報導者》辦公室裡,我們專訪了羅秉成。當社會仍以「假新聞」來思索這個新挑戰時,羅秉成以「資訊操縱」的層級形容這場戰役,「因為訊息不一定涉及真假,但那些意圖操控、運用假帳號及提高聲量的作法,其實影響更劇烈⋯⋯它傷害的是我們的認知⋯⋯(這場仗)我們沒有失敗的餘地。」

做假照片笑看網軍瘋傳,印尼最爭議攝影師:人們不在乎真假!

阿甘・哈瑞哈普(Agan Harahap)可能是印尼名氣最大、也是爭議最大的攝影師,讓他出名的,不是他拍的照片,而是他「創造」出來的假照片。他不拿照相機,而是用 Photoshop,做出一張張幾可亂真的假照片,逼輕信謊言的民眾省思、逆轉輿論風向。對他來說,Photoshop 和社交網站都是創作的地方,也是在真假之間摸出人心、滿足欲望的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