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區的春耕

夏砍下的樹是燃料,秋冬清掃的落葉可做堆肥,每日廚餘排遺可以變成土壤,柴爐落灰是雨季後調整酸性土壤的資材。

你想像的動物園符合現況嗎?

你是怎麼看待動物園和水族館的呢?是校外教學的場所、出遊的好選擇、囚禁動物的牢籠又或是物種保育的方舟?你想像中的樣子,真的符合現況嗎?讓你開心玩樂的地方,真的是個快樂天堂?你拒於千里之外的,真的是動物園,還是一百年前經營不善的單位?

翻越埡口

與記憶中完全不同的地景,讓喀喇崑崙變成一條跨越兩個次元的山脈,其中一個時空是上個月的我們,鑽過冰瀑的髮絲,按疊石的方位持續向上游走;另一個時空是此時的我們,避開岩石露頭和各種崩積物,踏著險要的小路在冰丘的縫隙間上上下下,彷彿衝著一道浪。

天竺鼠與龍貓,你心屬何鼠?

天豬們來自南美洲安第斯山脈,並不是種野生動物,所以野外是看不到 PUI PUI 們奔馳的身影。天竺鼠是由數種野生豚鼠馴化雜交而來,但最初並非因為這樣配「可以療癒身心很可愛」,人類馴化目的是為生活所需,天竺鼠在南美是作為家畜食用,也有藥用和宗教儀式需求。

遇蛤蟆當神定,不捉不鞭不驅之別院

蟾蜍很醜又有毒是許多人的主觀想法,牠的毒液來自耳後腺,耳後腺所分泌的白色液體就是中藥「蟾酥」的原料,而真實世界的蟾蜍耳朵不似《寶可夢》裡的妙蛙種子,沒有明顯的外耳殼,蟾蜍在眼睛後側有一塊圓形鼓膜,耳後腺就長在眼睛和鼓膜後,是塊明顯的突起,也是其他蛙類沒有的構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