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難養活的動物之一,台灣如何救傷穿山甲?

羅諠憶的振奮其來有自。她是台北動物園第一位穿山甲代理媽媽,擁有5年半研究穿山甲經驗。2014年,動物園釋出一張照片,巴掌小的穿山甲芎梧在羅諠憶的手中,眼睛半瞇著含住人工餵食器,惹人憐愛的模樣不僅攻占媒體版面,也推升了台灣穿山甲研究地位。在此之前,國際上鮮少人工哺育剛出生的穿山甲,芎梧是第一隻由人工哺育到可生小孩的案例。

有尾非熊——無尾熊

不過無尾熊那大頭、短胖的身體比例,仍符合人類對可愛的審美觀定義,還是給人溫和、無害的印象。儘管大部分時間只能看見一團卡在樹上的毛球,仍會聽見遊客發出各種語言的可愛讚嘆,那畫面美好得如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的〈無尾熊頌〉(Ode to a Koala Bear)一曲,讓人感受到沉重深刻的愛,以無尾熊的節奏緩慢溢出,重複著「哦,我愛你」(Oh, Oh I love you)。

從花市到天堂:多肉植物修剪術

植物有著向上延伸的特性,購買者單純想欣賞葉片療癒身心,卻因莖段隨著成長裸露而產生困惑,開始內心交戰:要花錢更新植物,還是修剪照護她呢?大部分的人會想:先找個角落放著吧,她會自己慢慢修復的,但多半聽到的下場會是枯萎死亡。

廚餘與糞便的再生

自家產生的糞便與廚餘,蒐集幾桶之後倒入空地上的木槽,加入菌粉、水、糖蜜、米糠,攪拌均勻之後放著讓微生物工作。過程中表面會產生菌絲,溫度也會上升,幾週之後完工了,很蓬鬆、香香的,可以投入菜園使用,以後成為作物的養分,又變成食物。

窮鄉僻壤

我面對的是荒廢數十年的山區耕地,除掉雜草、雜木、竹林之後,以小型耕耘機翻土整平,過程中經常被大石頭卡住,要以人工手動工具挖出來,石頭的大小與數量以農地來說很驚人,大塊的拿來圍菜畦、小顆的可以把菜園農路鋪成石子地。

延續血脈一萬年 —— 北極區雪橇犬

即使沒養狗,大家也都看過狗。狗是第一種馴化動物,而且歷史久遠到連考古學家也不清楚狗是怎麼來的,只能肯定是一萬年以前,或許還不只一個起源。多年來人類培育出差異極大的各種品系,吉娃娃、貴賓狗、鬥牛犬、哈士奇、藏獒都是狗。一項探討雪橇犬歷史的研究發現牠們身在北極長達一萬年,血脈仍延續至今。

盛夏裡的風味 —— 茉莉

茉莉花香味芬芳濃郁,是世界上知名的香料花卉之一,花朵蒸餾後可作為香料、草藥或提煉精油,具有抗憂鬱、殺菌、鎮定劑效用,能舒緩焦慮與不安定的情緒。夏季裡,茉莉香片是涼茶的代表滋味,為薰香茶中最為著名的一項產品,其製程是將茉莉花苞按適當比例混合拌入茶葉中薰香,讓茶葉吸附茉莉花香,做成薰香茶。

梅杜莎與克蘇魯:滿足人類異想的無脊椎動物

我喜歡章魚,不論是科學認識還是烹飪佳餚。有次在日本水族館參加過與章魚的互動體驗,只有我像是要見偶像般期待牠的觸感和體溫,其他民眾大都提不起興致,「只是章魚啊」地瞥一眼就離開,顯然章魚的魅力完全比不上另個宛如明星見面會的水獺場。但美其名「互動」,其實就是讓你摸活章魚一把,體驗章魚吸盤的吸力。

瓦拉米步道與安通越嶺古道 讓心轉向自然,自然也將重返內心

已故古道專家楊南郡曾寫道:「由各個角度來了解我們的高山地理環境,不僅止於傳統的多數人熟知的點或線上。更希望能藉著不同的路線,讓我們把對高山地形、地物的認識擴充為面。」我的詮釋是,若把山頂當成一個點,山徑是一條線,將點與線一一串起並融入歷史人文的見解,或許風景就能看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