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如何改變了香港:香港觀點

2017年,香港迎來了從英國移轉成中國屬地的 20 週年。有數千人為此上街——一些是為了慶祝,一些是為了抗爭。在此《衛報》訪問了 6 名香港居民,談談他們對 1997 年的記憶,以及他們對這座城市未來的想法。1997 年 6 月 30 日午夜,我記得當時正下著一場大雨,我昏昏欲睡,眼睛幾乎閉上。但我沒有。我逼迫自己專注於我父母的老電視螢幕,看著兩面旗幟:一面是英國國旗、一面是中國國旗。我試著問我母親螢幕上正在發生什麼事,但我無法理解,除了那晚我所學會的一個單字:移交(handover)。

武漢肺炎揭示了權力的本質

行使政治統治就是擁有左右人民生死的權力。而我們可能給予任何人此一權力的唯一理由,就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能以此為代價,換來集體安全。但這也意味著,我們正將生死決定,託付給我們最終無法掌控的人。

流氓、暴君和政治化妝師:一間公關公司的垮台

貝爾‧帕廷格垮台是一則爾虞我詐的企業故事,彷彿電視劇《紙牌屋》搬到公關公司中上演。在古普塔兄弟帶來的大災難期間,公司董事會上演惡鬥,公司的共同創辦人提姆‧貝爾(Tim Bell)槓上經營公司數年直至倒閉的詹姆斯‧韓德森(James Henderson)。他們的鬥爭圍繞著商業行號的萬年問題,即錢與權。

《阿蘭的戰爭》La Guerre D’ Alan

18 歲離家從軍的二戰美國大兵阿蘭‧克普,他所見過的、經歷的、感受的,以及五十年後他對這一切的評價,濃縮在這本漫畫裡,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所有我愛過的人,後來幾乎都再次相見了,但都是在最意想不到的情況下⋯⋯」阿蘭對著作者這樣陳述,隨著懷有好奇心、善於觀察的他,帶領去見識在戰爭境遇裡有趣的人與事。本期《週刊編集》轉載《阿蘭的戰爭》的第 99 頁至 10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