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的特別嘉賓,「裸命」犯險的香港電影

轉眼間,香港反修例示威衝突至今過了兩年,留下許多創傷,繼《國安法》頒布後,結痂卻不斷被撕開,不斷有人遭捕,社會瀰漫恐懼與不安,當香港導演周冠威選擇向世界交出一部關於自己國家/城市的電影《時代革命》,也意味著傳來最後一聲吶喊

慢性港傷

《港傷》是在 2019 年記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輯相片。24 名被警暴所傷的抗爭者,在鏡頭前展示他們的傷勢,因為「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和遺忘的鬥爭。傷痕可能會隨年月褪去,但我們必須記著它們的由來」。兩年過後,傷口明顯無法癒合。就算你決心躺平,政權還是每日對香港人抽刀。受傷的不止是血肉之驅,而是整個城市的肌理。   

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雷、推土機與揮之不去的緊張局勢

去年秋天,在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為了爭奪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及周圍山區控制權的一場激烈戰爭中,數千名亞美尼亞人流離失所,超過數千名的亞美尼亞人在戰爭中死亡。一年前,達迪萬克修道院還是許多遊客競相朝聖的觀光勝地,現在卻已成為山坡上的一片廢墟,以及被亞塞拜然所攻佔的許多區域中,唯一還有亞美尼亞人存活的地方。

20 年的戰爭

「持久自由行動」始於 2001 年 10 月 7 日,美國對蓋達組織與塔利班發動轟炸。當時,美國特種作戰部隊與反抗塔利班的阿富汗民兵(主要是北方聯盟)聯手將塔利班趕下台。首都喀布爾(Kabul)與塔利班據點坎大哈(Kandahar)於11月中旬淪陷。

深入緬甸軍方:「他們視抗爭者為罪犯」

自稱常備軍力多達 50 萬人的塔瑪都,往往被描繪為一群如機器般殺人不眨眼的戰士。據人權組織指出,自 2 月 1 日政變推翻了緬甸文人政府、引發遍及全國的抗議活動以來,軍方的兇殘惡名只愈發狂暴,殺害了逾 550 人,毆打、拘留或折磨了數千人。

不只是川普 —— 對大半個世界來說,無論誰當權,美國都是個惡霸

作為一名在美國總統治下世界裡長期受難的公民,容我提醒這些朋友:在過去半個世紀裡,折磨著我和餘下整個美國外世界的其他美國總統們,和川普沒什麼兩樣。美國人說,他們是比川普更好的人。團結心作祟下,或許會讓人情不自禁地說:是的,當然,我們也是比川普更好的人。但不得不補充的是,雖然那些前總統們或許說話更有條理、穿更合身的西裝、舞跳得更好、不是自豪的「私處龍爪手」或狡猾的逃稅客,但當一名世界級惡霸,始終都是這份工作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