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你的數位簡史

你陪我上山下海南征北討世界走透透,陪我出席各種演講、DJ 的現場,跟我一起工作賺錢,在上台前安撫我不要緊張。你讀過我最私密的訊息,幫我寫下了三本書。你看過我在螢幕前哭笑,陪我走過整個三十餘歲。

手臂上的閃電

我從沒問過那些刺青背後的意義,以及,各是為了什麼緣故而刺下的?總覺得有點在探人隱私。這些年,刺青漸漸洗刷從前的污名,不再和不良少年、法外之徒劃上等號,身邊的朋友開始一個個向刺青店報到,在自己的體內埋下一座新的紀念碑。

城皇街角的1947

我在抵港第二天中午遊蕩到中環時,就注意到這家店。它位在一條狹長的山坡路上,隔壁是一家美髮沙龍,對街的洋房下開著時髦的咖啡館,潮流男女低頭嚼著盤內的沙拉。座落在這樣一塊街區,這家店卻有個老派的名字——老友記。

爺爺

送別的儀式結束了,上計程車前,我摟著媽媽和姊姊放聲大哭。當下我同時感覺到完結與新生,一種暫時只能透過悲傷的形式表現出來的喜悅,我知道我即將迎來長達 40 年的爺孫關係的 2.0 版本,爺爺只是換一個地方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