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死線可以解決拖延問題嗎?

雖然是老生常談,但人們的時間偏好並不見得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減少。有時,人們會不自覺特別在乎當下的效用,而將未來的效用另外打折扣。這在行為經濟學中被稱為「當下偏誤」。因為當下偏誤,人們會更重視現在的享受,而想把痛苦留到未來。同時,如果我們低估自己的當下偏誤,就會設立一個過於樂觀的目標,因而產生拖延的現象。

在元宇宙中尋覓愛情

CC 注意到疫情期間的 VR 用戶數量大幅增加。對於那些待在家裡、有錢有閒的人來說,VR 似乎是一項有吸引力的科技工具、一種擺脫現實世界的平庸和恐怖的簡單方法,並在不冒著吸入有害病毒之風險的情況下,與他人交流。如果還能結識新朋友、與他們談情說愛,甚至來場異國情調的約會?再好不過了。

Nike 如何贏得文化馬拉松?

以希臘勝利女神命名的 Nike 不僅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服裝品牌——是主要競爭對手 Adidas 的兩倍多,甚至超過 LV、Gucci 和 Chanel。Nike 融入我們看的電影、聽的音樂、參觀的美術館、從事的生意;它滲入我們對於自己是誰、以及我們如何成為自己的思考。在 Nike 迎來黃金周年之際,值得我們思考的是,這道勾勾究竟如何成為千禧年的品牌之王,鑽進我們的大腦,殖民我們的想像力。

家具翻玩家會帶走你改裝完的梳妝台,多謝

在舊物變賣和跳蚤市場購買二手家具已非新鮮事,但當疫情迫使許多人待在家裡,無意中審視他們的居住環境時,他們也會花更多時間上網。對某些人來說,重新改裝、或甚至只是把舊家具清理乾淨再將其轉售,帶來了追蹤人數和利潤,而這一切都避開了供應鏈問題。

往何處去? 人類道德增強的潛在問題

尼采認為,人類總是被要求成為某個特定樣貌,以便符合某些特定標準。人類一直囿於某個價值體系,被迫跟隨當時什麼是好、什麼是壞的定義,而這樣的價值體系,無疑是某種壓迫性的權力彰顯。因此,人類應該做的,不是去遵守當代認定的價值,而是去質疑、推翻、甚至超越,如此才能成為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