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順道一提:我懷孕了

帕拉斯在過去的懷孕經驗受盡煎熬。她流產了好幾次,有一次,剛出生的小女嬰甚至驟然而逝。(除了哈洛,她目前還有一名 2 歲的兒子。)疫情加劇了她對懷孕的焦慮,她不想觸自己霉頭。「孕婦如此容易被感染,整個懷孕期間我都害怕自己會死,或者孩子會死,」她說。「我覺得能順利生產實在是太幸運了,真難以置信。」

氣候變遷、政局混亂、疫情紛擾 —— 該不該生小孩?

近兩年來,COVID-19 所造成的創傷,也讓一些準父母猶豫了。對聖地牙哥 41 歲的律師瑪格麗特.米德爾(Marguerite Middaugh)來說,疫情加上氣候相關災害,促使她暫停了第一胎的生育治療。「看到人們不打疫苗,不關心他們的社區,」她說。「這真的讓我猶豫,我是否該讓孩子來到這樣的世界。」
當住房成本、大學貸款負擔不斷攀升,更別提千禧世代所謂的性衰退(其中最年長的如今已屆齡 40),都成為許多人計劃生育的因素,同樣地,生存的威脅如今也是評估生育的部分原因。

西班牙大體回收員:當移民在海上死亡,他將他們帶回家

根據追蹤死亡人數的非政府組織「行走邊界」(Caminando Fronteras)的數據顯示,在今年上半年,有 2,087 人在試圖前往西班牙海岸的途中死亡或失蹤,其中包括 341 名婦女和 91 名兒童。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是一個計算數字更保守的聯合國機構,今年迄今已記錄了逾 1,600 多名死者。

 熟能生巧,你確定嗎?

在兒童電視節目 Record Breakers 每一集的尾聲,羅伊.卡斯爾(Roy Castle)都會唱:「如果你想成為最棒的,如果你想打敗其他人,你需要專心致志。」但這樣做就好了嗎?18 歲的網球明星艾瑪.拉杜卡努(Emma Raducanu),今年看似橫空出世地在美國網球公開賽奪冠,引來諸多關於她童年生活的猜測:是什麼原因,帶來如此驚人的成功?或是,這也可以用那句俗諺作結:「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當 COVID-19 竊取他們的嗅覺時,這些專家損失了更多

「這是我們維生的工具,我們發現問題的方式。」巴雷說。她在距離卡爾卡松不遠的法國西南部小鎮利穆(Limoux)的一家葡萄酒合作社工作。「我們用嗅覺來描述葡萄酒,但也用來分析和批評它。」「這就像拿走瓦工的水泥抹刀。」她說。「非常令人沮喪,而且讓人很傷腦筋。」

職場性騷擾發生後,企業除了道歉之外更積極的作法

該案件已判決確定,法院於判決中審酌公司於「知」有性騷擾事件後,並無立即開啟調查程序,亦無安排將主管或受害員工調換單位,仍將受害員工置於加害者的管領之下,致受害員工身心蒙受巨大壓力等情形,認定公司確知性騷擾事件而未「採取立即有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判決公司也必須賠償受害員工的精神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