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坦尚尼亞金礦,謀殺、強暴和污染指控

歡迎來到北馬拉,坦尚尼亞最大的礦場之一,該礦場自從2006年開始由倫敦的上市公司 Acacia Mining 負責營運,這間公司主要歸全球最大金礦公司巴里克黃金公司(Barrick)所有,巴里克總部位於倫敦,持有 Acacia 公司63.9%的股份。(巴里克又於七月底和 Acacia 達成併購協議,收購其餘約36%的股份。)

靠幫派角力維繫和平:擁擠不堪的馬尼拉監獄生活

在馬尼拉市監獄,睡眠可謂最珍貴的商品。如果犯人有錢,他可以買下「kubol」(意為小房間)內的一個席位。kubol 是兩名或兩名以上的犯人共用的臨時隔間,用夾板和窗簾湊合地與人群分隔開來。否則,囚犯們只能睡在地板上,或是浴室裡,甚至是小小的樓梯台階上。如果一名囚犯不慎從台階跌落,下方的人全得遭殃。

福島日記

核電廠位在兩個町內——雙葉町和大熊町,前者目前仍禁止居民進入。問題是,直到目前為止,政府還沒能在日本找到另一個願意永久存放污染廢土的地方。很多大熊町人會擔心這意味著,其實到頭來這些廢土會永遠存放在這個町內。我理解他們的擔憂。大熊町是許多家庭們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園,對自己的土地在未來幾十年內會被用來存放有毒土壤的前景,他們感到不滿。但如果他們不接受這個臨時存放計畫,這些廢土就會被裝在塑膠袋中,散落在福島縣各處;重建工作,便會從一開始就注定要失敗。

從最前線到大後方,那些撐故鄉的在台港人——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縱使移民他鄉,這次跨海反送中的聲援,仍看到不少在台港人出錢出力,甚至舉家上街頭的身影。「在我記憶中,這是第一次有這麼多在台港人發動串聯,」Ricky 表示,許多縣市都有在地的香港人 Facebook 群組,以往傘運等香港的大型社會運動,各縣市會有零星聲援,但人數不像這次多。在他待的台南,就有60多位香港人在台南市政府前的迴廊聚集,響應香港百萬人大遊行。「還有在台灣旅行的港生特地來參加,我以為學生沒經歷過六四、七一遊行,對政治比較冷漠,但他們很清楚條例修訂後對香港與全世界的影響,讓我對香港的新生代改觀。」

湄公河上,走過時間之外的淨土

我為《紐約時報》在中國駐點八年,我們全家計劃明年離開。我們也和東南亞有個特殊的羈絆——我的妻子是越南裔美國人,為美聯社在越南工作了七年,之後才遷往中國。而在中國的時候,我們從情侶到後來成家的日子裡,花了大半休假探索東南亞這塊區域。對於許多住在中國那些污染嚴重、擁擠又堵塞的巨型城市裡,被城市生活蹂躪的外國人和中國人而言,熱帶東南亞的海灘、河流與山丘正是個需求孔急的逃生艙。

希臘悲劇能夠治癒受創之城嗎?

「我們不需要演出悲劇,」19歲的穆斯塔法・達格姆(Mustafa Dargham)說,他剛結束一段《奧瑞斯提亞》(Oresteia)的排練,並在前美術學院的炸彈碎片上打盹休息。《奧瑞斯提亞》是「悲劇之父」埃斯庫羅斯(Aeschylus)筆下的古希臘三聯劇(trilogy)。「這齣戲不過就是在談論摩蘇爾的現實生活,」他補充。

以居留移民兒童為磚,他打造了一座帝國

西南鑰匙(名義上)是一個慈善事業,但沒有人的獲益能比現年71歲的桑切斯更多。作為執行長,他2017年的年薪是1,500萬美元,美國紅十字會執行長所得的兩倍都還不及這個數字。西南鑰匙創造了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網絡:建造、維護管理、食物供給,甚至還有花店,藉此網路讓資金透過高昂管理費用回流到基金會,助其規避政府對高層主管薪資的限制。截至2017年秋天,該組織坐擁6,100萬美元現金,更貸款數百萬美元給房地產開發商;比起一個傳統慈善事業,它更像一家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