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米尼沙灘傘 Rimini Beach Umbrellas

義大利北部里米尼海灘的海岸線上,沙灘椅和遮陽傘點綴其中。里米尼位於亞得里亞海,約有15萬人口,是歐洲最著名的海濱度假勝地之一,該地14.5公里長的沙灘周圍環繞著1,000多家飯店和數千家酒吧、夜店和餐廳。

兩名難民都在波蘭邊境,但待遇有著天壤之別

人權組織宣稱,近幾個月來,在波蘭邊境警衛將他們趕回這片森林後,至少有 19 人在試圖進入波蘭時被凍死。波蘭官員堅稱這不是他們的錯。「這是白俄羅斯人的錯。」邊境警衛隊發言人卡塔莉娜‧茲達諾維奇(Katarzyna Zdanowicz)說。「是他們指引這些人的。」人權捍衛者說,波蘭警衛也犯有虐待罪。波蘭政府發言人則拒絕討論難民的待遇。

瓦地倫 Wadi Rum

瓦地倫是約旦的一個村莊,自史前時代(約西元前 8 世紀)就有人類居住。早期居民以岩畫留下了他們的印記,而歷史學家對這些岩畫進行了深入的分析。該地區曾是許多電影的拍攝地,包括《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和《STAR WARS:天行者的崛起》。

當我們以香港和台灣來解讀烏克蘭,我們誤會了什麼?

戰事持續至今,俄軍尚未停火,烏克蘭誓死不降,而各種真偽難辨的實時戰報與外交動向,則傳遍了網路世界。位於遠方的香港和台灣,或多少聯想到自身的處境,感同身受的「同步感」油然而生,過去兩周盡見「我們都是烏克蘭人」或「與烏克蘭同在」的雄壯聲援。但我們實際上都不是烏克蘭人,面對兩國交戰,卻可能只是偷換概念,一廂情願以香港和台灣的地緣政治去理解烏克蘭當前局勢。承認吧,對於烏克蘭,我們的認識並沒想像中那麼多。

剛果泥炭地的保護者得到了什麼回報?

洛科拉馬是幾十戶人家的家園,位於赤道森林深處,坐落於崎嶇不平的道路上的一片林間空地。當你走進森林時,土壤變成了泥土和沼澤。五年前,外國研究人員來到洛科拉馬,要求查看泥沼地。研究人員告訴村民,這些沼澤中的一些泥土只是泥土,但另一些泥土,乍看與普通泥土沒什麼兩樣,卻很特殊。他們稱它為泥炭,並說它含有一種神奇的力量。

是什麼讓脫北者想要回去?

例如,根據南韓統一部的數據,儘管這些脫北者的人均月收入在 2019 年創下新的高峰,仍遠遠落後於南韓人。統一部表示,去年有 1,582 名脫北者除了在南韓重新定居時領取福利補貼,還獲得了額外的財務支援,而 47 % 的人表示他們正遭受精神折磨。

「我們需要反對俄羅斯」:烏克蘭人找到共同目標

普丁已經清楚表明,他將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視為「一個民族」,他們被邪惡的西方勢力分化,因此他決心修正這樣的歷史不公。這番言論,驅使許多烏克蘭人宣布要(與俄羅斯)分離,有時頗為劇烈。在講俄語家庭長大的人們,現在選擇只講烏克蘭語,有些人拒絕教孩子說上一代使用的語言。

丹皮爾溪 Dampier Creek

丹皮爾溪向西澳內陸蜿蜒,形成沿海小鎮布魯姆的東部邊界。布魯姆約有 1 萬 4,000 人,但在過去 6 月至 8 月的旅遊旺季,當地人口每月可增長至 4 萬 5,000 人以上。該地長達 22 公里的凱布爾白沙灘(Cable Beach)、古生物學展覽、珍珠養殖場景點使其成為世界各地遊客的熱門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