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枝、政治動盪和客廳裡的蜂鳥——我與拉丁美洲的道別

離開巴西時,我會比抵達時來得更健康而快樂。當我在寫這篇文章時,陽光正從湛藍的天空流淌穿過木瓜和芒果樹。現在正值隆冬,氣溫卻是暖和的25℃。今天早晨,我沿著森林登上中華亭(Vista Chinesa)的觀景點。當我在幾個小時後返家時,狨猴在花園中等待食物。一隻蜂鳥剛剛飛入客廳,尋找我忘記放到窗邊的花蜜水。

揭露亞洲動物走私網絡的犯罪家族

對美國空軍而言,這是離河內最近的友軍領土,兩地直線距離僅380公里。對野生動物走私販子而言,這裡則是做生意的完美地點:向西,泰國擁有東南亞最佳的海空運輸管道;往東,只要穿越寮國狹長的國土就是越南和中國的市場,那些地方充盈著新興經濟體的橫財,並渴望著異國野生動物的肉、皮、爪和骨頭。

摩蘇爾——伊斯蘭國的最終據點

在接近前線的一處前進基地,伊拉克特種作戰部隊的士兵帶來了一名男子,他抱著一名不超過2歲的男孩穿越前線。男子穿著一件染血的背心和一條髒兮兮的短褲,光著雙腳。男子甚至不知道手中的孩子是誰。他立即被懷疑是拿男孩當作人肉盾牌的伊斯蘭國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