颶風記者的祕密生活:別讓筆記本淋濕了

我報導過一些破壞力遠超過艾薩克的颶風,那些颶風釀成數百人死亡,直接改變了城市地景與疆界。但我從未感受過那令人不安的意外插曲帶來的重量,那重量存在於風暴本身的喧囂混亂,以及緩慢但吵雜的恢復過程之間,就如同我在密西西比河上度過的那個午夜所感受到的一樣。

玻璃肌,物化的最後一步

詢問任一位皮膚科醫生,他們會告訴你,毛孔的大小取決於基因,並不能靠「清潔」讓毛孔消失無蹤。想擁有完美無瑕的肌膚,唯一的方法除了化妝、大量肌膚雷射療程、打針注射(例如肉毒桿菌)以外,就只有 Instagram 上的各式濾鏡才能達成了。而以上皆是美妝「網紅」們正在利用的選項。

專欄作家-v3-4_林承毅_潮流考現

沒有絕對值:街區活化的典範學習

隨著創生浪潮崛起,傳媒的推波助瀾,讓案例更見於世,尤其日本地方各式案例只要一推出,總能在社群間引起許多討論及熱潮,而日子一久也許看多、看膩了,漸漸出現一種聲音,那就是「怎樣看,都是一片美好,是否有失敗案例?」我想這是以前求學時期深受「失敗乃成功之母」的概念影響所致。

專欄作家_李明璁

喝下一口職人魂

如果要我用一個成語來形容台南,大概就是「游刃有餘」吧。在不同現場裡的職人,都有這般態度,努力但又不過度用力,厲害而內斂。許多人會深刻喜歡上台南,絕不是因為當地政府和店家,媚俗地製造出一個又一個膚淺的觀光話題。相反的,就算只是一碗湯、一杯茶,職人魂都要精巧地傳承下來,同時也讓生活有個百年安適的靜好節奏,這樣就好。

徐渭的世界

「有人說,這只是美國國防部星戰計畫那些人,在做的測試。真正的二向箔大滅絕還沒到來(理論上還有一百多年啊),但這只是在對未來的大逃離,做某種高低維跳換的測試、或是測試中的系統故障?」

啤酒、玉米與在地媽媽:一則「社會設計」的小故事

設計學院關心如何創造更好的產品(Better Product),社會學關心的如何打造更好的社會(Better Society),我是一位在設計學院教書的兩棲類社會學家,對於「物與人」如何攜手「共好」有著無法分割的關心熱情。設計師雖說專研物的造型與功能,不管美觀或便利終究對象還是人,但設計師慣常採用的行為主義心理學「人的想像」跟社會學關注的人類群體距離遙遠,所以要怎樣將社會學者的觀點連結到設計師造物現場的熱情,一直是我過去幾年日夜修煉的頭痛課題。

靠幫派角力維繫和平:擁擠不堪的馬尼拉監獄生活

在馬尼拉市監獄,睡眠可謂最珍貴的商品。如果犯人有錢,他可以買下「kubol」(意為小房間)內的一個席位。kubol 是兩名或兩名以上的犯人共用的臨時隔間,用夾板和窗簾湊合地與人群分隔開來。否則,囚犯們只能睡在地板上,或是浴室裡,甚至是小小的樓梯台階上。如果一名囚犯不慎從台階跌落,下方的人全得遭殃。

笑,全世界便與你同聲笑。「哈」,不盡然

在這個《白鯨記》可以用表情符號重寫的時代,幾個「哈」值得如此仔細端詳其實很合理。語言學家表示,笑聲能製造親切感並傳達含義,透過長度、頻率、腔調和臉部表情傳遞細微訊息給説話的對象。「笑聲有建立凝聚感的效果,」哥倫比亞大學的數位通訊研究學者蜜雪兒・麥克斯威尼(Michelle McSweeney)說。「它傳達了『在你身邊我覺得很自在』的訊息。」

市場的女力:從豬肉販到野菜攤

我很快發現這個豬肉攤,像是一個家族化的小公司,且母系社會的氣味濃厚。從分工、傳承到接班,大家長洪媽媽扮演著慈祥又嚴厲的主帥角色。而原本生活在台北、每天搭捷運上班的大媳婦,自從嫁到這裡、披上圍巾拿起大刀,如今也有了撐起攤位的大將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