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的運動

如同人生多數需要練習之事,勤勉會創造初期的學習高峰,帶來成就感。狀態好的時候,我被浮力穩穩接住,傾聽著安靜的聲浪,身體在水中喜悅地舒張開來,進到一種完全當下的境界——沒有過去與未來,只有這個奮力划水的此刻。

台灣淺山千面女伶──山芙蓉

山芙蓉的花色變化多端,清晨花朵綻放時是白色,到了中午會漸漸轉為淡粉紅色,而午後至傍晚凋落前,則轉為紫紅色或粉紅色。就像喝了點酒後臉色發紅,因此又有「三醉芙蓉」的別稱。

淘文化長河裡的金

出生於一個失根的島國,從小到大我們在學校學了一堆與台灣無關的中國歷史,同時接收著美國、日本、韓國流行文化的強勢輸入,再加上兩岸問題與政黨內鬥,不但對自身文化不瞭解也沒共識,更很難形成「文化認同」。因此,從開始創作一路到海外求學,「文化上的我是誰」一直是我深刻關切的問題。

為光音作證:那裡缺少的在那裡補上,到了某一天再遇這個地方
「香港來的風」飛地台港對談沙龍

碎和邊緣化:「我們沒辦法像當時香港歌曲談恩怨情仇這麼廣的內容,粵語的語言和書寫是同時進步,因此我非常羨慕。」對此,潘源良回應,香港這方面創作其實是受台灣流行樂影響,特別是羅大佑──羅大佑的歌曲提醒人們對生存社會的感受和批判,也補上了當時香港流行樂缺失的一塊拼圖。

如何帶著寵物逃難

當災難來襲時,家庭寵物的生命是最脆弱的。在任何類型的緊急情況下撤離動物,無論是颱風、野火或地震,都會為已然動盪的情況增添壓力。然而,動保團體的專家表示,只要提前計劃,飼主就能順利地完成這項緊急救援任務,並照顧好我們毛茸茸、呼嚕嚕、有羽毛和鱗片的室友。

向陽名樹

「向陽名樹」就是一株在步道上婀娜多姿的玉山圓柏,樹冠不高,樹枝向側邊極其延展,在動與靜之間抓到平衡。向陽名樹被發現後,成為激勵山友從向陽山屋辛苦向上的中繼站,從山屋陡升至稜線上,站在它旁,眼前即是壯麗的山景,彷彿可以忘記疲憊。有的人還會觸摸這顆矮小的大樹,並與之合照,在斑駁的樹幹上感受生命擺盪有與無之間。

「為我注入斯多葛主義的點滴吧!」:改善我生活的10種古典哲學工具(上)

當生活開始迅速變化、空氣中瀰漫著恐懼時,古希臘羅馬哲學確實是一種非常有用的工具。即使沒有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斯多葛主義每天都在拯救我:從處理錯失恐懼症(Fomo)到解決生活開銷危機,乃至面試工作沒被錄取、氣候危機,或任何心碎與失落的時刻,斯多葛學派對於一切都有解方,或至少都深思過這些問題。時至今日,許多來自古代的建議依舊很實用!

山區的燃料

不需達成目標的樵夫工作有點浪漫,不需要靠它取暖燒熱水的營火很療癒,自己砍柴生火是野外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但不是每個地方都有條件建立自己的柴房,支撐整年的熱源需求。以前看很多高緯度乾燥國家的生活,自然也會想建立柴房,經過幾年實驗,我這區的樹種、雨量、濕度不會是那種模式。

啊!聖稜線(下)

凹凸的岩稜上無植被可供遮蔭,暑熱中大夥冒著汗,帶著敬畏的心情在高峰間縱走著,在空中排隊等紅燈轉綠,好越過下一個山頭。總算攻上凱蘭特昆山,往東方望去,隔著一座黑森林可見三六九山莊的影蹤,正路旁岔開一條直達山莊的捷徑,意味著只要腳程夠快,今天就能返家。

別問我是誰

老江湖聽起來也像老漿糊。情感小史,有一兩頁密密麻麻擠了無天無地的8級字,可是因為日久,頁間黏結起來了,不能硬扯。我記得那裡面有兩句歌詞:「君のこと思い出す日なんてないのは/君の事忘れた時がないから」我從未有一天想起過你,因為我從未有一刻忘記過你。不是魔鏡歌詞網翻的,是手機裡的訊息。

為盛世備忘:以音樂作為行動,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
「香港來的風」 飛地台港對談沙龍

由於政治環境轉變,香港和中國兩地流行文化近年愈見交融,也有所折衷。動盪時代,讓許多人渴望從流行文化中尋找容身之地。動盪時代,讓許多人渴望從流行文化中尋找容身之地。迷群(fandom)研究是流行文化重要領域,陳嘉銘指出,其實不單只有歌手創作可以反映社會對抗,歌迷的消費行動本身也是一種呼應,且歌迷們會依照個人經驗,詮釋偶像及作品,生產出獨立的社群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