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空林

我收到一封來自菊芳國家公園的宣傳文宣,內文十分誘人:「這座古老的森林擁有近兩千種樹木,有一些神奇且罕見的動物生活在其中,包括雲豹、德氏烏葉猴、長頷帶狸、水獺和亞洲黑熊!⋯⋯貓頭鷹、飛鼠、懶猴、蝙蝠和貓。」但在試圖安排行程前往時,我與妻子聯繫的旅行社對自然區域及野生動物的態度出奇地猶豫,他們不斷想讓我們往風景秀麗的區域或都會區走。接著我收到這封信:「你可曾去過越南,或清楚那裡的狀況嗎?你不清楚的話,那是頗為險惡的。」

圍城

跟隨他們的記者們跟我解釋:「他們是潮水式的走,走近機場,聽聞警察清場,又走回來路,來來回回的,堵塞交通」。想起錢鍾書《圍城》那句話:「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我作為一個記者,拼命想到達機場,然而真正的現場,原來在通往機場的公路上。

香港的時代革命

9 月 4 日傍晚近 6 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公告,宣布「特區政府會正式撤回條例草案,完全釋除市民的疑慮。然而,此前港府處理爭議的態度不斷地擴大民怨,7 月底元朗區來歷不明的白衣人襲擊抗議民眾以來,港府與黑社會合流的說法更不脛而走。

青年獵人古老的活武器:阿爾泰哈薩克人的獵鷹傳統

「祖父去世後,我想延續他的志業,」札曼博說。正如札曼博自幼學習這門技藝,通常在獵人艱辛地爬上懸崖、從巢中捕獲雛鷹後不久,獵鷹訓練就開始了。獵人和鷹之間,最後會培養出持續多年的緊密關係;有些維持超過十年以上,甚至還有些獵人提起獵鷹時,就像是在談論自己的孩子。

一瞬間

我愛你,但沉迷的過程卻已經是無可替代的幸福,就算追逐你的過程中宛如地獄,但那卻是真正的天堂。又吉直樹在故事的最初就已經告訴你,沉迷其中,活在人間,就算是地獄,也會是「快樂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