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德里,誰能呼吸清淨空氣

你或許已經知道:我們人類並沒有呼吸著同一片空氣。在德里,家境清寒的孩子待在戶外的時間更長,其家庭更常使用會產生煤煙的燒柴爐。他們買不起在中產階層家庭中日益普及的空氣清淨機,甚至多數時候,他們根本不會去多想空污問題,因為眼下還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去處理,比如下一頓飯的著落。

紀念章的日本時代

1920 年代以前,有一種紀念章的蒐集熱已經燒很久,只是集章方式、本質略有不同。那時的紀念章不是免費押捺,不由民眾自己蓋印,蓋章時間多半為期三天或五天,紀念章都由郵局刻製。

湄公河上,走過時間之外的淨土

我為《紐約時報》在中國駐點八年,我們全家計劃明年離開。我們也和東南亞有個特殊的羈絆——我的妻子是越南裔美國人,為美聯社在越南工作了七年,之後才遷往中國。而在中國的時候,我們從情侶到後來成家的日子裡,花了大半休假探索東南亞這塊區域。對於許多住在中國那些污染嚴重、擁擠又堵塞的巨型城市裡,被城市生活蹂躪的外國人和中國人而言,熱帶東南亞的海灘、河流與山丘正是個需求孔急的逃生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