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脫北者想要回去?

例如,根據南韓統一部的數據,儘管這些脫北者的人均月收入在 2019 年創下新的高峰,仍遠遠落後於南韓人。統一部表示,去年有 1,582 名脫北者除了在南韓重新定居時領取福利補貼,還獲得了額外的財務支援,而 47 % 的人表示他們正遭受精神折磨。

逮捕、毆打和祕密禱告:印度基督徒迫害內幕

反基督教民間自衛隊橫掃各個村莊,襲擊教堂、焚燒基督教文獻、攻擊學校和禮拜者,而據政府文件和數十次採訪所得,在諸多案例中,警方與印度執政黨都是其幫手。印度憲法明文保護宗教自由,但在一間又一間的教堂裡,禮拜行為本身使人置身險境。

昆迪爾山丘 Kondyor Massif

昆迪爾山丘是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Khabarovsk Krai)的圓形侵入火成岩。當岩漿穿透岩石,並在地下結晶、凝固時,侵入岩就會形成。昆迪爾山丘高約 600 公尺,直徑約 8 公里,從它流出的小溪含有鉑、金和硫銠銅鉛礦(Konderite)—— 一種含有銅、鉑、銠、鉛和硫的礦物。

請勿餵食鯨鯊?為了走向繁榮,漁鎮說必須如此

疫情一來,包含塔納灣在內,整個歐斯陸市(Oslob)的國際觀光旅遊幾乎悉數停擺,然而在疫情之前,這個掙扎謀生的社區和此一日漸衰微的物種之間的爭議關係,早已是人們探討多時的難題。鯨鯊是洄游物種,但像德‧古茲曼這樣以旅遊業維生的塔納灣居民,會讓至少部分鯨鯊全年都待在這裡,他們天天餵食這些野生動物,而這種做法備受爭議。

坎城的特別嘉賓,「裸命」犯險的香港電影

轉眼間,香港反修例示威衝突至今過了兩年,留下許多創傷,繼《國安法》頒布後,結痂卻不斷被撕開,不斷有人遭捕,社會瀰漫恐懼與不安,當香港導演周冠威選擇向世界交出一部關於自己國家/城市的電影《時代革命》,也意味著傳來最後一聲吶喊

2020 東京奧運:醜聞與疫情圍繞下,滿盤皆輸的變調盛事

此外,近萬名醫護在賽場支援奧運之際,各大醫院儘管停擺多項常規業務以增加收治量,仍供不應求。8 月初,日本 TBS 電視台報導東京一名 50 歲的急症確診病患遭逾 100 家醫院拒收,輾轉 8 小時後才得以入院。年初才因數百確診者於家中身亡而公開道歉的首相菅義偉,更於 2 日宣布「住院對象限重症者」,幾乎變相承認醫療資源不堪負荷。

慢性港傷

《港傷》是在 2019 年記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輯相片。24 名被警暴所傷的抗爭者,在鏡頭前展示他們的傷勢,因為「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和遺忘的鬥爭。傷痕可能會隨年月褪去,但我們必須記著它們的由來」。兩年過後,傷口明顯無法癒合。就算你決心躺平,政權還是每日對香港人抽刀。受傷的不止是血肉之驅,而是整個城市的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