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錨

紀錄片工作者盧昱瑞在邱船長的建議下,上船親赴漁場,親眼見識如今以外籍漁工為骨幹的台灣遠洋漁業面貌

水路

從印度洋東北方橫越南下到南非開普敦港約 9,000 多公里航程,航行天數約二個多禮拜,這段水路雖然很漫長,但大副卻必須充分掌握時間安排工作,因為有許多釣具裝備在進入漁場前要就定位,而這些工作都只能在航行於公海時進行。

他不只演活真田昌幸, 他就是真田昌幸

拍攝多部 70、80 年代日本經典動作電影的攝影師仙元誠三,在去年某次採訪中,談到去年因 NHK 大河劇《真田丸》而重新走紅的影壇長青樹草刈正雄時,是這樣說的:「草刈有一種有別於日本人的美,他的靦腆中帶有一種帥氣。」

PHILIPPINES-SHIPPING-LABORERS

菲律賓水手孤寂危險的生活

「光是那個月,我就在船艙裡哭了三次,」雷尼爾說道。觸電、燒傷和闌尾炎都可能發生。而乘坐救援直升機抵達最近的醫院,可能要花上數小時——甚至數天的時間。不過,船長索約索表示,承受與世隔絕的心理壓力,才是水手們最為嚴峻的考驗 ……

中國如何改變了香港:香港觀點

2017年,香港迎來了從英國移轉成中國屬地的 20 週年。有數千人為此上街——一些是為了慶祝,一些是為了抗爭。在此《衛報》訪問了 6 名香港居民,談談他們對 1997 年的記憶,以及他們對這座城市未來的想法。1997 年 6 月 30 日午夜,我記得當時正下著一場大雨,我昏昏欲睡,眼睛幾乎閉上。但我沒有。我逼迫自己專注於我父母的老電視螢幕,看著兩面旗幟:一面是英國國旗、一面是中國國旗。我試著問我母親螢幕上正在發生什麼事,但我無法理解,除了那晚我所學會的一個單字:移交(hand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