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冰島公路旅行

冰島的秋色極美,但不是楓葉轉紅後那種繽紛、繁複的美。實際眼前所見,多半是一望無際的灰綠色苔原,偶爾一旁點綴大片大片的枯黃芒草罷了。但在如此單調、重複、了無生氣的低彩度風景裡,幾乎所有樹林都換上一件耀眼的金黃色新衣,濃烈地無法盡收眼底,幾乎要從眼眶裡滿溢出來。而且由於緯度較高,即使日正當中,陽光射入的角度也一概傾斜。暖和誠摯的色溫,將北國的寂寥、空白襯托出獨一無二的風情。美中不足的是,觀光客太多了,即便入秋後就是冰島的觀光淡季,惡劣多變的天候仍無法嚇阻前仆後繼的人潮。

失語 —— 巴塔哥尼亞高原

百內國家公園如同世界上多數風景名勝,總會被媒體冠上「人生必遊」而引來大批遊客進場。但嚴格來說,我認真覺得世界上沒有一個非去不可、或者不去會遺憾終生的地方。真正恆久駐足心裡的祕境,往往存在於出乎意料的地點或定義更廣的場域,那一場命中註定的邂逅、那一個彌足珍貴的時刻,也並非透過主動懇求所能獲得。

在中目黑找尋截然不同的東京

曾被票選為「東京最想居住的區域」,中目黑給人的感覺有點像是台北的民生社區。她不是銀座旁的高樓大廈,也不如新宿那般繁華熱鬧,更沒有台場的未來風貌,她很幽靜,神似日劇中常見的清閒住宅區 ……

West Highland Way 徒步蘇格蘭高地

蘇格蘭高地是一塊地質年代相當久遠的高原,古老的岩層被冰川與河水切割成細長的峽谷與無數零碎的湖泊,地勢起伏平緩,放眼望去像一整片枯黃的牧草,只是沒有羊群也沒有人跡,更沒有特別突出的山峰,只有連綿的丘嶺不斷往外延伸。

未竟的安娜普納

有些人可能不是很清楚高麗菜是怎麼長大的,是長在土裡還是樹上肯定有人會不甚清楚,但至少都知道吃起來口感很好、甜甜脆脆的,可以在冰箱躺上一段時間。喜馬拉雅山脈亦是如此,好像是一座很大的山,類似台灣的玉山,有個最高峰叫做聖母峰,冰封了許多登山者。

偏離主幹道——美國公路旅行【下篇】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看來如此死氣沈沈的地方也能從細微之處發現生命和時間的推移,單調的景色像是詩意的留白,給足了沈澱的空間,讓我們在一連串緊湊的行程後獲得喘息,是這趟公路旅行少數親身見證「自我存在」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