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他律、物律

物律,可以補足這個漏洞。它比他律有效,卻不像法律這麼強硬。它比法律容易達成,卻不像他律可以輕易忽略。如果我們希望保留現代社會珍視的自由與民主,但仍能確保公眾不致自行其是導致社會四分五裂,物律可能是我們應當探索的答案。

柏林草根運動對抗居住高檔化

在日益增長的草根運動壓力下,市政府實施了幾項措施,包括租金上限、度假租賃的部分禁令、自由開發區以及增加社會住宅補貼,旨在遏制熱絡的房市,並保護市中心社會與文化的多元性。

眼見真的為憑嗎?

他們發現,如果受試者過度自信的程度愈高,他們就會更傾向支持極端的價值觀,投票率也更高,對政黨也愈發忠貞。⋯⋯,我們可以猜測這種源自於過度自信的偏誤,可能會使人們在接收到與自己所見不同的資訊時,仍然會偏向相信自己的經驗而判斷。

為什麼學歷高薪水會比較多?

即使這些學歷或證照一點都沒有讓你的能力有所增長,它們還是可能發揮訊號的功能。從上面的例子中,我們可以觀察到:通常取得成本比較高的訊號,也比較能夠讓你突出的能力脫穎而出;反之,水水的證照通常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效果。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並不是因為碩士學歷能夠自動幫你加薪3,000元,而是因為這張碩士學歷證書證明了你是一個值得加薪3,000元的人。

「我們很絕望」:經濟危機壓垮伊朗百姓

拉默·奇納爾(Lamal Chinar)微笑著,在覆著積雪的托克山上經營遊樂場,這座遊樂場位於不斷擴張的德黑蘭郊區以北。在遠離伊朗首都擁擠交通和霧霾的旅行中,校童們快樂的尖叫。但在表象之下,奇納爾卻憂心忡忡。如同她許多同胞一樣,在美國日益擴大規模,藉由制裁使伊朗經濟陷入停滯的打擊之下,奇納爾既是旁觀者,也是受害者。

金錢恐慌症:為何我不能讓自己擁有好東西

你可以說這是種「金錢恐慌症」:我老覺得自己沒有錢,即便存款就在銀行戶頭裡。我客觀知道自己能點一份17鎊的漢堡當午餐,還會剩下一大堆錢。但坐在餐廳桌前,面對自己的焦慮,我想著總有一天會需要這筆錢。我扭曲的現實源於對未來的恐懼,恐懼將來有一天,會被迫回到那間破套房、繳不起帳單,甚至更糟的是,需要依靠男人。為了保護自己不要因為天真而陷入財務危機,我總讓自己活在一種最壞的假設之中。我擔心,如果讓自己覺得現在手頭上有些錢,一旦窮神真的找上門,會變得更加恐慌。

送禮怎麼送到心坎裡?

年末佳節又要到來,各種人際交陪的送禮活動,總是讓人傷透腦筋。花錢買禮物不只勞心也傷荷包,收禮的對方也不見得喜歡。更重要的是,送禮這件事本身就是經濟學上沒有效率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