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死線可以解決拖延問題嗎?

雖然是老生常談,但人們的時間偏好並不見得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減少。有時,人們會不自覺特別在乎當下的效用,而將未來的效用另外打折扣。這在行為經濟學中被稱為「當下偏誤」。因為當下偏誤,人們會更重視現在的享受,而想把痛苦留到未來。同時,如果我們低估自己的當下偏誤,就會設立一個過於樂觀的目標,因而產生拖延的現象。

Nike 如何贏得文化馬拉松?

以希臘勝利女神命名的 Nike 不僅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服裝品牌——是主要競爭對手 Adidas 的兩倍多,甚至超過 LV、Gucci 和 Chanel。Nike 融入我們看的電影、聽的音樂、參觀的美術館、從事的生意;它滲入我們對於自己是誰、以及我們如何成為自己的思考。在 Nike 迎來黃金周年之際,值得我們思考的是,這道勾勾究竟如何成為千禧年的品牌之王,鑽進我們的大腦,殖民我們的想像力。

家具翻玩家會帶走你改裝完的梳妝台,多謝

在舊物變賣和跳蚤市場購買二手家具已非新鮮事,但當疫情迫使許多人待在家裡,無意中審視他們的居住環境時,他們也會花更多時間上網。對某些人來說,重新改裝、或甚至只是把舊家具清理乾淨再將其轉售,帶來了追蹤人數和利潤,而這一切都避開了供應鏈問題。

豪門遺產爭奪戰:你的願付價格?

在鄰近新年的某一晚,醫生終於還是從病房裡走出來,通告病房外王董事長的家人:老爺已經駕鶴西歸了。但還等不及開始傷心,兩個兒子中的老大便直接走到王董生前最信任的大總管面前,說:「哼,現在總可以告訴我們,老爸的遺產到底要怎麼分了吧?」

韋伯望遠鏡開啟星光黎明之旅

去年 12 月 25 日,一個世代的天文學家的夢想與工作,以有史以來最巨大且昂貴的太空觀測站形式,朝著環繞太陽的軌道升空。由美國航太總署(NASA)、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及加拿大太空總署(Canadian Space Agency)合力打造的韋伯太空望遠鏡(The 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從法屬圭亞那庫魯(Kourou)接近赤道的一座發射基地升空,一柱搖曳升天的火焰與煙霧,在早晨時分開啟了一段百萬公里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