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書的人

作家,恐怕是最自戀的職業了,職業目標是讓自己的「分靈體」擺滿整座城市的書店,被放在醒目的位置,群書眾星拱月環繞著它。而一個好的位置(即作家在書店裡的地段),加上動人的書名、厲害的文案與漂亮的裝幀,或許就能吸引到讀者的目光,讓他低頭多看它一眼。

球不沾污——馬拉度納(1960-2020)

這球後來被譽為「世紀進球」(Goal of the Century),足球史上最邪惡與最美麗的入球,就誕生在同一場比賽,僅相隔 240 秒。馬拉度納成為歷史的載體,世界盃最後一個個人英雄,他憑一己之力替阿根廷奪下金盃,並以整屆賽事五進球、五助攻的驚人表現,獲頒最佳球員獎。

兩個金馬獎

三十年後,另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在國父紀念館的側門排著隊,準備入場參加第57屆金馬獎頒獎典禮。我把為了參加朋友婚禮買的黑西裝從衣櫃裡掏出來,打了個黑領帶,腳下是雙橘色的球鞋,這是我最接近「盛裝出席」的打扮了。

我家的狗

他們也都是老狗了,那時不同的狗、不同的病,其實需要耗極大的醫療費,還好我姊那時在外商公司上班,讓每隻在我家的狗,最後也算都得其善終

台灣社會的「前輩」典範

而一旁的電視,則是重複播著二十多年前他在母校康乃爾大學,以「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為題的經典演說,感覺在場不同世代的人,都可以透過不同方式來連結彼此的歷史記憶。

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雲南藍凍石

壽山石有自己的水坑「天藍凍」,但那介於晶透和發灰之間,只是眼睛對壽山大量的紅啊、黃啊、晚霞變換的明亮或暗些的眼花撩亂、層次繁麗的視覺疲乏,硬認它是「藍」。

爺爺

我在心裡預演著這一天少說已經 10 年了,坐在床上,我沒有哭,只是先傳訊息給幾個第一時間想到的人——前女友、大學的哥兒們、其他剛下山的登山隊成員。

挖掘新地方價值,別再說「古早味」了!

「人情味」是可意會,但無法立即言喻的抽象詞語,探究原因,主要來自於台灣人的天性,充滿著熱情及好客的態度。無論你是誰,來自於何方,語言通不通,男女或老少,只要對方在意著你,都會盡力的透過行動來表現善意與熱情。

神交情

在那物資匱缺,與世界連結資訊管道如此閉塞的年代,我父親管我們又嚴,平時不許出門和鄰居的其他小孩亂跑亂玩,自然腦中就存在一個,和現實世界脫節的濛鴻虛境,說不定和現在迷網路電玩的小孩也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