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小確幸

我的老師紀蔚然先生日前恰在一文章提到「小確幸」:「如果『小確幸』代表對『幸福』不貪心、掌握可觸知事物、保住目前所有,那麼『小確幸』的意義就是接受現狀。現狀好時沒問題,現狀愈來愈差怎麼辦?雖然世事瞬息萬變,雖然有很多看不到的人正在受苦,有很多聽不見的人正在哀號,『小確幸』卻教我們不要管太多、不用想太遠,要聚焦於自我和當下,因為現在可是自身難保的危險年代啊。

今日辯論缺少什麼?寬容

不知道沒有關係,內心衝突沒關係,或是還在試圖理解,也沒關係。但,如果只是不斷咆哮,是無法聽見別人,或是讓人聽見的。如今,左派與自由派圈子的寬容似乎正在枯竭,營造出一種反思判斷與徹底屏除異己的氛圍。

當社會設計成為新一代之後

今年「社會設計」正式成為設計獎的一類,有著絕對的意義——台灣設計界對設計的定義,終於能跳脫過往單純的有形設計,開始將無形的、或系統性的解決模式視為是「設計」,這樣看得見的進步,絕對是人本設計領域的一大勝利。

鐵窯人生

半年前參加了麵包窯實作的課程,講師王福裕一開頭就強調「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一座窯」。原因很簡單,土很重,窯需要大量的土,腰會先壞掉;第二個原因是麵包窯是吸熱再放熱,烤兩顆麵包可能要提前兩個小時燒很多柴。

專欄作家_鄭陸霖

跟尼采一起登山(或下山):成為更真實的你!

人生這三道通向「非日常」的門扉,一個把日常的你我「拉高」到宗教的精神高亢;第二個將身體平行「橫移」推離熟悉的都市;最後一道,像今天,把身體「下拉」到靠近病老壞死、陰陰鬱鬱的生命底層。人的生命有限,卡格、尼采或我都一樣,在「日常/非日常」間眾多虛線間來回穿梭,但「日常」的實相奧義仍舊半遮面貌地跟我們在玩躲貓貓。

再見南國

這是一班慢悠悠的區間車,把高鐵站下車的旅客再往南方送。退伍後,我的南方最南就只到高雄,雖然爬過幾次北大武山,都是從台北直接搭隊友的便車一路沿快速道路直達山腳下的登山客棧,那樣的交通方式,只有起點和終點,而無途中,只是單純的移動,而不是在旅行。

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教室

其實他們都已像那些浸潤過產生沁色的不同青田石,靈魂的蕊心有裂痕、有紅筋,有不同的蘿蔔絲紋或牛毛紋、金沙、花生糕紋絮,生命的奇特遭遇讓他們早已是藝術品一般的「癮者」,但他們兩眼發光,充滿熱切,希望得到一張正式的「癮者證明」或「癮者病歷」。

過貓的一生

為了好好認識身邊到處都是的過貓,我摘採「過貓的一生」,仔細品嚐不同生長階段的過貓,幼時鮮嫩黏滑、貌似異形,視覺上非常生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