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頂樓吉普賽

那頂樓的加蓋鐵皮屋,幾年內輪流租給不同的房客。最初是幾個工人。後來工人走了,搬來一個怪怪的,孤伶伶的眼鏡妹。後來又搬來一對外國情侶,兩個都是小個子,可能是法國人吧?其實這些來租這公寓頂樓鐵皮屋的人們,他總是難以想像,他們怎麼忍受那夏天的酷暑曝曬,屋主並沒有替那工寮般的空中違建裝台冷氣。

要唱到很老,要唱龐克

那一刻,地球停止運轉了。我當下就知道,這是改變人生的瞬間,但我不敢想的,或者說我根本想不到的,是這部即將開拍的紀錄片二十年後會在金馬影展播映,而在播映前一年,濁水溪公社也在成軍三十年後解散了,他們恐怕也想不到,這個離經叛道的樂團,會撐那麼久。

專欄作家-v3-4_林承毅_潮流考現

打破慣性,迎接「非常」為日常到來!

面對這些無預警的非預期性因素,人們往往從一開始的不安、恐懼,到之後可以從容地去面對這些挑戰,雖然過程常需一次又一次打破依價值觀與經驗法則下所長期累積起來的「舒適圈」,當一切無法再有跡可循,許多的經驗都是從當下才開始進行判斷且累積,讓我們很真切的感覺到,時代確實已相當不同,那未來到底是什麼?

夜騎台北城

單車像捷運一樣,獲准進入一些特殊的區域,讓人用另一種視角來觀看台北。一座城於是有了嶄新的面貌,以截然不同的角度呈現在人的眼前。我說的場域,正是河濱單車道。

銅線擋蝸牛

到了秋天,去年種的木瓜樹結實纍纍,今年種的也陸續開花,蝸牛大軍這時候又大舉出現,眼看蝸牛在木瓜樹上集結吃花,再不管、花又要被吃光了。印象中有朋友說過「銅」可以隔離蝸牛,馬上跑去資源回收場買了已經剝皮的電纜。

在路上的老美國

羅伯特‧法蘭克(Robert Frank),瑞士人,舉止謙和,友善,他用單手拿著一台小相機,從美國吸出了一首悲傷的詩到底片上,讓他躋身世界悲劇詩人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