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_鄭陸霖

Blue Marble:地球太空船手冊

地球從來沒有一刻被人類如此「全面而親密地擁抱」,與其說「人類活在地球」,倒不如說是「地球活在人類的世界裡」。地球如今已經是我們結結實實的 Homebase,但我們的「地球之家」並沒有比原始人暫時窩身的黑暗洞穴更為安全,起碼他們還不致於需要因為人類史無前例的力量可能失控而感到不安。

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雲南藍凍石

壽山石有自己的水坑「天藍凍」,但那介於晶透和發灰之間,只是眼睛對壽山大量的紅啊、黃啊、晚霞變換的明亮或暗些的眼花撩亂、層次繁麗的視覺疲乏,硬認它是「藍」。

爺爺

我在心裡預演著這一天少說已經 10 年了,坐在床上,我沒有哭,只是先傳訊息給幾個第一時間想到的人——前女友、大學的哥兒們、其他剛下山的登山隊成員。

挖掘新地方價值,別再說「古早味」了!

「人情味」是可意會,但無法立即言喻的抽象詞語,探究原因,主要來自於台灣人的天性,充滿著熱情及好客的態度。無論你是誰,來自於何方,語言通不通,男女或老少,只要對方在意著你,都會盡力的透過行動來表現善意與熱情。

神交情

在那物資匱缺,與世界連結資訊管道如此閉塞的年代,我父親管我們又嚴,平時不許出門和鄰居的其他小孩亂跑亂玩,自然腦中就存在一個,和現實世界脫節的濛鴻虛境,說不定和現在迷網路電玩的小孩也差不多。

專欄作家-v3-2_駱以軍_物之書

頂樓吉普賽

那頂樓的加蓋鐵皮屋,幾年內輪流租給不同的房客。最初是幾個工人。後來工人走了,搬來一個怪怪的,孤伶伶的眼鏡妹。後來又搬來一對外國情侶,兩個都是小個子,可能是法國人吧?其實這些來租這公寓頂樓鐵皮屋的人們,他總是難以想像,他們怎麼忍受那夏天的酷暑曝曬,屋主並沒有替那工寮般的空中違建裝台冷氣。

颶風記者的祕密生活:別讓筆記本淋濕了

我報導過一些破壞力遠超過艾薩克的颶風,那些颶風釀成數百人死亡,直接改變了城市地景與疆界。但我從未感受過那令人不安的意外插曲帶來的重量,那重量存在於風暴本身的喧囂混亂,以及緩慢但吵雜的恢復過程之間,就如同我在密西西比河上度過的那個午夜所感受到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