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呼吸 我感覺 我存在

這年張雨生19歲,戴著眼鏡,頭髮理得很整齊,一付愛國青年的模樣。他穿過狹長的走廊,一間間探頭進去,靦腆地和未來的同學打招呼。每扇門後面都開著收音機,每台收音機都播著〈明天會更好〉,那首當年響遍每個角落的公益歌曲。三年後,他的〈我的未來不是夢〉也會風靡每一戶人家,成為台灣解嚴後的主題曲。

算是呻吟

那年我十歲,作了第一場春夢。夢見的不是瑪丹娜,卻是小甜甜——真的是五十嵐優美子的小甜甜,且是紙娃娃版本。深深大眼睛,像黑紙吸附上幾蕊白色保麗龍球,飄飄滾滾蕩蕩。我與平面的她手牽著手,祕密躲避著大人,後來躲到了二樓自己房間的彈簧床底下。幽閉夾層裡,兩人下腹暖暖地相貼著。此夢將危險,暖足與欠缺熔於一爐,醒來一路至今三十年,春夢了無痕,我還來不及分析我自己。

這是你的人格特質,還是精神疾患?

與其鉅細靡遺地瞭解一個人的情況,憑著既有的標籤來理解一個人容易得多;而發現自己並不孤單,並意識到自己的感受與經驗已經有先例,也讓人感到安心。標籤有其力量,它們可以認證我們遭受的痛苦,並向其他人發出信號,表明我們需要更多的幫助。而在精神疾患或神經發展障礙診斷方面,幸運的話,標籤可以為你帶來相關的療程和支持。然而,這種分類習慣是有代價的。當你用一個標籤來描述某個人,有可能會扁化原先多重複雜的人格特質,這包括對自己的評價。

性私密影像外流——缺乏專法及專責單位的三不管地帶

目前關於性私密影像的處罰規定,沒有明確的體系及規範架構,對於偵查手段、影片下架等措施也付之闕如。現行制度只能保障兒童及少年受害者,無法保障成人受害者的權益,例面對科技進步而產生的新興犯罪,現行制度漏洞極大,若行為人在「沒有公開受害者個資」的情況下散布自行製作的不實性私密影像,只會被判「散布猥褻物品罪」,僅為2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輕罪。

「有時,我會不由自主地感到羞愧」:遭「收藏家文化」所毀的人生

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交換、彙整和發布女性裸照的行為於世界各地日益增長。根據一項針對澳洲、紐西蘭和英國「私密影像濫用」的綜合研究,有高達20%的男性曾濫用私密影像,而且在疫情封鎖下,由於網路活動取代實體互動,RPH 接到的求助電話多了一倍。無論動機為何,對受害者都可能造成嚴重影響。

山區的推車生態廁所

以台灣的山區步道來說,如果山友流量較大就需要設置廁所,把污染集中管理、降低對環境的衝擊。因為水源、建材運輸的限制,有的地方可以設置沖水馬桶,有的地方只能用乾式廁所。乾式廁所就像貓砂廁所,只需要木屑或類似的成分,不需要水。

永遠的墾丁

離開的那天,車子終於開過墾丁大街,觀光客在攤商前排著隊,要買「風景區」才有的那種一整顆椰子汁。一行人在鵝鑾鼻燈塔下拍了張合照,幾個小孩身上都和我們年輕時一樣,飄著鹽的氣味。海風徐徐吹來,吹過青春的足跡,我們被別人難以明瞭的經歷聯繫著。

想念我的阿嬤 曾陳愛 (1928-2021)

隨著阿嬤年紀漸長,我做好了每見她一次就少一次的心理準備,我想她也是。每次道別她總是對我耳提面命:「要勇敢,要加油。」2021年,阿嬤選擇採取了一貫的態度和做法離開這世界,一如她生命中的每一個決定。

愛如何改變你的大腦?

如果你不覺得自己擁有一段有意義的關係,這對身體來說就像是社交方面的乾旱缺水,你的大腦會發信號告訴你:你需要解決你的社交關係。當人們感到口渴時,會啟動大腦的警報,同樣地,當人們感到與他人社交脫節時,有些類似的機制會被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