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Love》不只獲救,也被愛 —— 專訪攝影師 安娜・帕拉西奧斯

我會說動物庇護中心在全世界都是同類型的計畫。這些地方是鄉村的避風港,素食主義者居住在此,並全身心投入於拯救遭受虐待或被遺棄的動物。素食主義者/動物權利運動家將這些動物從供應鏈中移除,並將牠們帶到山區的大型莊園,在那裡治療並保護牠們,為這些動物提供安全的居住場所和終生的關心和照料,直到牠們自然死亡。

從池上到玉里

三人小隊,移動起來應該比較迅捷,從「布新叉路口」往東行後,地勢漸漸變得破碎,在桃源營地每人多背了好幾公斤的水,重裝強渡連理山,那連理山啊!海拔 3,136 公尺,別被它浪漫的山名給騙了,巨石和樹根覆蓋著山體,路開得極陡,整座山的姿態極不歡迎訪客。登頂時我又氣又累,幾乎去了半條命。

從《黑道家族》到《星際爭霸戰》流行文化食譜引燃粉絲料理魂

36 歲的夢羅-卡索一直致力將她最喜歡的電視節目、電影和遊戲中的美食真實呈現。她的著作包含《冰與火之歌的盛宴:權力遊戲官方食譜》(A Feast of Ice and Fire: The Official Game of Thrones Companion Cookbook,暫譯)、《上古捲軸:官方食譜》(The Elder Scrolls: The Official Cookbook,暫譯)、《螢火蟲:該死的大食譜》(Firefly: The Big Damn Cookbook,暫譯)和《魔獸世界官方食譜》(World of Warcraft: The Official Cookbook)。這些食譜的總銷量超過 25 萬。她並沒有受過廚師訓練,但她對流行文化食物充滿熱情。

專欄作家_李明璁

忠貞市場裡的東南亞聯合國

早期許多來自滇緬地區的眷村居民本身就信奉伊斯蘭教,因此籌款在眷村旁邊蓋了這棟素雅美麗的清真寺。如今,龍岡清真寺也服務桃園市內大量的印尼移工。你可以看到很多騎著電動自行車的移工,從鄰近工業區來這裡做禮拜。我看著整齊停在清真寺旁、宛如迷你版變形金剛、七彩繽紛的改造電動車,我知道對這些年輕移工來說,它們不只是代步工具,更期待藉此展現,苦勞生活裡自己仍想擁有的一點自由個性感。

請勿餵食鯨鯊?為了走向繁榮,漁鎮說必須如此

疫情一來,包含塔納灣在內,整個歐斯陸市(Oslob)的國際觀光旅遊幾乎悉數停擺,然而在疫情之前,這個掙扎謀生的社區和此一日漸衰微的物種之間的爭議關係,早已是人們探討多時的難題。鯨鯊是洄游物種,但像德‧古茲曼這樣以旅遊業維生的塔納灣居民,會讓至少部分鯨鯊全年都待在這裡,他們天天餵食這些野生動物,而這種做法備受爭議。

服務型山屋的照明

台灣沒有天生的服務型山屋,都是慢慢演進,大致是往有人管理、降低環境衝擊、舒適衛生的方向演化。其中「照明」的部分很有趣,人類的夜間照明歷史上發生過的事情,山屋不常出現,例如公共照明,就算只有火把、油燈的年代,會把光源放在高處(吊燈)、靠牆(壁燈)、桌上(桌燈),不會每個人拿一支火把走來走去。

《Wild Love》不只獲救,也被愛 —— 攝影師 安娜・帕拉西奧斯

我們習慣看到貓狗免於虐待或忽視,但在位於巴塞隆納兩邊,相距約 2 小時車程的蓋亞和動物之家,大多數動物是豬、牛、山羊和雞。蓋亞聯合創辦人,43 歲的動物權利運動家兼獸醫科克‧費爾南德斯‧阿貝拉(Coque Fernández Abella)說:「我們希望庇護中心是給容易被遺忘的農場動物。沒有人照顧牠們,因為牠們被視為產品。」

搞笑諾貝爾獎告訴你:運輸犀牛的正確方式

實驗從主旨就已讓人混亂,側拍照片更是難以理解,平均一公噸就像台生物坦克的犀牛,頭上腳下被直升機拉繩索懸吊在空中,宛如電影特效或現代藝術裝置,但這確實是常用的非洲犀牛運送方式,拉德克利夫要用科學數據證明這符合動物福利,且不會對犀牛造成傷害。

DNA 加上一點運氣,或能讓孤象和媽媽重聚

這個過程對娜妮雅來說有一個獨特的轉折點。正如 DNA 科技讓人類孤兒與他們的親生家人團聚一樣,今年透過測試顯示,娜妮雅的母親很可能仍在附近遊蕩,而有一天,娜妮雅不僅可能會加入任何一個野生大象群,這個象群還可能是她的原生家庭。

砍樹的歷程

前陣子我又創造了難度非常高的砍樹需求:在十幾公尺高的樹上修掉許多大側枝。大樹因為與建築共生,自然生長的結果造成人類(我)的安全風險與不便,只好厚著臉皮把大樹當成人的髮型,略為修短、打薄,讓大樹稀疏一些、遮蔽範圍小一點。

生義大利麵好、還是乾燥義大利麵好?

就直覺來說,新鮮麵條價格較高,似乎顯得比較高級,但,真的是這樣嗎?就成分來說,乾燥麵和生麵使用的原料不同。乾麵通常使用硬質的杜蘭小麥來製作,也不會在過程中添加雞蛋;生麵通常是用軟質小麥,並需要添加雞蛋。我們常用來指稱「義大利麵」的英文字 pasta,在義大利原文中其實是麵團的意思,由麵團開始發生的各種可能麵食,都被這個字涵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