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團的時代

距離春天吶喊恰好過了一百天,過去幾個月,台灣社會的各個層面都被一股蓄積已久的能量劇烈翻動著,曾經牢不可破的結構開始鬆動了,洗牌成一種新的秩序。

台灣阿卡貝拉嶄新的一頁——專訪 尋人啟事

在台灣,很少人會說自己是阿卡貝拉的樂迷,但多少都曾因喜歡的歌曲被阿卡貝拉樂團翻唱而遇見這種音樂形式。尋人啟事是台灣第一組推出全創作專輯的人聲樂團,本次專訪中,他們分享了從翻唱走向創作的歷程,以及對非典型阿卡貝拉的想像 ……

一刻即永恆——《末代皇帝》的錯綜樂章

這些年在業界每當遇到光怪陸離的情事,我都會提醒自己:想想當年的教授。當你灌注了大量熱情與心力所寫好的配樂,被擅自剪輯、最後甚至摻雜了另外二位作曲家的作品,卻得了奧斯卡,你會怎麼想?你會拒絕承認這是自己的作品、還是會替劇組開心?又或是坦然接受這宇宙的安排?

從「都會」談起:音樂產業結構下的種族問題

據說,紐約電台 DJ 法蘭奇‧柯羅克(Frankie Crocker)於 1974 年發明了「都會當代」這個說法,用以概括統稱當時的各種黑人流行音樂。原因是節奏藍調、饒舌這些名稱聽起來都太「黑人」了,大型品牌會先入為主認定聽眾消費力不足而不下廣告預算。「都會」這個名稱,正可以塑造一種黑白通吃的全新中產階級形象。

週日晚間演唱會開始之前——《音樂萬萬歲 No.4》幕後不服輸的精神

自 2009 年開播的《音樂萬萬歲》,今年來到第四季。過去這檔節目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常找回幕前許久不見的經典歌手至節目演唱,比如潘越雲、齊豫、蔡琴⋯⋯。十年間,閱聽人的習慣變化甚大,有線電視已是退居後位的娛樂選項,且現在談到音樂節目,大家想到的是中國歌唱選秀、韓國女團選拔,而不會是台灣。但也許正因為不甘心,讓《音樂萬萬歲》團隊決定升格打造全新的節目季度。

9m88《平庸之上》主角之路未完待續

「蹲最低的跳最高」9m88 在新專輯裡如此唱道,而當歌迷對歌手的期待愈高,耳朵和眼光也會愈嚴格。每回發表新歌,9m88 必定讓社群網站熱鬧一番,持續是年輕樂迷的目光焦點。許多歌迷自 2016 年她在 Leo 王的歌曲中首度獻聲那刻開始等待,以為她至少去年底、最遲今年初會發片,因她不斷回應外界期待,在專訪和個人社群帳號不時釋出少少的、關於新專輯進行的消息。但少少的,就足以搔盡歌迷耳朵的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