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離主幹道——美國公路旅行【下篇】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看來如此死氣沈沈的地方也能從細微之處發現生命和時間的推移,單調的景色像是詩意的留白,給足了沈澱的空間,讓我們在一連串緊湊的行程後獲得喘息,是這趟公路旅行少數親身見證「自我存在」的時刻。

瑞典拉普蘭的一位植物學家

我想我受不了的是林奈的自大。在雙名法問世以前,書本上植物的名字就是一個清單或者一串文字構成的幽微描述。植物和動物早已在各地原生語言裡有了名字,而林奈挾著帝國主義之姿,用他那套拉丁文主義將物種們重新命名。

踩著階梯上上下下,蒐集心中的老香港

印象中,提到香港不免會用上「多元」二字。姑且不談這幾年經濟變化所造成的改變,以一個曾被英國統治 150 多年的港城來說,它的本質就是衝突而多元的。⋯⋯,總能在那摩登高塔附近看見一兩棟小矮房,儼然是時代變遷造就的高低差異。

山岳文化image

山屋住宿 體驗不同的山岳文化

標高 2,434 公尺的彼德古拉伯小屋建於 1938 年,由美國國家公園之父約翰‧繆爾(John Muir)成立的西耶拉俱樂部(Sierra Club)管理。山屋位在一片開闊的環狀谷地,谷底周圍兩座海拔約 2,800 公尺的山峰在盛夏時都還有一大片積雪……

如果在寮國01

如果在寮國,四個旅人

在對寮國首都留下任何印象以前,我們就搭上了前往南部城鎮巴色的臥鋪巴士。翌日早晨 8 點半我們抵達巴色,旋即又跳上了寮國戶外旅行社 Green Discovery 的廂型車。隨車導遊叫做 Somsack,他個子小,精瘦黝黑,英語流利……

自駕遊非洲07

無盡的野生動物園?自駕遊非洲

這是我們做過的自駕計畫裡最雄心壯志的一個:單程 4,250 英哩、16 天、6 個國家、5 個稚子、4 個頑固的大人和 2 輛也許靠不住的卡車。「聽起來像是首糟糕的聖誕歡頌,」考特妮咕噥道。老實說,她從來沒有喜歡過這項計畫……

探險家的寂靜冒險

我酷愛躺在床上讀書。躺在床上時,我會讀小說、哲學和雜誌。昨晚我讀了褚威格(Stefan Zweigs)的《感謝蒙田》。我真的很愛蒙田(Michel Eyquem de Montaig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