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科涅04

加斯科涅是法國最美味的所在嗎?

仔細觀察法國西南部的地圖,你會注意到:圖盧茲(Toulouse)以西有一塊地名稀少、遠離火車路線和高速公路的空白,一個宛如中流砥柱般的所在。那塊空白的地方就是加斯科涅(Gascony),法國最鄉村的地方之一。

東京旅館發現03

東京旅館發現:演變與趨勢

關於東京的設計觀察,近年有愈來愈聚焦於旅館(或稱飯店)的趨勢,其一當然是因為旅館空間所涵蓋的設計面向最廣;其二是,除了看得見的設計外,看不見的氛圍,甚至是以人為中心的服務或者款待,也是一種高明的設計;其三則是對於來自國外的旅遊者來說,住宿的選擇是赴日旅行時人人首要關心的事項,也是我最常被問及的問題。

島嶼相連的國度——攝影師 石川直樹

島嶼因為海洋而被孤立,也透過海洋而相連,宛如在宇宙浮沉的星星,作為星座一部分的同時,也各自因為獨特的名字,燦爛輝映。日本南方列島傳說中的來訪神,從大海的另一頭漂流而至,在南島生成的禮儀是其思想的體現。

布魯克林漫遊,巧遇不羈的街頭塗鴉

一直以來,大眾對於塗鴉藝術的評論始終褒貶不一;有些人認為是街頭文化的象徵,有些則是擔心門面的問題。不過,以此次的個人經驗來說,布魯克林絲毫沒有多數人對於街頭塗鴉的雜亂甚至是邊緣化的感受,映入眼簾的反而是極為精彩的景色。

朝聖之路 Km 0,000

聖雅各之路(Camino de Santiago),或稱朝聖之路,世界最知名的長距離步道之一。象徵聖雅各的黃色貝殼標誌上有九道光芒,分別代表分布於歐洲各地的九條路線,無論從何地出發,最後都將匯入如圓心一般,位於西班牙加利西亞省西岸的聖地牙哥大教堂。每年數以萬計的朝聖者、徒步者、旅人,以步行或騎馬、騎單車的方式前往聖地。

南極日記:「喝杯茶的時間,我就看到了三群鯨魚」

大不同的世界。我起床前透過艙內的舷窗看到了一座冰山。在我三天裡的第一頓早餐後,我踏上甲板,這是這幾天裡我們第一次獲准外出。海水平靜多了,空氣冷得刺骨。真是好一番風景,低低的雲層遮蔽了冰雪覆蓋的山頂,聳立在海上,冰山在船的兩側隱約出現。在喝完一杯茶之前,我就看到了三群鯨魚。

坐火車遊瑞士04

坐火車遊瑞士

瑞士鐵道文化聞名世界,搭乘火車也被公認是這個國家最富魅力的旅行方式。國土面積略大於台灣,但瑞士境內電氣化的鐵路長度是台灣的四倍之多,總計有 5,232 公里。雖然總距離和美國的 25 萬公里差了 50 倍之多,但若以一般旅客使用量來計算,瑞士的鐵路人均延人公里則是遙遙領先各國,常常占據世界第一的位置。

重返突尼斯01

重返突尼斯:造訪這座歷史古城的最佳時機就在此時

歷經 2015 年的恐怖襲擊,突尼西亞旅遊業現今再度興起,但其首都的國際旅客量仍寥寥無幾,羅馬遺址和主要觀光景點有如空城。自從 2011 年的革命以來,我第一次回到這個城市,回到這個在阿拉伯之春中,表現相對好得多的國家。這座城市留給我的,是亟欲重遊並探索更多的殷切期望。

第一次出國看音樂祭,就該去日本SUMMER SONIC

「出國看音樂祭」說起來簡單,實際執行上卻有一堆需要克服的問題,例如在演出名單公佈前門票便銷售一空,更不用說還得賭上人品看能不能夠看見心儀的樂團了;當地住宿不只要提前大半年預約,價格或許還是平常的三倍;令人眼花撩亂的交通方式,往往成為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

歐洲南端——停留在遺落時光中的建築

夏末的南歐是宜人的、恰好旅行的,晴朗但不炎熱。抵達葡萄牙機場後,以緩慢的姿態移動到城市中,看著街上的櫥窗,發現即使再時髦的品牌,在此總還是會出現一股樸實的老派感。往來移動的電車也如從記憶中再現,彷彿時間從未離開,而這片土地上也從未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