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真的為憑嗎?

他們發現,如果受試者過度自信的程度愈高,他們就會更傾向支持極端的價值觀,投票率也更高,對政黨也愈發忠貞。⋯⋯,我們可以猜測這種源自於過度自信的偏誤,可能會使人們在接收到與自己所見不同的資訊時,仍然會偏向相信自己的經驗而判斷。

我們能永遠在家工作嗎?

根據《哈佛商業評論》的研究,對於知識工作者來說,在家工作的生產力反而更高,除了如同先前所提到的大型會議時間降低,讓他們更能花時間與客戶互動外,知識工作者能專注於真正重要的工作,透過個人選擇所做的工作比之前增加了 50%,也更找到工作的價值,將令人厭倦的工作比例從 27% 降到 12%。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畫外之音才是我們不願面對的真相

為什麼我們這麼擔心社群平台正在摧毀民主?片中批評,社群平台正在製造「極化」(polarization),讓抱持不同價值觀的人群針鋒相對、無法溝通。問題是,溝通是可能的嗎?很多時候並非如此——只要想想你/妳是否成功說服你/妳的爸媽。換句話說,我們擔心社群平台摧毀民主,是因為我們一向以為民主的核心是溝通、妥協、相互理解、達成共識,然而實際上,這可能是個誤解,民主或非如我們所想。

疫情下,瑞典慷慨的福利制度缺陷畢露

「這是勞動市場中未受到應有重視的一環,」專研高齡照護領域的斯德哥爾摩大學社工系教授瑪塔‧希貝海莉(Marta Szebehely)說道。「有些護理人員不僅薪酬差、訓練不足,就連工作環境也很惡劣。卻被要求在沒有多少援助的情況下,去阻止一場無人知曉的感染。」

如何像流行病學家一樣思考

統計學術語所謂的「先驗」,指得是在看到證據前就具備的知識和信念,而這些知識和信念會存在不可避免的模糊地帶與不確定性。證據的出現會促使我們更新先驗;然後更多的證據會促使我們再進一步更新,依此類推。這種反覆更新的過程提高了確定性,並產生連貫的累積知識。

為什麼學歷高薪水會比較多?

即使這些學歷或證照一點都沒有讓你的能力有所增長,它們還是可能發揮訊號的功能。從上面的例子中,我們可以觀察到:通常取得成本比較高的訊號,也比較能夠讓你突出的能力脫穎而出;反之,水水的證照通常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效果。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並不是因為碩士學歷能夠自動幫你加薪3,000元,而是因為這張碩士學歷證書證明了你是一個值得加薪3,000元的人。

「我們很絕望」:經濟危機壓垮伊朗百姓

拉默·奇納爾(Lamal Chinar)微笑著,在覆著積雪的托克山上經營遊樂場,這座遊樂場位於不斷擴張的德黑蘭郊區以北。在遠離伊朗首都擁擠交通和霧霾的旅行中,校童們快樂的尖叫。但在表象之下,奇納爾卻憂心忡忡。如同她許多同胞一樣,在美國日益擴大規模,藉由制裁使伊朗經濟陷入停滯的打擊之下,奇納爾既是旁觀者,也是受害者。

金錢恐慌症:為何我不能讓自己擁有好東西

你可以說這是種「金錢恐慌症」:我老覺得自己沒有錢,即便存款就在銀行戶頭裡。我客觀知道自己能點一份17鎊的漢堡當午餐,還會剩下一大堆錢。但坐在餐廳桌前,面對自己的焦慮,我想著總有一天會需要這筆錢。我扭曲的現實源於對未來的恐懼,恐懼將來有一天,會被迫回到那間破套房、繳不起帳單,甚至更糟的是,需要依靠男人。為了保護自己不要因為天真而陷入財務危機,我總讓自己活在一種最壞的假設之中。我擔心,如果讓自己覺得現在手頭上有些錢,一旦窮神真的找上門,會變得更加恐慌。

我的紅包錢存到哪裡去了?

對於受紅包階級而言,每年手裡可以有幾天的時間拿到大包現金,心裡總也是樂滋滋。但新年過完以後,爸媽就會善意地跟小朋友說,要把紅包拿去存起來。雖然從小培養理財觀念很好,不過這筆投資什麼時候才會拿回來就真的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