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忍者戰士》才是美國需要的運動?

但就《美國忍者戰士》而言,許多參賽者都是被節目本身所鼓舞,而能克服巨大的個人障礙,從貧窮、疾病到不健康的習慣皆有之。對某些人來說它是個挽回的機會,對其他人來說,則是對身體衰弱的駁斥。參賽者們和罹患風濕性關節炎、糖尿病,甚至是近期才動過心臟手術的選手競爭。

睽違八年打進季後賽,尼克隊球迷最好的時光

紐約尼克隊的球迷很久沒有那麼快樂了。尼克隊在過去二十年間載浮載沉,吸引全球媒體目光的可能也只是「大蘋果」的五光十色,過去他們總是大張旗鼓地想要拉攏超級球星加盟,結果不是落空就是表現不盡如人意,多數時間,尼克隊只是淪為其他籃球迷的笑柄。

二十年後的城市三劍客

因為喜愛,而想擁有,綠繡眼是籠鳥鳴禽中的寵兒,有專門的愛好者社團,為牠們舉辦鳴唱比賽。但最大的問題是這些綠繡眼非人工繁殖後代,有大量捕捉自野生巢內的雛鳥,也有進口、走私國外不同種的繡眼,許多外來繡眼在逃逸或是因不擅長鳴叫而被飼主拋棄放走後,就與本土綠繡眼雜交,產生基因不純的後代。

植物性食材大舉進擊,準備好品嚐植物乳酪了嗎?

植物乳酪的歷史遠比一般人想像得長,在法國,早在 1910 年就有華人用黃豆豆漿做出植物乳酪的紀錄。植物乳酪風味的決定點,主要在原料、發酵程序,菌種差異與風乾熟成與否。換個方式來想像,是將植物性蛋白成分做成濃厚如慕斯狀可以塑形的質地,風味則透過活菌的效果來加以轉化。

被漫射的眼光所看著:江宥儀「目不見睫」展覽中的觀看與圖像問題

漫射的眼光與這樣一種外在的觀看是一體兩面。在這樣的眼光中,作為觀眾的我們如果在作品中看到了自己的圖像,那並非眼光原本就意圖要看到的,而是作為觀眾的我們自己想要看到的。如果我們覺得〈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中的眼睛某個時刻看著我們,那麼我們也很清楚,這個眼睛並未打算一直盯著某處或某人,我們只是某個眼神交會的時刻,把自己的觀看慾望投射到這個眼睛上。

城市非常安靜

這種「延後發生」,加深了意識裡的雙重現實感,如蘇珊‧桑塔格在〈愛滋病及其隱喻〉中所說:「有正在發生之物,亦有它所預示之物,即行將來臨然而尚未真實發生的不能真正控制的災難。這其實是兩種災難,其間存在空隙,想像力深陷空隙中,不能自拔。」

音樂的戲劇調味

但音樂本身卻會給我們一種來回試探,甚至情慾、激情等心理層面的主觀感受,其他如一般會說大和弦溫暖明亮、小和弦悲傷黯淡、大提琴音色厚實溫暖等,大多也是這層面的意涵,只是這究竟是來自音符本身在物理頻率上給人身體的影響、還是也是某種「文化」的累積,就又是另外一個音樂學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