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草根運動對抗居住高檔化

在日益增長的草根運動壓力下,市政府實施了幾項措施,包括租金上限、度假租賃的部分禁令、自由開發區以及增加社會住宅補貼,旨在遏制熱絡的房市,並保護市中心社會與文化的多元性。

眼見真的為憑嗎?

他們發現,如果受試者過度自信的程度愈高,他們就會更傾向支持極端的價值觀,投票率也更高,對政黨也愈發忠貞。⋯⋯,我們可以猜測這種源自於過度自信的偏誤,可能會使人們在接收到與自己所見不同的資訊時,仍然會偏向相信自己的經驗而判斷。

我們能永遠在家工作嗎?

根據《哈佛商業評論》的研究,對於知識工作者來說,在家工作的生產力反而更高,除了如同先前所提到的大型會議時間降低,讓他們更能花時間與客戶互動外,知識工作者能專注於真正重要的工作,透過個人選擇所做的工作比之前增加了 50%,也更找到工作的價值,將令人厭倦的工作比例從 27% 降到 12%。

笑著笑著就哭了 —— 野生動物攝影

另一種容易使觀者不查的擺拍,則是動物並非處於自然的環境中,比方說育雛中的鳥巢周圍毫無遮蔽物,是因為枝葉被拍攝者剪掉了,甚至連巢帶樹,鋸下整個枝幹,再拿到空曠處或攝影棚中重新打光布置一番。更甚者,把幼鳥移出巢外、將鳥的飛羽剪除,或使動物累到任其擺布。而拍完以後,動物該怎麼處理?觀者永遠不會知道,看似動人的照片很可能就是動物的遺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