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 K2 山頂埋葬自己的父親

而他等到的,只有咻咻的風聲和下一個日出。阿里、史諾里和莫爾當晚就被通報為失蹤人口,直到 2 月 18 日被官方正式宣告死亡,巴基斯坦政府每天都出動軍用直升機對 K2 山域進行大規模搜索。但直升機難越 7,000 公尺的高空,派人力救援只是徒增二次山難,眾人心知肚明,再強大的攀登者都無法在那樣的高度、那種氣候下熬過兩晚。

和服時尚:從戲服到伸展台 席捲時尚圈的傳統服飾

在西方,我們習慣以服飾在女性身體上的形態來理解它來自哪個時代(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巴斯爾裙襯、飛來波女郎的低腰裙、六〇年代的迷你裙)。過去四個世紀以來,和服基本上維持著同一個版型,唯一改變的是隨著日本人平均身高的增長而修改的衣長。真正隨著時代更迭而有所變化的,是顏色及圖案。

鴯鶓極簡史:從恐龍到與人類開戰

7 月中正值討論高端疫苗通過食藥署緊急使用授權(EUA)時,有記者把 EUA 口誤成 EMU,問部長「世界各國有沒有在沒通過第三期臨床試驗就給 EMU 的案例?」鴯鶓的英文是 Emu,記者會當天立刻就有外籍記者拿去推特上嘲笑了一番。世界各國中大概只能向澳洲求援找 EMU 了,畢竟那可是他們國徽上兩大護法動物之一的鴯鶓啊。

海裡最年輕的怪物蓄勢待拍——黑水攝影為科學打開理解之窗

「那底下什麼都沒有。」他說。「沒有底部、沒有牆壁,只有這個無垠的空間。你會發現一件事,就是那裡有很多海怪,但牠們非常小。」
當然,也有像鯊魚這樣的大怪物。但米利森所指的生物是幼魚和無脊椎動物,牠們每天會進行一種日常移動,在傍晚從海底深處上升到水面,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遷移群之一。而拍攝牠們的新興風潮被稱為「黑水攝影」。

為當今之世拍 X 光 —— 讀薩拉馬戈《盲目》、《修道院紀事》與《謊言的年代》

21 世紀 COVID-19 病毒大流行驟然爆發,堪比《盲目》開篇,只是小說中那位突然眼瞎的司機清楚意識眼前一陣白,自己目盲了。盲症迅速擴散,無人理解也無計可施之下,運輸安全委員會倉促決定將病患與疑似染症者集中隔離於荒棄許久的精神病院中。一經隔離,這些人就進入被嚴格規範與監控的範疇。

認得(的)力量

濕地是 Kanaluvang。kana 是那個,luvang 是洞穴。「我認得 luvang 耶,在關於『山川地理』的詞彙包裡有學到。」但姑姑說,這個洞穴,並不是山洞,而是地上凹凹凸凸的坑洞——我想像濕地的小車路與小車路之間,牛與鷺活動的場合,草木遮蔽下還有另一種地形。

透過食物探查環境變化的記者 —— 亞曼達.利特

在我的研究裡,我發現農業傾向高度合作。沒有任何產業比農業更想解決氣候變遷了。食物產業是氣候變遷的重要推手,製造 15 % 的溫室氣體,幾乎和交通、能源工業相等;但沒有任何產業如農業一般容易受到氣候變遷的衝擊,或更積極地想從氣候罪人轉型成聖人。建構氣候韌性的食物系統,如同其他挑戰,將會決定下個世紀的人類進程。

對於「應許之地」的想像和見證:邁克爾・阿米泰吉的繪畫創作

太陽碰觸遠方山脊的尖端,日光穿梭叢林野地,被樹梢過濾著,照耀地表的萬物。看似平和,這一處卻是騷動不斷,支離破碎的軀體,喧鬧的掙扎與拉扯,一切似乎都不完整,似形非形,浮現又消逝 —— 我在《天堂律令》(Paradise Edict)這幅畫中看見的是空間的錯亂,以及它承載對一塊土地的懷想與反思

《Station to Station》:影響大衛・鮑伊美學重塑的關鍵之作

瘦白公爵最初可於 《Station to Station》的上張作品《Young Americans》 中發現其足跡。這個角色被設定為一個空洞的貴族、冷酷無情的浪漫主義者,穿著一套簡單的卡巴萊式服裝,漂亮的金髮向後整齊梳理,用著貌似充沛的情感演唱著歌曲,但不過是乾冰偽裝成火焰,內心毫無感受,代表了鮑伊在錄音時的精神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