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你的英雄——專訪 衛斯理‧奧斯布魯克

插畫的問題在於,你必須在作品計畫所給予的限制範圍內,找到一個做自己的方式。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畫插畫了,而我想這會是我想再次觸及的核心價值。我需要享受我的作品並為它感到興奮,但我的作品也需要在某種程度上連接這個世界。我的原則總是在變化。

人類仍然知道得太少——《環世界》

相較於在陽光灑落的森林中聆聽風的聲音、在海邊赤腳感受海浪和砂子的觸感,被工作追著跑、約會快要遲到,兩種時光流逝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吧。如果連一個人都可以達到那樣程度的感受,對於其他人或是其他動物來說,看待時間和世界的方式會有多不一樣呢?

「你會獨自一人在座位待上數小時、甚至是數天」—— 專訪 清水裕子

34 歲那年,我選擇離開東京,前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攻讀藝術。那時的我總埋頭苦幹,尤其因為我迫切地體認到必須彌補那「失去」的十多年時光。我告訴自己:如果同學都那麼拼命,那我就要比他們更努力三倍。這樣我應該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了。就算失敗,至少我努力過了。直到現在,這依舊是我的座右銘。

NASA_cover

NASA – Past and Present Dreams of the Future 每一艘火箭都是實用設計的典範——封面攝影師 班尼迪克‧雷德羅夫

世界上沒有其他組織比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更進步、更激動人心了。班尼迪克‧雷德羅夫認為,此偉大的組織不斷地持續前進尋求答案,然後問更多的問題,不僅探索宇宙,而且關照我們的星球——這樣的景仰心情使他自九年前開始此拍攝計畫,將大型太空艙呈現在我們眼前,一同仰望未來。

LIFELINE_4

沉默之聲——阿努‧斯雷斯塔

阿努‧斯雷斯塔以無言的漫畫作品構成反烏托邦論述。以如同記者的方式展示「現狀」,不責怪任何人、不描繪英雄,甚至進而超脫我們現有世界觀思維,想像末日到來後的「新恐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