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壇短訊

今年冠軍賽是納達爾與喬克維奇兩人生涯第 56 次交手,也是兩人第八度在法網冠軍賽交手,外界原先預期這將是一場互有往來的苦戰,沒想到納達爾在首盤就三度破發喬克維奇,以 6 比 0 迅速拿下第一盤。

被低估的「深藍」:達雷爾・莫雷

就在一年之前,當香港抗爭事件正嚴峻時,莫雷在 Twitter 上傳了一則寫著「為自由而戰,支持香港」的貼文,儘管他很快地刪除,但已經引起軒然大波,中國駐休士頓總領事館在官網貼出公告表達強烈不滿,中國網民暴怒譴責莫雷,中國籃協、NBA 在中國的轉播單位騰訊立刻中止了 NBA 球賽轉播,包括運動用品牌李寧等中國贊助商切斷了他們和火箭隊間的夥伴關係。

跨文化的日本運動員新星:大坂直美與八村塁

面對2020年即將展開的東京奧運,大坂直美和八村塁將會是日本的最佳代言人,大坂直美說自己想要代表日本出賽,並且就像每個參賽選手一樣,把奪金視為目標,而巫師隊總管薛帕德(Tommy Sheppard)則期待八村塁成為日本籃球代表隊的焦點,八村塁也說自己很興奮,他甚至說:「籃球在日本愈來愈受到歡迎,我想要成為它的臉孔。」

攝氏53度與融化的鞋:全長135英里的惡水超馬是全世界最嚴酷的賽跑嗎?

「很顯然地,體能上來說這很艱難。心理上可能更難。」柯林斯說。他記得自己第一場超馬,是為了羅斯威爾公園癌症中心募款的50英里馬拉松,他的哥哥當時正在這個中心裡對抗白血病。「對我來說,我有理由跑這場馬拉松,所以這幫我消除了許多放棄比賽、認為有逃生口的誘惑。在我眼中,只有終點線存在,」他說。

亞特蘭大足球隊的黑暗童話

當流行病肆虐全義大利,且貝加莫情況尤為嚴峻時,市長戈里悲傷地表示,他的都市已經成為眾所周知的「COVID 之都」。亞特蘭大隊史上最偉大的勝利,原先充滿歡樂和驚奇的一夜,如今承載著更黑暗的意涵。

我們走過我們自己

能夠走路,是世上最美之事。何處皆能去得,何樣景致皆能明晰見得。當心中有些微煩悶,腹中有少許不化,放步去走,10分鐘20分鐘,便漸有些拋去。若再往下而走,愈走愈到了另一境地,終至不惟心中煩悶已除,甚連美景亦一一奔來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