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生

我走,故我在 ——《山之生》導讀

《山之生》讀得愈多次,我的收穫就愈多。截至目前我可能已經讀了十幾遍,就像雪柏德每一次進山都會找到新的途徑一樣,我每次重讀都能發現新視角;不求窮盡其含義,而是對它賜予的新收穫感到驚喜。本書如同一位守護神,它守護的不是任何一種體系、程式、精神或宗教信仰。書中沒有莊嚴的宣言,沒有預言,沒有能照本宣科的道德規訓 ……

Makalu

14 座八千公尺以上山峰

聖母峰(Everest),在英語世界,它以英國爵士命名;在它所屬的土地上,它被稱為珠穆朗瑪或薩迦瑪塔,均為大地之母之意。這也是台灣稱其為聖母峰的由來 ……

2-K2

K2 一座沒有原生地名的山峰

「那座沒有名字的山」,有人這麼稱呼它,帶著敬畏之心,彷彿魔法世界中不能被說出名字的佛地魔。事實上,K2 有幾個駭人的別稱,像是殺人峰、野蠻峰,在在揭示出它生人勿近的本質——那座無名之山,恰恰是地表上最難攀登的一座山,它地勢險峻,氣候變幻莫測,攀登難度與危險性都遠遠高於聖母峰,至今仍是世上十四座 8,000 公尺巨峰中,唯一未被冬攀過的一座。

專欄作家_李明璁

當麵館裡的電視新聞被轉台

我跟麵館老闆娘說,一直在店裡播新聞當然沒有什麼不好,如果我們的新聞品質正常一點,可以有 BBC、CNN 或 NHK 一半的水平就夠了,⋯⋯可悲的是,螢光幕裡泰半都不是「新聞」,而只是各種真偽難辨、不知道其實也沒差的資訊碎片。

赫胥卡—— 從漫漫回家路到異樣森林

遲至今年二月才推出的全新個人專輯《異樣森林》(A Different Forest),⋯⋯當他以現今主流的自然主題與哲學議題作為創作素材,我們聽見的是秀麗與委婉的琴音吸吮著大地;從〈徒步旅行〉(Hike)的個人哲思,一步步走向〈城市森林〉(Urban Forest)的邊境。

後南風——頂著北風的村民

副總統陳建仁於 2016 年 4 月台西村空汙環境實際巡視後,環保署終於在台西村設立了空氣品質監測站,但空氣品質的改善,似乎力有未逮。村民常笑著說:「副總統都來看過了,也無法改善空氣品質,唯一改善的是吹南風的日子只有 17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