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帝國地誌集:教育經濟學

我們常常可以聽到經濟學有「帝國」之說,一下入侵社會學、一下又入侵心理學,或是經濟學家們又跨領域搶了別人的飯碗。如果我們把最近幾十年來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名單攤開來一一仔細檢視,會發現有許多不同領域的人得到了這個獎項,這都說明了經濟學與其他領域的廣泛結合。

藤木與花

藤木與花

在台灣種類繁多的蜜源植物中,有一類最特別的「花架植物」,即是今天介紹的主角。花架植物屬於藤蔓植物的分支,有較強的攀爬性,枝葉較為茂密,垂下的枝條則自然形成綠簾。花架植物的花朵通常簇生或成串懸垂,微風吹過時香氣隱隱約約,自然吸引許多蜂蝶流連其間。

阿德利企鵝

阿德利(Adélie)一名,來自 19 世紀的法國探險家迪維爾,他以妻子阿黛利(Adèle)之名為南極的高原一角起了「阿黛利地」一名,在這邊發現的企鵝,就是阿德利企鵝了。將新到達的地點、新的物種,以愛人之名取名是件浪漫的事,但不確定迪維爾是否瞭解這種企鵝,畢竟,阿德利企鵝是種眼神不太友善的鳥類。

專欄作家_李明璁

世界盃的情熱番外篇

馬修因日韓世界盃將至的「突發性東亞熱」,當然改不了他的歐洲中心主義。比如他竟然還在用「遠東」(Far East)這種帝國視角的字眼,而被我笑嗆:「你才遠西(Far West)咧」

推開隱喻之門——英國小說家 蕾秋‧喬伊斯

我旅行時,總會探探當地的唱片行和書店。寫作《街角那家唱片行》時,我也長時間觀察、聆聽其他人買音樂的模樣。但我也總會順手再買張新專輯,我就是忍不住。雷克雅維克有間很棒的唱片行,我在那兒認識了冰島男聲合唱團(Icelandic Male Choir),他們唱的讚美詩美得讓我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