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怵、美艷、雞血石

總之小店裡影影綽綽,說不出的時間之屋的影翳與虛幻感。但瓷器這東西,它就算並非那些鑑定節目上的昂貴官窯,都是些小品,但喜歡上的一問價,還是動輒四五萬起跳,究竟還是非我們這樣的人能隨手就收。我在那間瓷器店裡,收了一件晚清民間的粉彩瓶,上頭畫著五顏六色的福祿壽星和兩個美人,一萬塊;另收一只胎壁極薄,繪了紅樓夢人物的粉彩咖啡杯(應是外銷瓷),也是一萬塊,便有些吃力了。

聽見「艾倫街的力透帥」

這只是我愛這張專輯的原因之一。「艾倫街的力透帥」整體的低調,是一場自剖,沒有鋪張的意圖。專輯作品,只是為了證明歌者與音樂本身,並不是實力與能耐,是故事。

阿拉伯國恨家仇中的么弟

這些極為個人化的怨懟無疑帶有家族仇恨的氣息。卡達、沙烏地和阿聯酋系出同一支遊牧部落,共享同一種信仰,吃著同樣的食物。所以他們之間的紛爭往往有表親齟齬的色彩,只是多了數十億美元和美國戰鬥機為籌碼。

專欄作家_李明璁

關於泰山的青春記憶

村上春樹在《失落的彈珠遊戲》中曾問到:「你相信這世上有沒有永遠不會消逝的東西?」坦白說,我活得愈老愈覺得這是個狡猾的壞問題。反而是特麗莎在埋葬狗兒後所感受到的,比較真切——那是一種「奇異的快樂和同樣奇異的悲涼」。

《黑豹》眾星畢生等待的時刻

身為一名身處好萊塢的黑人,我經常收到讓我感覺「這不是我們」的劇本。當我初次接到凱文・費傑的電話時,我默默希望他們有勇氣賦予《黑豹》真正的精神,並讓具備和我一樣熱忱的人來成就它。他們做到了。

紐約香蕉的祕密生活

催熟室的名字讓人聯想到一塊泛著橘色燈光的溫暖空間,模擬南美洲的暖陽。不過當小賽拉芬諾打開其中一道門時,裡頭的房間又黑又冷,與其說日曬屋,還不如說是車庫。⋯⋯,後頭還拖著電線。「果肉溫度計。」他說。

臺灣博覽會大稻埕區域店家

但福建泉州府同安縣的移民,是自己揹了神像,到台北落腳,私立了城隍廟,一開始還只是放在個人家裡奉拜而已。因家鄉的城隍廟位於同安「下店鄉」(又稱「霞城」)的「臨海門」旁,所以擷取兩字,稱為「霞海城隍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