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

跟隨他們的記者們跟我解釋:「他們是潮水式的走,走近機場,聽聞警察清場,又走回來路,來來回回的,堵塞交通」。想起錢鍾書《圍城》那句話:「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我作為一個記者,拼命想到達機場,然而真正的現場,原來在通往機場的公路上。

香港的時代革命

9 月 4 日傍晚近 6 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公告,宣布「特區政府會正式撤回條例草案,完全釋除市民的疑慮。然而,此前港府處理爭議的態度不斷地擴大民怨,7 月底元朗區來歷不明的白衣人襲擊抗議民眾以來,港府與黑社會合流的說法更不脛而走。

極右民族主義崛起背後的全球機器

在以進步價值與多元平等著稱的瑞典,極右勢力日漸抬頭。《紐約時報》從一個移民社區的真假資訊中抽絲剝繭,挖掘出一台藏於紛亂背後的全球機器;製造散播假訊息、煽動陰謀論與操作對立情緒的機器,一步步將瑞典塑造為進步價值下的「失敗國家」範例 ……

德荷邊境的史特倫譯者之家

來到此地的譯者們全都沉浸在翻譯的世界裡。那種集體的專注與有關翻譯的繁密交流,⋯⋯。這個空間產生的力量,以及發生的磁力,誘引著我們不斷匯聚,成為一個邊地裡的祕密結社。而這樣的傳統,也已經四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