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期間不實廣告與謠言,盼由法院48小時認定真相

4月中旬,在《報導者》辦公室裡,我們專訪了羅秉成。當社會仍以「假新聞」來思索這個新挑戰時,羅秉成以「資訊操縱」的層級形容這場戰役,「因為訊息不一定涉及真假,但那些意圖操控、運用假帳號及提高聲量的作法,其實影響更劇烈⋯⋯它傷害的是我們的認知⋯⋯(這場仗)我們沒有失敗的餘地。」

做假照片笑看網軍瘋傳,印尼最爭議攝影師:人們不在乎真假!

阿甘・哈瑞哈普(Agan Harahap)可能是印尼名氣最大、也是爭議最大的攝影師,讓他出名的,不是他拍的照片,而是他「創造」出來的假照片。他不拿照相機,而是用 Photoshop,做出一張張幾可亂真的假照片,逼輕信謊言的民眾省思、逆轉輿論風向。對他來說,Photoshop 和社交網站都是創作的地方,也是在真假之間摸出人心、滿足欲望的工廠

助產士的祕密生活:我像是在工廠上班,而非產房

我經常覺得自己是在工廠工作,而不是在產房。我們所看到的母親和嬰兒的數量之多,意味著唯一能滿足他們所有人的方法,就是讓他們儘快完成這個過程。如果產房裡擠滿了產後病人,那麼產前病房裡就會擠滿了分娩中的婦女,整個產科都會擁堵。所以,作為鏈條中的最後一個環節,你將承擔著速戰速決和清理床鋪的壓力。

轉職與公司決策:PTT 上的乩童經濟學

熱門經濟學科普書《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之一史蒂芬・李維特(Steven Levitt)前幾年做了一個實驗。李維特想要知道,在人生重大決定的關口選擇「改變」的人,是否事後會更快樂?他找人架了一個網站,網站打開就是個巨大的硬幣圖片。

全球網路之役方興未艾

我們這個時代的核心問題之一是:哪種網路模式將會成為主流?尤其是尚未使用網路的那群人將會選擇哪一種網路。隨著川普的貿易戰製造了粗魯狂野的氣氛,這場戰役目前並非僅止於中、美平台間的較量而已:科技衝突的緊張關係在最根本的基礎建設中更為明顯,特別是與資訊科技巨頭華為相關的活動。

信仰的逆襲:世界為何重拾宗教?

我們看到勞工階級聚居的克利希市郊。在市政大廳前廣場上,在法國三色和歐盟星星前,在警察銳利的目光之下,神在公共道路上被公然大膽地敬拜。數百名穆斯林男性跪地祈禱,並抗議他們未獲授權的清真寺將被關閉。法國政府的共和價值立基於絕無商量餘地的世俗主義;一個訴求成為忠誠法國公民的團體,卻溫和而根本地挑戰著這個現世的政府。

專欄作家-v3-4_林承毅_潮流考現

一同來找尋台灣的「縣民性」

如果時光回溯到百年前,甚至古早的年代,囿於交通狀態,生活型態及社會規範等諸多限制,讓人群及聚落間的交流往來完全無法與現今相比擬;處於這樣的閉鎖狀態之下,讓區域間易於產生差異,這也反應在住民顯著的個性及氣質上。就以我所熟悉的老台北為例,就在幾公里不到的範圍之中,從早期最先發展的艋舺、大稻埕,再到遠一點的士林及松山,如果你問一下身邊的父執輩的老台北,就可從他們口中聽聞區域之間,人們風格性情的大相徑庭之處。

李奧納多・達文西是誰?我們還能從他身上汲取何種養分?

隨著達文西的筆記和期刊副本廣為流傳(例如那令人驚豔的《大西洋古抄本》),鑑賞達文西所留下的觀察紀錄、理論著述、解剖草圖和機械裝置蔚為風潮,其中還包括幾百年後才被實踐的飛行機構想——然而喬治翁告誡,勿以後見之明將達文西視為料事如神的先知。達文西以鏡像字書寫了他的日記,這或許令人驚豔,但其原因仍是一道未被解開的謎。